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儿科医生短缺如何破解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儿科医生短缺如何破解
2018-01-27 13:21 北京商报网   

 

 

强流感来袭让儿科医生紧缺这一问题再次暴露在公众面前,虽然国家已经意识到儿科医生紧缺并实施多项措施缓解,但由于教育断层、科室收入较低等因素导致综合医院儿科被边缘化,如今想要重新建设仍需一段时间。在此情况下,如何解决儿科医生短缺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北京商报记者特邀北京市政协委员共话如何缓解儿科医生紧缺。

公立医院:三措施解决儿科医生紧缺

北京市政协委员、儿研所呼吸内科副主任朱春梅

强流感来袭让本就严重的儿科医生紧缺问题雪上加霜。北京市政协委员、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朱春梅1月22日在出席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式前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孩”政策的实施加上此次强流感来袭让儿科医生缺少的状况愈发明显,目前全国儿科医生缺口至少为20万,国内千名儿童医生占有率仅为0.23%。

据介绍,儿科医生紧缺,一方面是因为培养体系的问题。此前长达17年里,国内高校取消儿科系,导致儿科医生出现断层;另一方面,在儿童检查项目较少、用药相对简单很难为综合医院带来收入等因素影响下,儿科在综合医院不受重视并逐渐萎缩,甚至一些综合医院里没有儿科病房只剩下儿科门诊。而儿科工作负荷较大、待遇较低让,原本缺口较大的儿科医生领域面临人才流失的问题。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农林医药教育处处长王启明此前表示,从卫生计生行业部门反馈情况看主要是儿科医生工作负担重、职业风险高、待遇低,难以吸引更多的本科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生选择从事儿科医疗工作,导致出现了“一些从医者不当儿科医生”的现象。

来自医米调研的《中国儿科医生工作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有近四成儿科医生税前月收入在3000元以下,九成儿科医生自认收入低于同医院医生的平均收入。

在朱春梅看来,短期内想要解决儿科医生紧缺问题比较困难。“培养儿科医生的周期较长,为8-10年。另外,之前很多综合医院将儿科门诊和病房关闭,如今要重新招人恢复病房也有一定难度。”

朱春梅建议,解决儿科医生紧缺需要从三方面入手。首先应加强儿科、全科医生的培训;其次,要通过医联体等方式提升基层医疗水平,推进分级诊疗从而实现患者分流,让普通感冒发烧的患者到一级、二级医疗机构就诊;最后要提高儿科医生薪酬待遇。

民营医院:试水与公立医院儿科双向流动制度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总经理黄金雄

在儿科医生资源短缺的情况下,民营医院开始发力儿科建设。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总经理黄金雄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儿科建设将是今年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发展重点,其中为了破解儿科医生短缺问题,五洲妇儿医院将与儿研所等公立医院建立人员双向流动制度。

受儿科医生本科教育长达17年之久的“断供”等因素影响,国内儿科医疗资源一直处于短缺的状态,而近期流感高峰的到来让儿科医生缺少的情况再次暴露在大众面前。

相关报道显示,目前多地出现儿科门诊看病难的情况。根据天津市卫计委医政医管处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天津市的儿科医生缺口大概是600人。2016年底,在福建厦门召开的第10届中国医院院长年会上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目前儿科医生缺口多达8.6万名,直逼10万大关。

在此情况下,仅依靠公立医院儿科门诊很难满足患者需求,在鼓励社会办医等利好政策下,民营医疗机构开始加大儿科建设投入。黄金雄表示,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今年发展重点为儿科建设,解决儿科门诊看病难的情况。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为缓解流感高峰期全国多家医院儿科一度爆满的局面,1月18日,北京市卫计委对外公布包括北京五洲妇儿医院、 北京新世纪妇儿医院等149家可提供儿科门诊的医疗机构全名单(二级及以上,不包括部队医院)。

有分析认为,民营医疗机构发力儿科医疗也并不容易,医院需要通过获得优质医生资源打造自己的名气,能否持续获得更多的医生资源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民营医疗机构的成败。

黄金雄表示,在政策不断支持下民营医院发展迅速,众多资本开始进入让整个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而民营医院的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为加大核心竞争力,五洲妇儿医院通过“引进来,送出去”的方式加强人才建设。在“引进来”方面,医院将通过与儿研所、朝阳医院、北京妇产医院等医疗机构的专家到医院坐诊的同时,加大管理领域优秀人员的引进。

培养体系:鼓励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人员当儿科医生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友谊医院党委副书记、执行院长张澍田

在20万缺口的背景下,如何缓解儿科医生短缺成为各医疗机构的重要课题。尽管目前各大公立医院均在努力恢复儿科建设,但想要将儿科重新建设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北京友谊医院党委副书记、执行院长张澍田1月23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鼓励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人员当儿科医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儿科医生短缺。

张澍田认为,很多医学院取消儿科系导致源头上儿科医生的培养与目前的需求量有一定差距。另外,国内看病文化还存在一些问题,导致医疗资源分配不合理,凸显出某一方面资源短缺。以此次流感为例,现在是病毒性感冒多发的季节,流感只是病毒性感冒的一种,群众不需要那么紧张,注意个人卫生就可预防感冒。感冒后患者可以先到周边医疗机构就诊。

张澍田表示,目前国家已经开始重视儿科医生短缺问题并制定相关解决措施。如推行“医教协同”,特别是从根源处重视医务人员的教育培养。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起,国家鼓励儿科和全科医生培养。2016年,教育部、国家卫计委支持中国医科大学、重庆医科大学等8所高校恢复儿科专业,2017年包括首都医科大学、西南医科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等20所高校增设儿科本科专业。据了解,下一步国家将扩大儿科医学招生规模,到2020年每个省至少有1所高校设立儿科学本科层次专业教育。

张澍田表示,重建儿科系培养人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本科需要培养五年,加上后期读硕士、博士培养医务人员大概需要十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可以通过鼓励在医学院学临床医学专业的人员当儿科医生的方式暂时缓解儿科医生短缺问题。

不过,由于儿童病情变化快、风险大,儿科医生面临的工作压力和风险远远高于其他科室,很多医学生并不将儿科作为职业选择,这就需要在薪酬等方面来保障儿科医生的相关权益,吸引医学生就职。另外,在消费者就诊理念方面也需要加大宣传,从推进分级诊疗和转变群众就诊理念两方面实现小病在基层医疗机构就诊。北京商报记者 郭秀娟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