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汾酒集团酝酿混改大动作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汾酒集团酝酿混改大动作
2018-02-07 15:18 北京商报网   

 

 

1月22日,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汾酒”)开始停牌,虽然并未披露详细原因,但业内有消息称可能涉及向华润转让10%左右山西汾酒股权事宜。就华润是否将持山西汾酒部分股权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该公司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前,企业并未回复。可以确认的是,山西汾酒母公司汾酒集团在混改方面确实在酝酿大招。据悉,半个月前《汾酒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框架方案》已获得正式批复,标志着“汾酒改革的顶层设计已初步到位”,混改已进入实质性阶段。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山西汾酒作为汾酒集团惟一上市企业,对于集团混改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集团没有具体透露混改方式,但种种迹象显示,混改应该会主要围绕整体上市、战略投资者及经销商持股等方向开展,而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和关系则是汾酒集团混改之路是否顺利的关键所在。

混改动作频频

根据山西汾酒发布的停牌公告显示,汾酒集团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涉及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变动等事宜,故自2018年1月22日起停牌。虽然公告中只简单提到“涉及到股权变动”,但根据汾酒集团早先的动作,此举很可能是汾酒集团推进混改的一步。有业内消息称,汾酒集团此次或向华润转让10%左右山西汾酒的股权。

汾酒集团方面曾表示,将引进有实力、有渠道的战略投资者,实现引资和引智。而华润作为知名央企,早在山西迎来煤炭兼并重组浪潮的2010年前后就与山西结缘。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称,如果华润持股属实的话,对山西汾酒的发展是利好的,利用华润的全国性渠道优势,有利于山西汾酒全国化战略的推进。

实际上,这并不是今年汾酒集团推进混改的第一个动作。在半个月前,有报道称,业内十分关注的《汾酒集团体制机制改革整体推进方案》及其子方案(又称“1+35”方案体系),其中1个整体方案已经出台,35个配套子方案也已经完成了28个。但是关于上述方案的具体内容和事实情况,集团则并未对外披露。除此之外,《汾酒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框架方案》已获得正式批复,标志着“汾酒改革的顶层设计已初步到位”。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汾酒旗下混改公司——象屿汾酒(福建)销售有限公司在厦门正式宣告成立,这是汾酒集团在营销层面成立的第三个混改公司,之前分别是2014年成立的汾酒创意定制酒公司、2015年成立的上海杏花村汾酒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前两次不同的是,汾酒集团首次放弃控股权,此次成立的象屿汾酒公司主要由象屿酒业负责。而前两家公司则是由汾酒主导运营,通过员工持股等方式激励团队。

然而,从混改时间上而言,曾与老白干、五粮液等同属一线酒企的老八大名酒之一的汾酒和其他酒企相比,此次混改进展并不算快。老白干在2014年12月发布定增公告,举起了改制的大旗,紧随其后的茅台、五粮液和沱牌舍得也快速跟进。

已签目标责任书

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山西省政府积极推动国资改革,而汾酒集团作为山西国企改革的排头兵,在2017年2月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了2017-2019年的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具体包括:2017年、2018年、2019年收入(酒类)增长目标为30%、30%和20%;三年利润(酒类)增长目标为25%、25%、25%;到2019年酒类收入达到百亿元;按酒类收入排名,汾酒行业地位不低于第七名;三年内完成汾酒集团整体上市。

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喜在2017年汾酒集团经销商大会上公开表示,截至2017年11月底,汾酒集团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01%,其中酒类收入同比增长40.68%,利润指标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汾酒2017年的任务指标已经全部提前超额完成。按照汾酒“三步并作两步走、三年任务两年完成”的战略部署,汾酒要在2018年实现百亿销售目标。这就意味着,汾酒在两年的时间里要实现公司酒类收入和利润翻番。当时就有业内专家指出,混改可能是该集团快速提升业绩的一步好棋。

除了股权结构和合作模式的改变之外,在人员布局和公司管理上汾酒也随着混改的推进而调整。据悉,2017年6月,公司进行市场化用人机制改革,采用组阁聘任制;9月,将“竹叶青”并入销售公司进行一体化运作。有业内声音指出,白酒企业混改一般围绕着外部引进战略投资、内部实施股权激励的方式开展。企业会设立目标,但操作过程中能否完成预期、成效如何才是最终检验混改是否顺利的标准。

平衡各方关系

山西汾酒是我国清香型白酒的典型代表,作为曾经白酒行业的“汾老大”,曾与茅台比肩。但是由于体制、经营效率等原因,在全国化发展上屡屡受挫,只能作为第二梯队里的“地方大将”。

据了解,山西汾酒是以白酒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中,国有股持股比例最高的公司。对此,业内人士称,国有股比例过高造成股东单一,山西汾酒需要引入战略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以此来改善企业机制,增强市场活力。而在股权多元化上则必须面对如何平衡各方关系的问题,包括政府、国资委、资方、企业管理层、职工、渠道商等。从其他酒企混改案例中不难发现,经销商、员工持股比例多少,会直接影响混改最终的效果。

汾酒集团进行混改,如何处理好经销商与员工持股的平衡关系则尤为重要,老白干和五粮液的混改之路为汾酒集团提供了经验。作为首家完成混改的上市公司,老白干向员工、企业高管和经销商发行股票,实行利益一体化。2015年五粮液出炉混改方案,不仅为企业自身的改革迈出了实质性一步,也为酒行业的混改提供了借鉴意义。

蔡学飞还指出,山西汾酒还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如何在浓香型为消费主流的市场中提升消费者对清香型白酒的认可度。山西汾酒在走全国化发展道路的同时,必须还要考虑如何对消费者进行清香型白酒的接受程度以及品牌的推广。作为“中国酒魂”的山西汾酒,更应该提高自身的品牌影响力和品牌附加值。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