Loading… 对话陈妙林:刷B站看直播,创始人不学习是会拖后腿的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对话陈妙林:刷B站看直播,创始人不学习是会拖后腿的

2021-01-13 09:59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华东第一网红度假品牌是谁?很多人会脱口而出:森泊。

很难想象,这个深受年轻人和亲子群体喜爱的、长年“制霸”社交媒体的度假空间,背后站着的是中国星级酒店最早的一批探路者——开元酒店。

开元酒店集团创始人陈妙林,在80年代放弃一帆风顺的仕途,选择接手萧山宾馆的改造,自此进入酒店业。那是一片未知的领域,他一干就长达30余年。

30多年浮沉,中国酒店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有年轻人,30多年的老品牌如何与时间做朋友?陈妙林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作为创始人对企业的影响深远,哪怕已经退居二线,如果失去了学习的动力,对创新的认知不足,只会对市场的变化产生钝感,只会拖企业发展的后腿。

翻看开元酒店在新冠疫情发生后的表现,积极尝试外卖和本地生活业务、做预售,陈妙林甚至亲自上阵做起了直播。在飞猪的“双11”中,开元酒店旗舰店销售额超过亿,是“亿元俱乐部”中唯一的国内酒店品牌。

对话陈妙林:刷B站看直播,创始人不学习是会拖后腿的

在2020年底,借探访开元森泊之际,环球旅讯CCO王京与开元集团创始人陈妙林展开了一场“非正式谈话”。以下对话实录经环球旅讯编辑,有删改。

开元的投资经

王京:最近开元投资晗月酒店集团,您能简单概括一下开元在不同住宿板块的最新投资策略吗?

陈妙林:开元原来一直做高端品牌,全服务酒店,深耕了30多年也积累了很多经验。酒店市场也在发生很大的变化。

我们觉得中端酒店还是有很大的市场前景。所以开元在10年前开始做中端市场,现在也做得不错,发展近100多家酒店。从酒店数量来看,开元中端品牌大概占了50%左右,但是从客房量来说远远没有高端酒店多。高端酒店的客房数量占了总体的70%以上。

至于我们如何在中端市场打开局面?晗月酒店集团他们所布局的,是开元要去做大的,因此才有了双方这一次的战略合作。

王京:这种合作仍然继续探索吗?因为中端酒店板块还是有很多区域性的品牌。

陈妙林:会的,我们还继续做一些战略投资,或者战略投资一些人才团队。

王京:您选择投资伙伴有没有一些最基础的标准?

陈妙林:我们要打通高、中端和整个度假酒店品牌市场。我们的投资人,或者我们投资的对象,不仅要了解中端消费市场,也要了解高端消费市场,这样有利于双方的共同成长。

低端酒店坚持不做,因为容易让我们品牌被混淆。而且低端酒店、经济型酒店现在也在往上走,再去做低端市场没有意义。我们专注于做中端和高端,以及高端的度假市场。

创始人不学习会拖企业后腿

王京:在做高端度假产品方面,听说您连用户点评都要去亲自了解一下?

陈妙林:从管理角度来说,我们要注重大数据的管理。现在使用微信、使用网络的客户占到绝大多数,特别是度假市场可能占到100%。度假市场的消费对象都是80后、90后甚至是00后,他们在网络上订房,订房首先看的是点评,如果一个点评不好,订房率会大大减少,所以我还是非常关注这一块。

王京:现在新媒体层出不穷,比如哔哩哔哩、抖音、快手,您手机会装这些APP吗?平常会看吗?

陈妙林:会看。做酒店,做消费市场,你不去关注(用户在哪里)的话,就会落后。我们还是一个年轻的团队,在发展过程中,像我这种50后要向团队里的年轻人不断地学习新的东西。

王京:您说过不要照搬以往经验,要不断学习。对于开元旗下的酒店和度假这两个板块,您未来的期望,或者说目标是不是不太一样?

