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杨现领:我对租赁市场是谨慎而悲观的 但是大家好像都很乐观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杨现领:我对租赁市场是谨慎而悲观的 但是大家好像都很乐观
2018-08-09 11:10 迈点网   

长租公寓真的令人这么悲观吗?

在结束不久的博鳌会议上,贝壳找房研究院院长杨现领以一句“我对租赁市场是谨慎而悲观的,但是大家好像很乐观”作为自己在主题讨论会的发言结语。那么长租公寓真的令人这么悲观吗?

悲观派-杨现领

贝壳找房研究院院长杨现领 图片来源:观点地产网

以下为杨现领在博鳌房地产论坛的主题讨论会上的原话:

第一,这个市场空间到底多大,刚才他(仲量联行资深董事、华南区董事总经理吴仲豪先生)说这个市场是很大的蓝海,我觉得市场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今天的租金总规模才1.5万亿,看起来未来五到十年可能扩展到3万亿左右,但是1.5万亿里面真正跟开发商有关系的,包括跟所有机构有关系的,机构渗透率只有2%,也就是几百亿的市场规模跟我们有关系,那开发商有关系吗?最多只有20%,所以简单来说似乎跟开发商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空间没有想象那么大。

第二是增长没有那么快,我刚才看了数据,过去20年,开发商卖了1.4亿套房子,过去五年,过去十年,是加速增长的,越来越快,抛物线到顶点再下来。租赁是线性增长,不会特别快。因为租赁的需求,收入不增加,市场不会扩大,所以是缓慢增长线性增长,而且不会增长那么快。

第三是这个市场80%跟开发商其实没太大关系。我们知道任何一个国家,80%的租赁房源来自于业主,业主把房子拿出来重新装修出租,交给中介公司,托管公司管理,真正跟开发商有关系的只有10%,80%的市场是跟大家没有关系的,另外10%是政府的,所以这是811的结构。

第四是市场格局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认为核心是未来的中级格局是头部高度集中,尾部高度分散,中间是相对平均。未来大的企业会非常大,租赁市场3万亿规模里,未来可能管理到一千万间的规模,未来一定会出现千万间量的企业,而且有那么几家会出现,市值能过几千亿的很正常。尾部,因为大部分是中小二房东,二房东的服务是不错的,越来越规范,所以尾部高度分散。中间会有一批企业做一定规模,我对租赁市场是谨慎而悲观的,但是大家好像很乐观。

乐观的大家

长租公寓真的令人这么悲观吗?

那些在这一行业拼搏多年的行业老兵又有着什么样的心声呢?在他们眼中的长租公寓市场又是什么样的?目前备受行业内外关注的重要动态他们都是怎样看待?

优帕克互联网首席运营官杨剑凌 图片来源:观点地产网

优帕克互联网首席运营官 杨剑凌对于国家队的进场表示:我们有时候经常看一些报导说国家又批了地了,国字号的又进军长租企业,其实大家完全可以很平常心的看待,他们永远占据这个市场最多就是30%的量,长租市场这个事情永远不可能是由一个政府或者由一个企业解决的,我们应该更看重的是C2C的企业,我们应该提升最大的存量的C2C的品质,可能中国的房地产才会有一个大的变化。这是我们的总结,是对于市场背景的总结。

朗诗寓总经理章林 图片来源:观点地产网

而朗诗寓总经理章林则对国家队的进场作出这样的表态:合作经营,这和国家队的蜂拥而起是相关的,因为大量的资源,优质的资源集中在国家队手里,这一块我们的运营能力,我们的产品改造能力和国家队的资源优势能够做一个结合。

此外,对于火热的规模战,优帕克互联网首席运营官杨剑凌啧坦言:整个长租市场虽然很热,但是它是需要深耕的市场,它和我们整个互联网已经成功的共享模式还是不一样的,它不是一个求规模的阶段,它是一个深耕的阶段,所以还是需要我们整个的从业者大家扎下去,去细致的运营分析我们的租客,然后设计我们的产品。

乐乎创始人、CEO罗意 图片来源:观点地产网

创业派系的乐乎创始人、CEO 罗意也表示:小而美是好的,但每个人都摆脱不了想做大的一个冲动。

在“二房东”与“机构化运营商”之间的强弱之辩中,优帕克互联网首席运营官杨剑凌谈到:公寓市场概况,我起了一个名字叫二房东的崛起。可能很多人不认同这一点,之前我看过一个报道,大家讲二房东应该是被市场淘汰的,其实现在的二房东正在崛起。二房东做的是把这些被低估的房源(90年代之前建的房屋)经过改造,然后重新投向市场,产生高的溢价。

乐乎创始人、CEO 罗意对这一观点却表示不尽认同:首先我也认可未来的长租市场的供给一定是多样化的,但是机构化应该是方向。个人认为未来长租公寓的机构化是一个不可逆的方向。

最后在关于长租公寓盈利上,乐乎创始人、CEO 罗意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说你一定要动态看,今天它不挣钱,在动态平衡的过程中,过了一定会松动,我们看到国家允许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北京允许商用、办用、厂用物业进入长租公寓行业,广州、深圳的城中村大量的进入这个市场。如果我们用10年来看这个事情,这个动态平衡在两年之后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

 在盈利方面,世联行集团副总裁、世联红璞公寓总经理甘伟也对此表示认同:我现在还觉得是符合我的预期的,红璞在全国30个城市,三年时间也到了3万多间房,5年回收成本,现在肯定是亏损的,但是不代表我对这个业务没有信心。

对于长租公寓红蓝海之争,目前说法众多。既有积极乐观进场派,例如保险资金首个项目在南京落地;也有遭遇挫折退场派,例如那些进入死亡名单的创业系公寓品牌。但是,无论细分客群是针对高端租客,亦或是针对中低端客户,长租公寓这一为租客带来更为美好租房生活的产品,定然会在成长初期遭遇种种困境,并逐步完善。近来多个省市整治老旧群租房,政府也在与机构化运营商合作,不断推出更适宜市场的产品,减轻住房压力。

现在的长租公寓市场仿佛混沌时刻,各股力量互相角力,多方观点不一,当尘埃落定,彼时才能见到这一市场最美好的模样。我们自然是希望,抱着谨慎而冷静的心态,迎来令人激动不已的结局。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