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带你从专业角度品鉴《丝路山水地图》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带你从专业角度品鉴《丝路山水地图》
2018-02-22 10:17 北京商报网   

 

《国家宝藏》带火了文博圈。今年春晚上的一幅《丝路山水地图》更是成为公众关注焦点,“国宝回归”节目获得当日31.1%的收视率,跻身春晚节目收视前十,而单在腾讯视频一个平台,该节目已有5000余万的点击量。《丝路山水地图》一经亮相,不仅携有节目热度持续升温,其特殊的艺术价值还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经过古代书画收藏家、鉴定家朱绍良先生考证,《丝路山水地图》绘制的时间大约在明嘉靖时期(1521-1566年),所以,该画作的绘制时间应早于利玛窦的《坤舆万国全图》,因此成为了中国古代具有实际科学意义的最早地图。与此同时,它也是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见证文献,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臻品。

经历:辗转80余年后的回归

春节假期已经接近尾声。今年春晚中,一件文物惊艳亮相引发的广泛热议却仍在持续。谈及“国宝回归:《丝路山水地图》”节目的编排初衷,春晚总导演杨东升指出,“当下是展示我们国力的时候,国宝是在我们国家状况比较糟糕的时候流失到海外的。在强盛的时候让流失的文物回家,这是我们国力增强的一个表现。”宽0.59米、全长30.12米的《丝路山水地图》,尺幅相当于3张《千里江山图》,6张《清明上河图》——壮丽长卷在春晚的舞台上徐徐展开,其前世今生的故事也被大众广泛周知。

《丝路山水地图》又名《蒙古山水地图》,此名源于其背面有清末民初琉璃厂著名书店“尚友堂”的题签“蒙古山水地图”。据专家考证,该图约绘制于明朝嘉靖时期,是一幅属于明朝宫廷的皇家地图。图面上的地理范围从嘉峪关到天方(沙特阿拉伯的麦加),涵盖211个西域地名。

《丝路山水地图》曾辗转在外80余年。据称,自20世纪30年代流出国外后,这幅古地图一直被日本著名收藏机构藤井有邻馆(The Museum of Fujii Yurinkan)收藏,且被当作清代山水画卷,秘不示人。直到2002年,中国收藏家易苏昊、樊则春造访藤井有邻馆征集中国文物,在馆内偶然发现了一件所谓“清代青绿山水画手卷”。这幅手卷以矿物质石青、石绿作为主色绘制,从风格上看,可以推断是明朝吴门画派仇英的风格。为此,他们与馆方多次谈判,最终花费巨资以“青绿山水手卷”的名义,征集到了这件《蒙古山水地图》。该图原长40米,“天方”之后,原本由天方至真正的终点鲁迷(今伊斯坦布尔)的10米,在流传过程中遗失。

2002年回流北京后,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傅熹年从艺术风格作了初步鉴定,认为至少是明代中期以前的作品。2004年,经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世民介绍,北大考古系教授林梅村对作品进行了长达八年的研究,并撰写了二十余万字的学术著作《蒙古山水地图》。在此过程中,该图由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出资2000万美元收购,并于2017年11月30日,无偿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在媒体上介绍说,来华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到故宫博物院参观时,《丝路山水地图》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朗普总统既感慨于丝绸之路开启了第一次东西方大规模的商贸交流,又感动于东西方的文化、艺术、思想等通过丝绸之路相互交流,对整个世界历史产生了重要的意义与深远的影响。

价值:既是古地图又是山水画

《丝路山水地图》的研究者林梅村指出:“在日本70年,没有一个学者能发现它的价值。这么重要的明代中期的地图,在那一直是被认为是一件清代的山水画。所以我们不光是把它买回来,还能够解读它的价值。”

