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公区又大又敞亮的开放式办公 为何被却称为'裸体沙滩'?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公区又大又敞亮的开放式办公 为何被却称为'裸体沙滩'?
2018-07-10 13:44 迈点网   

 

你以为的开放式公区,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

近年来,许多大公司如IBM、美国银行、Aetna,雅虎等,打着让员工之间增进互动和合作的名义,削减了他们的远程办公项目,让员工呆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估值200亿美元,提供共享办公空间的“独角兽”WeWork也是基于这样的主张,即如果人们处在共享空间中,他们的合作会更频繁。

但最近有研究表明,事实正好相反。

无论是企业办公室还是在共享办公空间,员工们被安置在广阔的开放空间中,旨在打破障碍。但在近日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哈佛大学的Ethan Bernstein和Stephen Turban在实地调研两个领域的公司总部的基础上发现,现代开放式办公建筑让面对面互动削减了约70%,电子通信则相应地获得了增加,在这种沟通模式下,员工在任何地方工作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开放空间并不是增加合作、增进交流的绝对武器

Bernstein和Turban研究了财富500强跨国公司,这些公司正在向更开放、更现代化的办公环境过渡。在调研过程中,研究人员拆除了其中一个办公楼层的所有墙壁,在从有围墙的办公室迁移到新办公地点之前的15天和之后的15天内,用高科技跟踪设备(测量徽章)跟踪销售、技术、财务和人力资源等各种职能的员工。在有“围墙”的办公空间里,员工每天平均花费5.8小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在开放空间里,面对面交流时间缩减到了1.7小时,与此同时,搬到开放空间的员工最终发送了56%以上的电子邮件和67%的即时消息,增长了75%。

另一家公司国际总部从小隔间搬到开放空间。100名配有测量徽章的员工交换座位,相距约6英尺(1.8288米),由隔间墙隔开,工作场所密集但没有任何障碍,分为6到8个办公桌(类似于下图)。调查显示,这样做减少了67%的面对面互动,电子邮件增加。由此可见,希望借由改变物理空间而增强员工之间的合作,实际上效果是被高估的。

Bernstein和Turban指出,开放办公室对员工往往意味着“过度刺激”,太多的信息让人分心,太多的人走动,又或者暴露在监视器下,所有的这些似乎都在减少而不是增加互动。

研究人员表示:“在我们了解这些因素之前,我们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即使我们构建了旨在增进透明的开放的空间,工作中面对面协作也会减少。“

研究员没有对其结果进行心理因素分析。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将人们置于一个没有个人空间的“巨大鱼缸”,会让人变得畏缩而不是使他们变得更加合群。企业通常会通过会议文化推动外向型人才,但一些人会感到不舒服,他们会无意识地试图尽量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进而转向使用电子通讯手段。还有另外一种解释是,在开放空间中很容易看到对方在忙,所以人们可能不愿意打断同事。

但无论是出于哪一种因素,交流上的变化可能都会对业务造成影响。调研中的第一家公司高管向研究员表示,在重新设计空间,打破边界后,其内部绩效管理系统指标所定义的生产力已经下降。这也研究的结果是一致的,即所有的感官参与沟通,对生产力产生了不利影响。

如果自由职业者和小公司创始人选择共享办公,应该了解的信息是,WeWork一个房间的面积是60到80平方英尺,而美国公司的标准大约为200平方英尺。尽管办公区域很接近,设计也很巧妙,但许多人最终可能在工作中投入更少的精力去交流,仍然以电子方式沟通而不是面对面沟通。

最近的研究显示,在家中工作的成效要高于任何办公环境,同时还能减少上下班的通勤时间。

对于重视人际互动和面对面合作的大公司而言,完全取消开放式办公室也不行,因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人们只是因为面对面交流较少而效率低下。许多雇主采取灵活的工作方式,以便员工可以在家工作,但目前还没有学术研究指出这种做法利大于弊,也许在家办公的员工渴望的是更多的人际交流而不是使用电子邮件和通讯工具聊天。如果企业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提高生产力,企业应该进行深度研究,而不是依靠直觉和依靠一些还未证实的观点行事。

开放式空间仿佛让人置身裸体沙滩,一切都暴露无遗

开放式办公环境似乎是解决封闭办公室门后可能发生的性骚扰的完美解决方案。但如果到处都是玻璃墙,没有门或甚至隔板来保留任何隐私感,不利的影响也未必会减少。

最近发表的一份关于英国政府机构的研究表明,开放式办公室对于女性来说影响较大,她们会对自己的外表更严格,感觉自己因受到男性同龄人的注视而变得不自然。

在杂志上发表《性别、工作和组织》论文的联合作者Christina Schwabenlan表示:“开放式办公室背后的理念是让大家变得更平等,所以你的等级和地位实际上是被削弱的。”

在开放环境中,女性会通过打扮来展示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她们办公桌没有任何隐私,她们往往会感觉到自己的外表被男性同行关注而备受压力,如果她们需要隐私,这样的环境就会让她们感到不舒服。

Christina Schwabenlan与合著者Alison Hirst三年内采访了大约三十名男性和女性,他们在英国政府机构工作,这个机构从传统办公空间转移到开放式环境。这个定性研究是在长期、有条理的访谈中衡量员工的想法,而非一个有效的统计样本。

Schwabenland承认,他们的研究方法意味着可能会偏向某些群体,但他们也提供了可靠的依据,一方面,研究人员的研究不是基于性别的,女性员工在新办公室表示她们感觉到的不适并非出于提问者的暗示,而是因为女性反复提起之后,他们才在这项研究中加入了性别导向的问题。

研究的结果让不少女性产生共鸣。在发表研究文章后,不少读者尤其是女性谈到了开放式办公室对工作的影响。

Twitter上的一位女士是硅谷的一位软件工程师,她分享道:“在此前的工作中,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动物园的动物。我的衣服、化妆品、珠宝、对话、个人习惯、食物、面部表情,所有的一切都被评论和关注。一个人甚至会盯着监视器一整天,在我工作的时候发表评论。”

另一位名叫Veronica G.的读者写道:“我的办公室是玻璃的,桌子没有遮挡,这意味着我穿裙子的时候要注意我的坐姿和膝盖,因为我的办公室从各个角度看都是可见的。

开放式办公室环境可能适用于性别平衡的工作场所,男性较多的工作场所或有毒害文化的地方会让女性感觉自己是展示品而分散注意力。

其他研究则表明人们会在工作中隐藏部分真实的自我,以便与主流文化相融合。

Schwabenland和Hirst在他们的论文中指出,新建筑的建筑团队都是男性,当被问及他们的发现时,他们用裸体海滩进行了类比。“首先你有点担心每个人都在看着你,但你会认为,坚持下去,其他人都是赤身裸体的,没有人在看着你。”Schwabenland说,这是一个有趣的比喻,并提醒道,透明空间并不是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

“你永远不要相信,拥有一个好的政策,或者设计精美的建筑能改变一切,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从领导力、警惕性到组织文化传递正向的信息,很小的行为和表达方式都会关系到人们在工作中快乐与否。”

(文本由迈点网编译自彭博社及Chicagotribune,原题《Commentary: Open-plan offices are making us less social》《Why open plan offices are like a nudist beach》)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