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我是燕七,这是我大学毕业后在越野e族的第二年……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我是燕七,这是我大学毕业后在越野e族的第二年……
2018-03-06 13:42 越野e族网   

记忆是会慢慢消失的。我怕有一天,我会忘记曾对未知充满好奇向往与简单热情的自己。所以,我想记录下来,即使是浅薄不成熟的日常。

 

 

我是燕七,这是我在越野e族青哥团队做编辑的第二年。依然梦想着仗剑走天涯,依然对世界保持好奇;喜欢边疆的温柔豪情,喜欢沙漠有风,喜欢长裙和酒,喜欢永远年少如少年。

 

 

我相信,文字始终有着独特的魅力。

感谢,一直和正在,阅读的你。

这是我迟来的,2017年终回忆。

我的2017: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一月】

从一场婚礼开始。

 

 

跨年拍摄完牧马人改装后,在家休了个小长假,回京前去参加了大学好友的婚礼。大学时在一起的四个姑娘,这个冬天,有三个成亲了。

我感受到她们的幸福,但我知道那是因为她们本来就一直拥有幸福的能力。

 

 

2017年的工作是从雪乡开始的。回京后便去了哈尔滨,参加雪佛兰最美中国行。冰雪覆盖万物的世界,美的像童话。

 

 

遇见了一个很酷的姐姐,在哈尔滨的街头被一条围巾温暖过。

【二月】

开始不断的去尝试写一些新东西。能感受到自己更有力量,这是一件踏实幸福的事。

 

 

2月下旬在九江,首届环鄱阳湖越野拉力赛。这是我第一次走进鄱阳湖,第一次参与南方的越野赛。惊讶鄱阳湖独特地貌的美,惊讶南方居然会有那样大片的沙漠,以及工作人员最重要的标配竟是长筒胶靴。

鄱阳湖淅淅沥沥的雨,冷的我猝不及防,以及一些略意外的境遇。但任务,圆满完成。

 

 

在频频陷车的赛段遇见过一对来自广东的夫妻赛手,他们在自救的过程还曾帮助过别的赛车,可他们却终未能脱困,最后不得不无奈弃赛。莫名的,有那么一刻,我被他们感动了。

【三月】

3月的北京仍冷,但春暖花开的季节,连写文章都想揉进去泛滥的春意。

 

 

其实偶尔会感慨,我并不是玩越野的,只是恰好曾关注了青哥几年,透过他的文字积累了对e族、越野的情怀;而又因为文字,让我可以去读懂、去表达我不断积累下来的感情。

3月中旬的时候,跟同事单车从银川出发一路到敦煌,为活动勘路。

 

 

因为对地理位置的不熟悉,我曾尝试在论坛找当地的会员询问,甚至在陷车时的问询得到了迅速的救援。那是一次平常的,却切身感受了e族精神的经历。

 

 

第一次,见证越野e族DREAM DRIVERS年度盛会。

【四月】

4月里的计划本是跟着青哥去七百弄执行任务,但阴差阳错又重走了一趟3月走过的路。

 

 

许是因为学生时代对丝绸之路沿途的城市,太迷恋,所以即使短期内同样的路线走了两次,仍是兴致勃勃。计划行程之外的冰沟丹霞,遇见大刀阔斧的美。

4月里,第一次开始写一位越野前辈的故事。(在此之前,其实我便想过去记录一些越野人物的过往。我很喜欢在e族论坛翻看早些年的帖子,曾屡屡被各种人和事所感动,我想记录且传递那些感动。)

那位前辈的故事和梦想有关。

 

 

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人到中年,谈梦想该是一件颇为奢侈的事情吧,而若又能把梦想付诸实践,那是何等的幸运啊。而幸运的背后,也许是为梦想诸多的舍弃与付出。

有些人的人生是永远年轻的。

很多事我未曾经历过,也许并不懂,但我感激遇见和见证。

【五月】

在黄河滩上,我第一次零距离接触了达喀尔级别的专业赛车,第一次感受了一个真正专业的赛车队的工作标准和态度,受益匪浅。而此行,也让我更多的去了解了中国的赛车文化。

 

