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罗军:从乡村出发,带世界回来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罗军:从乡村出发,带世界回来
2018-05-16 17:15 新旅界   

5月11日,在第三届中国文旅产业巅峰大会暨产业资源链接博览会上,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发表了主题为《从乡村出发,带世界回来》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一、农村的今昔问题

今天的乡村于过去有着很大的变化,人少了,务农少了,一些经济方面的逻辑方向也发生了变化。导致现在的乡村中存在着众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不断加大,2017年底贫困人口仍有3046万。

农业科技水平、规模化经营水平仍较低,农产品供大于求,渠道单一,创新力不足。

与城市相比,城乡社会化服务仍不均等;农村留守老人、儿童问题严重。

外出打工农民增多,农村空心化严重。这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人的流失,人的流失非常大,都去了城市,留给我一个非常大的问号,留守的父母和孩子们怎么办?孩子会认为城市剥夺了他的父母,而下一代人则会影响日后国家的发展。

今年春节我开车去了海南,在海南岛开了3250公里,这是我拍到一个村民家里面的主卧。

卧室边上是一个大水池,这个水池不仅用来喝水,也用来洗衣服,水池子旁挂的全是烂衣服。

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大都源于住房、就业、农产品效益以及基础设施、交通、教育、医疗等多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住房问题:农民打工赚了钱回村盖房子,花去大半积蓄,然而,农村房子一般不规划、不设计,大都沿用着传统的盖房方法,导致使用寿命短,不抗震、舒适度不高、易破旧;

第二是就业问题:农民人均耕地面积小,单纯依靠种地很难脱贫致富,很多农民闲置土地而选择外出打工,工资低,农民就业范围小,就业岗位少;

第三是农产品效益问题:农产品附加值低,农产品销售渠道有限,导致农民种地的经济效益低。单个农产品功能稳定,替代品较多,价格弹性较大,在价格上很少有大幅增长,限制了农民收入增长的空间;

第四是基础设施、交通、教育、医疗等问题:交通的不便使农村孩子在受教育、农产品销售方面受到一定阻碍,致使一代代农民很难在收入上取得突破;公共设施不完善、落后的医疗条件,导致农民看病难、看不起病。

二、乡村振兴的国家政策

如何改变这一切?

乡村振兴的国家政策,带来了变革,“实施乡村旅游扶贫工程,加强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开发乡村旅游产品”等措施,实现了农村从农场到农庄再到共享农庄,最后伴随着文化娱乐农产品的服务升级到共享经济。

三、商业模型

乡村振兴不能只有政策,也不能只有情怀,得考虑商业模型。我认为这个世界往前发展,很大的程度上都是由经济模型驱动下的商业模型变革导致社会往前走。

如何通过商业模型去实践。

第一步是应先从运营逻辑开始,比如,有个文旅村长,把这个村子培育起来,所以,这个时候就会有运营逻辑,分时间上的长和短。

第二步是建设模型。

一是产品升级:做的是从“农场到农庄”,农场只有农作物,农庄除了农作物还有其他一些东西。所以,这是一个产品升级。如何设计规模化的行程,如何设计让人住得下的产品;

二是商业模式升级:“农庄到共享农庄”。其中交通和住宿是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解决就没有办法承载游客、留住游客。

共享农庄的成功,我们以崇明为例:上海周边的国际生态岛,大量的村民也是农场原来的职工,他们的下几代人都离开这个地方了,房屋破旧,但村民的宅基地还在,我们实施了共享农庄,最终使各方收益。

庄园主: 可获得农庄使用权,还配有一亩农田,不自住时可共享给其他游客,获取分成收益。

农民: 除了获得共享农庄租赁收益,还能售卖农特产品。

政府: 盘活闲置农宅院落,有利于当地民宿品牌化发展,为探索农村宅基地改革提供机遇;再比如斯维登集团的共享农庄“集趣1.0”成为了2017旅游目的地爆款度假村。“集趣2.0度假系列”占地面积:28.38平方米,建筑面积:37.7平方米,LOFT户型: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主结构为BPC混凝土装配式,LOFT为木结构,独栋版;

三是服务升级,如果住的时间还能产生收益,在这个逻辑下便出现了“共享经济”。斯维登集团的C2B个性化定制,给你一套系统,你随便拖拉,随便拖拉以后4个小时帮你做完。所以,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我们相信C2B的模式会越来越盛行。

这个分享是从情怀开始的,也是用情怀来结束。斯维登,SWEETOME甜美的家,一个房子再美,再豪华没有用,重要的是里面承载的笑声。今天衍生出农村问题,让每个村庄他们有工作可以找,让每块土地成长他们的收益,让他们像本地一样生活,让中国的整个村庄都有梦想,都有欢笑,让我们的祖国往前再走一步。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