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5大场馆改建获批 北京冬奥的经济算盘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5大场馆改建获批 北京冬奥的经济算盘
2018-02-14 09:17 北京商报网   

 

举办一届更高效、更有性价比的奥运会已成为越来越多承办城市的新目标。2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首都体育馆等5个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据悉,首都体育馆、首都滑冰馆等5个项目总建筑面积合计超过了14万平方米,项目总投资合计接近11亿元,所需投资由国家发改委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解决。随着越来越多的北京冬奥、冬残奥会场馆建设规划浮出水面,新一个周期的北京奥运经济账本也由此翻开。

场馆规划悉数披露

《批复》披露,2022年冬奥会首都体育馆、首都滑冰馆、首体综合馆、首体冬奥赛事中心、运动员公寓等5个项目总建筑面积合计为14.03万平方米,项目总投资合计为10.97亿元,所需投资由国家发改委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解决。其中,首体冬奥赛事中心主要建设内容为新建赛事管理用房、餐厅、设备用房、地下车库等,并配套实施首体大院整个园区室外工程,估算总投资额为3.73亿元,为单项目最高。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网站发现,2022年冬奥会计划使用25个场馆,分布在北京赛区、延庆赛区和张家口这3个赛区。北京赛区共有12个竞赛、非竞赛场馆,其中现有场馆8个、新建场馆3个、临时场馆1个,届时将进行3个大项(冰壶、冰球、滑冰)、5个分项(冰壶、冰球、短道速滑、花样滑冰、速度滑冰)、32个小项的比赛。

除了首都体育馆等五个改建场馆获国家发改委批复,目前位于奥体中心南侧的北京冬奥会村项目建设已正式启动,总建筑面积约19.17万平方米,赛时将为各国运动员及随队官员提供住宿、餐饮、医疗等服务。而备受关注的标志性冬奥场馆——国家速滑馆“冰丝带”目前已基本完成土护降工程,预计明年年底完工。

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常务副部长刘玉民从此在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节目时透露,几个新建比赛场馆中,大道速滑馆经过去年一年紧张设计,已经进入施工阶段,下一步将推进基础施工和主体结构施工,“今年的平昌冬奥会新增了单板大跳台滑雪项目,2022年北京冬奥会这一项目的比赛场馆设在了首钢园区”,刘玉明进一步介绍,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将举办高山滑雪和雪车雪橇项目,这两个项目场馆建设工程的难度较大,目前雪车雪橇场馆已进入到施工阶段,高山滑雪赛道地形已整理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冬奥会场馆建设还首次引入了社会资本。今年1月,北京国资公司、首开股份、北京城建集团、北京住总集团和华体集团5家股东共同签署投资组建“北京国家速滑馆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协议》。根据协议,未来国家速滑馆公司将成为“冰丝带”的建设运营方,北京国资公司将作为国家速滑馆的政府出资方代表,投资额占总投资的49%,由首开股份、北京城建集团、北京住总集团和华体集团组成的社会资本联合体占国家速滑馆总投资额的51%。

“循环”场馆

与每一个举办过大型体育赛事的城市一样,人们对于北京冬奥、冬残奥会场馆的赛后再利用也予以了高度关注。“建设者在设计之初就已考虑到冬奥场馆的长期利用问题。”刘玉民直言,人们担忧的赛时风光、赛后闲置是很多场馆面临的困境。

具体来说,刘玉民介绍,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新建场馆都考虑到了赛后利用问题。举例来说,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改造为冬奥会冰壶比赛场地后,将可以重复利用,拆除后可接着游泳,重新搭建又能作为冰壶场地;而五棵松体育馆则可以在6个小时内进行篮球场地和冰球场地的转换,延庆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设置了群众雪道,国家雪车雪橇中心也设置了群众体验项目。与此同时,为北京冬奥会新建的场馆也已考虑到赛后利用,大道速滑馆将提供超过1万平方米冰面,一年四季向社会开放。

实际上,北京冬奥会在规划场馆时就已经开始打起了“循环利用”的主意。刘玉民介绍,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分为三个赛区,共有26个场馆。北京赛区共有13个场馆,大部分是利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遗产”改造建设的。比如鸟巢继续作为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开、闭幕式场地,水立方将改造为冰壶比赛的场地,而且,国家体育馆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曾作为蹦床比赛场馆,现在转化为冰橇冰球的场地。此外,五棵松体育馆在建设时就已经把篮球场地和冰球场地结合在一起。

具体来说,会把游泳池架起来,在一个平台上造冰,难度比较大。”刘玉民说。他介绍,在所有冰上比赛项目中,冰壶对冰面的要求最高,因为冰壶在冰面上的滑行要控制速度,冰面倾斜度不能超过一定比例。“我们正在试验把冰壶场地重复利用,搭建起来之后拆除,接着游泳,通过重新搭建,还能作为冰壶场地来使用。”

收入多元化

近些年,随着国际奥委会节俭办会理念得到广泛传播,各承办方都在不断强化奥运收入的多元化特性。公开资料显示,奥运会的直接收入源于4大部分,即电视转播权、赞助商(即奥林匹克TOP计划)、国际奥委会特许经营权和门票销售。其中,电视转播权的销售历来都是奥运会最大的收入来源,例如2014年索契冬奥会与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捆绑转播售价超过40亿美元,其中仅索契冬奥会的电视转播权收入就达12.6亿美元。

奥运会另一大收入来源是 TOP 计划,从 1985 年开始,不断有国际知名企业加入这个奥运会赞助商计划,以四年为一期,向包括奥运会举办和其他相关活动提供巨额的赞助。里约奥运会就有两家中国企业成为官方赞助商,即运动品牌361°和家电品牌格力。而截至目前,2022年北京冬奥组委已经与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伊利集团、安踏体育签署了赞助协议,随着去年12月冬奥会会徽发布,各级别赞助商的赞助意愿更加热烈。

“整体来看,一届奥运会的主要收入来源包括赛事转播、企业赞助、门票销售、吉祥物衍生的衣食住行等方面”,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考虑到单纯的赛事举办较难盈利,不少举办国为了延长盈利时间,会在奥运场馆后续利用上做文章,例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要会场鸟巢、水立方都成为了北京地标建筑和旅游胜地,每年的旅游收入均较为可观。

具体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来看,尽管距离正式开幕尚有四年,但冬奥会带来的经济效应已然显现。中国旅游研究院此前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7年)》预测,在2021-2022年冰雪季,中国冰雪旅游人数将达3.4亿人次,收入达6700亿元,冰雪旅游将带动旅游及相关产业的产值达2.88万亿元。在李晓鸣看来,我国有望借着2022年冬奥会契机,带动冰雪运动发展,从而促进冰雪产业壮大,最终起到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只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了解冰雪运动、喜爱并尝试冰雪运动,相关产业才能得以发展,2022年有望成为中国冰雪产业新的起点。”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