陈妙林:几乎是差不多。商务酒店市场跟度假酒店市场不是绝对分开的,森泊也不是不做商务市场,这两个市场也是融通的。

我们现在1300万会员当中,有些侧重于度假,有些是商务的,但是他们在消费过程当中都是融通的,所以这两块市场我们同样关注。

做酒店我们应该关注两个东西,一个是品质。酒店品质必须要做好,品质做不好,即便你有多少会员也是留不住的;第二是要用大数据,要擅用新媒体引起新客群对我们的兴趣。

王京:酒店现在都在谈数字化。在数字化升级过程中,开元一直在做新尝试,比如说商祺会的社群运营就做得特别好,包括新媒体营销。对于很多传统的酒店,创新其实是很难的。您怎么不断突破认知,去做一些大家不敢尝试的事情?

陈妙林:酒店是一个传统的产业,我这个人应该说也是传统的。但是传统的产业,传统的人,如果不去学习,不去突破这个认知,你将会被淘汰。

特别是像开元这样的企业,实际上我这个控制人尽管现在退到二线了,但是对企业的影响,我认为还是非常大。你如果这种认知不去突破,新的东西不去尝试,不去创新,你对企业的影响将会拖后腿的,所以我也有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要不断去尝试。可能失败,可能会尝到痛苦,但是必须要去做,做了以后才能使我们发现新的东西。

比如说网红直播,可能三年前就有了,但是2020年是最热的一年,因为疫情发生以后大量的销售都在线上进行。我为了了解网红,了解直播,我自己也去尝试做了几次。我经常说我做直播,不是去推销,不关注卖了多少货,我关注的是我对这个直播了解了多少。

王京:您觉得您已经掌握直播的本质了吗?

陈妙林:在学,包括向我年轻的同事学,向我的女儿学。我第一次做直播之前跟女儿交流,我说你要发几个直播视频给我,我了解这个直播过程我才可以去,但是一次做下来对这个就明白了。

民族品牌到了超越的时候

王京:国际酒店品牌很早进入中国,像您是80年代就开始做酒店,那个时候大部分中国的高端,尤其奢华酒店是国际品牌一统天下。但是通过这30年的发展,国际品牌的泡沫貌似已经破了。您觉得接下来是不是我们民族酒店品牌超越它们的一个好时机呢?

陈妙林:对。国际酒店品牌对中国酒店业的发展,毫无疑问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说实话我们做了30年,以前做酒店,我们那时候叫旅游饭店,首先做连锁要向国际化的连锁品牌学习,而且学得很认真,一点一点在学。在学的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它们有很多好的地方,比如说标准化、规范化。但是它们也有一定的缺陷,比如说人情化。因为标准化、规范化多了以后人情化就会少。中国酒店的发展还是要去弥补人情化这一项。所以一般的人来住开元,会觉得开元特别讲人情。

王京:举个例子,开元的中餐特别好吃,而国际品牌中餐普遍都不太好。

陈妙林:它们西餐做得好。当然毫无疑问国际品牌还是有非常大的竞争力的,就算现在他们真的是泡沫破了,对我们来说还是非常巨大的竞争对手。

国内高端酒店市场的前三大品牌,前两大就是国际品牌,第一是万豪,第二是洲际。而第三是我们开元。

洲际,包括喜来登其他大大小小的品牌,尽管它们规模上还不能超过我们,但是它们在很多方面,比如品牌的国际知名度还是比我们领先,但是在国内开元完全有可能超越它们。

王京:尤其在三、四线城市,它们似乎没有太强的渗透能力。

陈妙林:是。一个是在二、三线城市,我们(在渗透率上)能够胜过它们,第二个从成本管理来说能胜过它们。

最后我们作为管理者,必须为股东、必须为客人创造价值,这个是必须做到的事情。你为业主创造不了价值,为股东创造不了价值,尽管品牌做得大也是要被淘汰的。

疫情发生以后,入境到中国的客人可能会减少,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竞争力就肯定是比国际品牌强。未来5-10年,我们认为我们起码在发展势头上会超它们。

王京:开元有一个5年的开店目标吗?