 

5月里的某天,因为在网站翻到了青哥于2015年对杨柳松的专访,读罢,引发了我莫大的好奇心去了解更多。于是,我做了一个文章选题,而又因此,后来发生了一些对我来说很奇妙的事情。

 

 

5月末,在金华参加活动,临回京前得了空,悄悄跑到婺江边上,溜达在高大的合欢树下,捡绒花。

而自此开始的后半年,异常忙碌。

【六月】

关键词是环塔。

6月的新疆,火辣辣。跑一趟环塔必要黑两度、胖十斤,酷热的天气,高强度的拍摄和写作……如果不喜欢,大概不想去的理由可以有很多。但喜欢,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出发前和小伙伴们约会,婧婧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好想再跟大家一起去环塔”。这个并不太喜欢西北的姑娘,这个去年环塔同行时会想快点结束回京的姑娘,如今对环塔,有的是想念与留恋。

有时候有些事的魅力,也许要抽离出去才会感受的到吧。

 

 

嘿,塔城真美,完全对得起油画二字。然而,出了塔城,迎接我们的净是戈壁荒漠,还有高温暴晒。

SS3时,青哥忽然要我录制一句话放进视频;SS4时,变成了一段话;SS5开始,定型为轻度、全面的解说。最终,我紧张兮兮但勉强还算顺利的出镜播报到了比赛结束。

 

 

后来有朋友看到视频时,发消息问我:你怎么也不略微收拾打扮一下呢?我……

说起来,年少时也曾做过关于声音的梦想,不过后来就放弃遗忘了。

我入职e族的第一次差旅,便是在环塔,有很多的怀念。但偶尔去回忆,往事并非历历在目,恍惚间总觉得那似乎已是很遥远的事情。我想大约是因为最初的那个小姑娘,的确成长了吧。

 

 

月底,带了两年多的牙套,终于下架啦。

【七月】

环塔结束,坦白讲想多休息一阵。但当知道紧接着要执行的哈弗H9项目会去翁牛特,我都诧异自己心里居然还能泛起惊喜。

我从2016年6月第一次参与英雄会勘路开始,就对历届英雄会的过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去写过详尽的关于历届英雄会的说明书。

 

 

而翁牛特旗乌丹镇,正是英雄会的起源地,2006年6月底7月初第一届英雄会在这里举办。

我们抵达翁牛特的时间正是7月初,跟着当年的前辈重走11年前的T3的赛道,听当年的热血情怀和故事:曾经的乌丹镇小,一脚油门就错过了;进沙子不懂要给轮胎放气,不懂用高四还是低四;当年作为发车点的那棵树还在,那片曾经挖了七个小时的沙子,却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那些我未曾经历过的,却心之向往。

回京,再启程,去阿拉善,2017年英雄会首次勘路。

我经历的少,但却积累了不少的感情。所以当临时接到写勘路记的任务时,我试图用情怀去记录。而那篇文章单是在青视界的阅读量,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认可(不过距离青哥一场英雄会产出N篇10万+,路还很远……)那些被我追着要求分享经历的前辈,感谢支持。

 

 

其实,我曾耿耿于怀那文章被赞到首位的评论,说“他们算什么英雄……”。但当我再次看到越野无偿救援的消息时,瞬间就释怀了。

没有需要的时候,越野人大约就是一帮长不大爱玩耍的;但当有需要的时候,有担当的越野人一直都在。单是每年暴雨、暴雪时,越野无偿救援的新闻从来都是数不胜数。

有人的地方就有善恶。也许有的人只看到了恶,却无视那更多的善。

【八月】

月初在气温直达吐鲁番的济南,参加撼路者试驾会活动。总算明白了老舍先生当年为什么不写《济南的夏天》,太热了……

 

 

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的戈壁滩上,见证了中国首届途乐大会。在参与执行中发现学习,很多次的经历都给了我更深度的去了解认识一些事物的机缘,这次,亦如此。

