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立夏斩风头 薰风带暑来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立夏斩风头 薰风带暑来
2018-05-15 10:16 中国天气网   

5月5日,斗指东南。

如果这夜你巡望北方天空,会看到北斗七星的斗柄正指向东偏南45°位置,古书《曷鸟冠子》中说:“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斗指东南,维为立夏。

这一天,太阳恰好行至黄经45°,在天文历法上,正好走完了春季,夏季由此开始。

虽为立夏 实为“盛春”

欲知春与夏,仲吕启朱明。

古人认为天体运行、季节变化与音律有关系,有“孟夏之月,律中仲吕”的说法,于是“仲吕”便成了四月的代称;而“朱明”是古代传说中的火神,四季当中,夏季五行属火,因此朱明也成了夏季的别称。所以“仲吕启朱明”,即“四月开启了夏季”。

话虽如此,立夏时节离全面入夏还是差了不少火候。

季节分布示意图

气象学标准上,当连续5日滑动平均气温大于或等于22℃时,才算作入夏。常年看,立夏前后,我国只有福州到南岭一线以南地区才是真正的“绿树浓阴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的夏季,而北方的部分地区此时甚至刚刚踏入春季。如按气象标准,立夏期间更像是“盛春”时。

据宋英杰《二十四节气志》书中统计,常年来看,立夏日,夏的面积约为80万平方公里,而春的面积月585万平方公里。一年之中,春之国面积最大的不是春分、清明、谷雨这些春季节气,正是立夏,确切地说,是5月15日至20日左右,春的面积最宽广。

不过,春域虽广阔,但从立夏开始,夏也逐渐强势起来。

常年看,立夏到小满的这段时间是入夏的高潮。从莲叶何田田的江南到麦浪千里的华北平原,都会在这段时间里陆续迎来真正的夏天。

立夏斩风头 薰风带暑来

南风起,立夏至。

天渐热,风渐小,立夏后“和气穆而扇物,麦含露而飞芒”。

蜻蜓在花间驻足。凌舸智/摄

古人生活雅趣多,对风也多有研究。比如,立夏开始刮的风为“清明风”,清明风是东南风,也称“薰风”,一夜薰风带暑来,说的正是此时节初有暑意,风清和如扇风,让人醺醺然。

而天若是再热,开始刮南风了,就称为“凯风”,“凯风因时来,回飙开我襟”,凯风的“凯”便有了克服暑热的意味;等再过阵子,梅子成熟时,便又有了“落梅风”,“五月有落梅风,江淮以为信风”,伴随季风而来的雨水,也就称作了梅雨季。

立夏看夏 万物至此皆长大

立夏有三候,一候蝼蝈鸣,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孟夏之日,天地始交,万物至此皆长大。

白色月季,花瓣层叠含蓄,素雅纯洁。肖云/摄

这时夏收作物进入生长后期,冬小麦扬花灌浆,油菜接近成熟,夏收作物年景基本定局,故农谚中有“立夏看夏”之说。

因农业为社稷之本,古时,立夏和立春一样,皇帝必须亲率公卿大夫举行迎夏之礼,并着朱衣,以符夏为赤帝之意,同时以生肉、鲜果、五谷与茗茶祭祀古帝。此习俗后流衍至民间,便有立夏尝新之举。后来又慢慢发展成立夏尝三鲜的习俗。

清代蔡云在《吴歈》里提到,“消梅松脆樱桃熟,禾麦甘香蚕豆鲜。鸭子调盐剖红玉,海蛳入馔数青钱”。青梅、樱桃、青麦或是蚕豆,便是江南人家立夏必要尝的应景三鲜了。

江南人是爱梅的。冷时爱梅的傲雪欺霜,到了立夏时又爱梅的清酸。

江梅、消梅、绿萼梅、红梅、杏梅、鸳鸯梅,在南宋诗人范成大眼里,梅或赏或尝或捣碎成梅酱,都有不同风情与风味。


青梅 图片来源:网络

而如果再往深想,“梅”与“媒”同音,更有了《诗经·召南·摽有梅》当中摽梅之年的含义,梅果也因此成了有女待嫁的标志。之后,李白一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将长干里的“青梅竹马”塑造成了最浪漫的两小无猜。

再说樱桃,又名莺桃、含桃。颜色深红的称朱樱,皮中稀有黄点的称紫樱,小而红的,称樱珠。

因樱桃红润透亮,十分可人,让白居易写出了句“樱桃樊素口”流转千年。就连一向严谨精炼闻名的新旧唐书,未给岑参如此知名的边塞诗人立传,却让樊素在旧唐书中占据一席之地,可见这“樱桃小口”的魅力了。

立夏时节,还有一种带有舶来意味的植物也逐渐多起来,那就是酢浆草,它正是现在多数人认同的四叶草。

成片生长的酢浆草。周繇/摄 来源:中国植物图像库

在西方,认为能找到四叶草是幸运的表现。立夏后,南方山坡草池、路边田边、林下阴湿等处常常可见这种叶瓣如桃心,三瓣对向而成的嫩绿小草,成簇而长,偶有一株四瓣,便是传说中能带来幸运的四叶草了。

立夏秤人 评量燕瘦与环肥

立夏秤人轻重数,秤悬梁上笑喧闺。

立夏之日,我国南方还有“秤人”的习俗,它起源于三国时代。

起源说法有很多,一说是蜀汉阿斗小时层被交托给继母孙夫人照料,因孙夫人担心自己身为继母被人言语,因此决定每年立夏秤量阿斗一次,增长的体重表示未曾亏待于阿斗。

又有说是蜀汉投降后,阿斗被安置在魏国都城洛阳居住,司马昭唯恐原属汉地的臣民不服,就当着一群蜀汉降臣之面给阿斗称了体重,夸口要让阿斗生活优裕,增加体重。并在之后每年立夏日都要称一次,以供世人监督。但可想见,像阿斗那样“乐不思蜀”的人,心宽体胖,年年称量,恐怕自然不会减重。

无论如何,立夏秤人的习俗却流传了开来。至清代,蔡云《吴觎》中说:“风开绣阁扬罗衣,认是秋千戏却非。为挂量才上官秤,评量燕瘦与环肥。”

大约,古人也是懂“五月不减肥六月徒伤悲”的痛楚吧。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