陈妙林:3年内要超过800家,5年内要超过1500家。

王京:在800家里,高端酒店大概能占多少家?

陈妙林:占到300家左右。

王京:数量已经不少了。香格里拉到今天也不过100家多一点。

陈妙林:香格里拉在外资酒店品牌当中是属于发展比较慢的,因为它输出管理不多,都靠自己建设。我们原来也是靠自己建设,10多年以前我们就领悟到委托管理酒店发展(的优势),从2008、2009年开始就发展很快。

王京:您对生活方式酒店,包括百达屋的郑南雁带回的一批品牌,他们在中国未来的发展怎么看呢?这类酒店是什么定位?

陈妙林:随着时代的发展酒店肯定是要细分,我认为生活方式类酒店是正确的。比如说我们做度假类型的酒店,1991年我们就有之江度假村,也是在华东地区算做得比较好、比较早,后来我们又到了千岛湖。

在中国那个年代,基本上高端的就是五星级的度假酒店,低端就是民宿,中间是一个断层。后来由于经济发展,度假需求不断在增长,需要中间的填补,我们去做了古民居酒店、芳草地、森泊乐园,这是在填补不同层次的不同需求。

王京:所以生活方式酒店这一批仍然也有可能存在下去。

陈妙林:肯定有。

投资过剩让酒店产业普遍不挣钱

王京:您会用哪一个词概括或代表开元的企业文化?

陈妙林:用户第一。

王京:像您和张润钢这一代人,对这个行业的本质看得很清楚,然后又能够坚持到现在。我觉得最大的价值是让我们后边很多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明白这个行业的逻辑,不要走弯路。前些年泡沫太大了,很多人就是把酒店当成一个割韭菜的工具,做很多急功近利的事儿。

陈妙林:中国的酒店其实比较难做,从数据来分析的话,2019年高端酒店、五星级酒店,平均资本回报率只有3.6%,已经远远低于银行利息,如果没有充足的资金的话就都是亏损的。

王京:对,所以商业模式有点不太成立了。

陈妙林:原因其实我认为管理有点失控,没有好的规划。你说一个县城建好几家五星级?当然对我们来说是好处,你建得越多我们管理的得越多,但长期来看对酒店生态不好。

王京:供求关系太失衡了。

陈妙林:这样的话就是大家吃不饱,都要降房价,房价一降你就要降成本,那么劳动力使用就是减少,劳动力使用减少品质就下去了。

王京:是的,还有个人才断层的问题。开元跟浙江一些旅游学院合作,在开元酒店实习可以累计大学学分,就是为了人员培养,从早一点开始,然后让他们多留一些,我觉得这个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真的是想尽了办法招人和留人。

陈妙林:现在酒店的人招不进来,包括旅游学校的人,因为工资收入低。为什么工资收入低?酒店的效益不好。

王京:是的,恶性循环。

陈妙林:我感受很深,像国外就会比较好。早几年我们在德国法兰克福买了个酒店,有170多个房间,在德国人的眼中已经很多了。我们觉得它规模效益很强,想加盖50个房间。

去法兰克福当地政府报批,政府说没问题,只要建筑许可尽管加,而且一分钱不收,但是有两个要求:第一,建造设计部门许可,就是要给你计算你的基础够不够,你的承受能力够不够,这是安全性的角度;第二,要到行业协会去申请,行业协会指定要前三年的平均入住率达到73%,否则不容许加建。

法兰克福地区高星级酒店入住率基本上就是70%多,比中国要高10个点。它们的盈亏临界点就在60%,而我们中国的是50%多。后来我们把加建的地方划到旁边的奥芬巴哈,在同一个地区,但是在两个不同的市。奥芬巴哈的要求低一点,就同意我做了。所以,失控导致了酒店行业的投资过剩,而投资过剩导致这个产业普遍不挣钱。

【以上内容转自“环球旅讯”,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