七夕节前夕,忽然来了灵感,让我把3月里在论坛读到的族友故事,写了出来。主人公是位热爱自由和Jeep的肯尼迪病持有者。我确信我的文章表达了他的心声,我也确信那文章给了很多人激励,而我想达到的,也许不过如此。

 

 

若我并不华丽甚至平庸的文字曾感动过你,这让我也觉得感激。

【九月】

从气温低到出乎意料的乌鲁木齐完成活动报道后不久,便出发阿拉善参与执行江铃域虎的首测项目。彼时的英雄会会场仍在紧张筹建,而青哥已为此驻守一个多月。

 

 

拍摄的最后一日,我们在沙漠公路深处。我喜欢那样的公路,茫无涯际的沙漠腹地,连绵起伏的沙丘、草甸,看落日缓缓释放温暖的色彩,幻想自己是流浪的旅人……

返京后没几日,团队所有的小伙伴再出发去阿拉善,准备“开战”英雄会。

【十月】

第十二届阿拉善英雄会以空前的姿态,盛大呈现。

 

 

这是我参与见证的第二年,团队的主要工作是商配活动。出发前看到长长长长的内容需求单,又想到青哥无法分身和团队并不多的伙伴,真是有点担心。但青哥眼里大约从来没有过不可能,李欣缜密善沟通且有着强大的统筹能力,而团队的每一个伙伴,没有计较,只有分担。纯粹便有力量去做好。

 

 

英雄会结束后,我晚走了两天,因为要直接去敦煌参加活动。离开那天早上,竟有幸遇见了一个银装的阿拉善。去往银川机场的一路上,山像水墨画一样,美的让我有点意外。而在敦煌迎接我的,更让我意外。

一年来三次敦煌,每次,都有新惊喜。

 

 

算起来,我其实没有去过无人区,也没有真正在野外露营过。2017的雪佛兰最美中国行,玩的有点野,三天两夜,城市SUV穿越罗布泊。而由于行程保密,我在出发前什么也不知道……

 

 

一路上听同行的宗老前辈平铺直叙的讲起过往,有时竟为之热泪盈眶。

六月开始连续的出差,是有点疲惫的。罗布泊戈壁荒芜的风景,也并不很美。但活动尚未结束,我居然开始期待有机会要去一次无人区的长途穿越……

【十一月】

在写完了关于《七十七天》的推文后,月初,终于有时间休假了。

但计划了两年的旅行,临时被爽约……

也许应该说走就走,千万别拖太久。

 

 

无所事事的在水乡的数个小城连住了两周,沙漠呆久了,需要点养人的水土……

期间,完成了那篇试图去还原一个真实电影女主人公的文章。我不知道要怎么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我知道我的记录是有意义的。

有的人,无论遭遇何种突变,他们都有能力把自己的人生,活成旁人眼中的传奇。他们不以为意,也许却对陌生人有着无限的激励。

 

 

11月末,最终未能成行去亲身感受马来西亚雨林赛的疯狂,但参赛的野马17每日都在第一时间分享给我了第一手资料,而多年的参赛经历更是让他的讲述近乎还原了一个RFC的现场。虽并不圆满,但终是完成了参与2017RFC的报道计划。

【十二月】

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塞罕坝,参与执行了团队2017的年末项目:D-MAX冰雪试驾。

 

 

冬天的塞罕坝,门票是不存在的,曾经热闹到拥挤的小镇冷清的如一座空城。营业的酒店和饭馆屈指可数,开门的小超市和果蔬店仅有一家。倘若在路上能遇见游人,多半也是试驾的……

 

 

【结】

能在年轻的时候从事着自己热爱的工作,我想是幸运的。

而有个在行业十多年依然保持着年轻的热爱与激情,且在工作上完全就是榜样的Team leader,我想更是幸运的。

我的2017,且,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有值得纪念的,有遗憾的,但没什么后悔的。

我相信文字的魅力,也相信努力付出的意义。

 

 

此刻,心里忽然生出了许多关于2018的愿望,愿我能一一实现。

2018我依然在,依然在路上,更有底气,踏实前行。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