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聚焦非遗传承背后的推手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聚焦非遗传承背后的推手
2018-05-16 13:57 北京商报网   

 

 

经过政府对西藏传统矿物颜料开采地的有效保护,藏传矿物颜料不再需要和其他行业争矿,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矿物稀缺的问题。此外,经过20多年的抢救性保护,藏传矿物颜料无论是从传统工艺的恢复传承上还是市场化方面都同样取得了重大突破,在这一过程中不仅得到了政府的扶持,同时还有来自社会各界的力量。像藏传矿物颜料一样,越来越多的非遗项目不仅摆脱了“单枪匹马,无人关注”的局面,有些还走上了创新的产业化发展之路,谁又是它们成功背后的推手呢?

政府帮扶规范行业发展

在非遗发展的过程中不乏一些濒危的非遗项目,对于这些处境艰难的非遗项目来说,政府的支持至关重要。西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非物质文化遗产藏传矿植物颜料制作技艺国家代表性传承人阿旺晋美向北京商报记者讲述了对西藏矿物颜料进行抢救性保护的故事,20多年前,藏传矿物颜料的传承曾经有一段长达五六十年的断层,要延续矿物颜料的传承需要做很多的工作,随着政府对矿物颜料传承保护的重视,自己所在的西藏大学在1996-1999年期间对藏传矿物颜料进行了抢救性的保护。

阿旺晋美表示,除了对矿源的保护外,制作工艺的抢救更为棘手,西藏矿物颜料的制作工序根据矿物的不同,繁复程度也会有所不同,在矿材开采之后,首先要进行杂质的去除,再分离颜色,通常情况下藏青和藏绿是很难区分的,接下来是手工研磨,需要制作者用经验对颜料进行分类,最难的就是研磨的力道,不同的力度会对颜料的深浅有所影响,这也是颜料制作工艺中的关键一步。经过20多年的努力,阿旺晋美坦言,目前传统工艺都得到了基本的恢复。

多年来政府除了对濒危非遗项目进行抢救性保护外,还出台了《非遗法》在内的一系列政策和法规,并逐步完善对非遗传承人相关财政方面的补助。

对非遗而言,除了保护,还应当规范,去年3月,江苏省苏州市财政局、苏州市文广新局印发了《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修订稿)》,该《办法》规定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建立“定编”与“换血”制度,苏州市非遗办每两年组织专家进行一次资质考评,不合格者将被取消代表性传承人的资格。这一举措在极大程度上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松散”、“不作为”的现象进行了约束。

北京市东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杨建业表示,一直以来,政府通过财政补贴给予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资金上的支持,这项补贴也在不断完善和细化,近年来,虽然对非遗技艺已经展开了抢救式的保护,但对于非遗传承人管理制度始终比较欠缺,作为一种职业,只有科学规范化的管理才能完善非遗的发展。

传承人探索品牌之路

尽管政府给予了非遗多方面的支持,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许多非遗传承人的技艺已经远远落后于市场化的发展,这类非遗传承人往往固守老旧思维,迟迟未进行符合时代发展趋势的创新化、市场化、品牌化经营,创作的作品无论是主题、技法还是工艺都无法代表非遗技艺的发展水平和发展方向。在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副会长、烫蜡非遗传承人于鸿雁看来,在非遗发展的过程中,一些非遗项目往往会出现与市场脱节的现象,甚至有些非遗还停留在旅游区纪念品的水平,这就对传承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非遗传承人个人的素质也直接决定了非遗项目的生存状况。

所以非遗的传承保护和发展还需要非遗传承人探索出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新路。不断研发新技术以及与文创市场的结合成为了不少非遗从业者拓展业务的新形式。朱炳仁铜就在传承古法铜艺制作的基础上进行了庚彩、熔铜等技术的研发,还将铜艺与文创衍生品相结合,提出“让铜回归到人们的生活中去”的理念。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朱府铜艺”第五代传承人、朱炳仁铜创始人朱军岷表示,“希望通过制作一些年轻时尚、较为小型的产品,为年轻人提供了解铜文化的契机,虽然我们的工作重心仍是传统铜艺产品的开发,但已经有了一个专门负责文创衍生品开发的团队,根据网络流行语和时尚元素自主设计制作产品”。

古玩市场为非遗营造暖冬

在政府帮扶和传承人自身创新之余,非遗的传承更离不开市场的带动作用。非遗嘉年华、非遗博览会、潘家园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艺品交易博览会,各种形式的非遗展览近年来频频现身于公众视野。这些展览逐渐成为向民众宣传非遗的绝好平台,让更多人了解了这些濒临失传的手工技艺,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非遗走向了市场化。

现在知名的古玩艺术品市场开始精研市场转型升级之路,尤其是以文创作为切口,开始重点挖掘、引入具有创意的文创产品、富有文化内涵的非遗技艺产品、大师作品,借此来提升市场的文化韵味,开启了结合文创产业的高精尖转型之路。

一些古玩市场也希望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带动非遗市场化,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副总经理王丽梅表示,“潘家园一直在非遗方面给予商户诸多优惠政策,一方面,对市场内的非遗商户我们都会在摊位费上有优惠,这个价格要比常规的珠宝玉石类便宜很多。另一方面,潘家园十几年来通过坚持举办非遗博览会的形式,给非遗商户们提供了一个展示的平台;其次,潘家园还通过参加国内各大展会的形式,带领非遗商户们‘走出去’,更多地参与非遗项目的交流与互动”。

社会各界共推非遗传承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从来都不只是某一方面的行为,而是需要全社会的引导和关注。曾经一度濒临失传的藏传矿物颜料制作就在政府扶持以及阿旺晋美和他的团队抢救性保护后“起死回生”,经过20多年的传承和保护,阿旺晋美和他的团队不仅恢复了传统技艺,更创立了藏传矿物颜料的品牌。而近年来,非遗更是通过走进课堂的方式进入中小学教育。

但从非遗市场的整体情况来看,非遗传承人的年龄结构出现了明显老龄化的现象,甚至不少非遗项目陷入了青黄不接的困境。苏州缂丝大师吴文康就表达了这样的隐忧,他表示,缂丝的工艺十分复杂,由于制作过程中经线和纬线不断晃动,是非常伤眼睛和颈椎的,很多年轻人在学习了不久后就不再继续学习了。

对于非遗传承人青黄不接的困局,于鸿雁表示,非遗的核心是匠人精神,这也注定了它不是一种能够在短期内获得较高回报的技艺,在培养徒弟的过程中,传承人需要担负学习者工资、社会保险等一系列资金的缴纳,对利润微薄的传承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当非遗传承面临困境之时,明星效应也成为带领非遗技艺走向市场繁荣的一种捷径。此前,演员张嘉译就曾投资了雕漆大师满建民的工作室,张嘉译曾表示,希望通过宣传雕漆非遗技艺,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门手艺目前的境遇,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也希望有更多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能够继续传承下去。

目前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1372项,省级13087项;更有数十万计的市级、县级非遗项目,并且已有39个项目跻身世界级“非遗”,总数位居世界第一。相对于丰厚的非遗资源,还有大量存在于民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工业文明、外来文化、商业浪潮轮番的冲击和侵蚀,非遗的传承和保护工作还需要得到更多方面的关注、保护和推动。

北京商报记者 马嘉会 宗泳杉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