从内容与绘制手法上看,《丝路山水地图》的价值都是独一无二的。据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介绍,中国古代最早的绘图理论源自于魏晋时代裴秀最早开创“制图六体”,提出“计里画方”的测算方法。1584年(万历十二年),意大利人利玛窦绘制了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并于1601年奉献给万历皇帝。经过朱绍良考证,《丝路山水地图》绘制的时间大约在1521-1566年,所以,《丝路山水地图》绘制时间应早于利玛窦的《坤舆万国全图》,因此成为了中国古代具有实际科学意义的最早地图。

林梅村表示,《丝路山水地图》的发现相当重要,首次向人们展示了明代中叶中国人丰富的世界地理科学知识。“这幅地图足以和巴黎国立图书馆东方部藏欧洲中世纪《加泰罗尼地图集》、北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明洪武二十三年《大明混一图》、京都龙谷大学大宮图书馆藏朝鲜李朝太宗二年《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相媲美,说明16世纪初中国人的世界地理知识仍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虽为地图,《丝路山水地图》本身所蕴含的艺术价值、审美价值也被专家所称颂。该图主要用矿物颜料石青、石绿绘制,用大青绿画法,着色浓郁,装饰性强。因为使用矿物颜料,虽经历数百年而色泽鲜艳夺目,几乎不减当年。

朱绍良认为,《丝路山水地图》绘制方法与明中期的“吴派山水”非常接近,有着精细鲜丽的青绿山水与界画能力,其层层叠叠而不重纵深关系的布局,山顶平台,浓密的叶苔小点,棱角清楚的矾头等画法极具特色。这一切更接近于文征明的学生谢时臣的绘画风格。谢时臣在山水、界画上的绘画能力很强,这在其作品《匡庐瀑布图》、《溪山霁雪图》中清晰可见,其矾头、点子、构图都与《丝路山水地图》一致。林梅村也在研究中指出,这幅山水地图,受明代中期吴门画派影响,以表现青绿山水、高大山川为主。据林梅村推断,这幅地图的绘制者,当是明代中期的吴门画师谢时臣。

《丝路山水地图》中绘制的建筑样式,比如其中的嘉峪关,单檐歇山顶两滴水楼阁式城楼,明显的“券门”式城门,马儿黑纳城楼,重檐歇山十字脊顶三滴水楼阁式建筑等等有着典型的明朝建筑风格。从绘画材料、绘制水平、计算能力等方面达到的极高水准来看,专家普遍认为,明代民间绝无能力绘制这样宏大的地图。因此,《丝路山水地图》当为明代宫廷为与西域通商而绘制。

意义:国家战略与历史价值的考量

央视在春晚的舞台讲述一件文物的故事,季涛指出,“这足以说明政府层面与北京故宫对此的重视程度。”

据记者了解,故宫博物院的书画专家们刚见到这件捐赠品时的意见是有分歧的。有些人认为,故宫不缺少明代的书画作品,包括青绿山水作品。对此,单霁翔院长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古代书画、古代建筑和古籍善本鉴定专家傅熹年请来故宫,傅先生还是2016年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批准的“丝绸之路文化遗产”项目的主执笔人之一。他经过认真研究《丝路山水地图》后,从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高度、古“丝绸之路”历史意义以及古代书画鉴定等多个角度指出: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重要丝绸之路历史文物与文献,非常值得故宫收藏。这一结论给予单院长最终决定故宫接受这一捐赠以强有力的支持。

林梅村指出:“现在我们做文物普查,还有去丝绸之路考察,会看到很多废墟。我们知道元代的地名以后,就可以根据这个线索,再根据相关的资料,来了解汉唐丝绸之路的走向。” 《丝路山水地图》的回归,也将为“一带一路”的相关研究提供重要依据。

据了解,《丝路山水地图》借助数字技术已经于大年初一亮相故宫博物院的官方网站,观者可以通过手机、电脑,在故宫名画记里看到这幅高度清晰的古地图。

对于《丝路山水地图》的回归,单霁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时代到了今天,我们作为博物馆人应该使更多的人在他们的生活中,感受到文化遗产就在我们身边。文物它是有生命历程的,它不但要有过去的它的辉煌,而且应该有今天它的尊严,而且它应该健康地走向未来。”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