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重庆夏日里的割漆人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重庆夏日里的割漆人
2018-07-11 17:30 中国天气网   

 

 

孙明旺,今年已经72岁高龄,从事割漆已有30多年,也是重庆酉阳钟多街道钟坨村为数不多的割漆人。获得生漆是一件极其辛苦的过程,古人有云“百里千刀一斤漆”。盛夏时节水分挥发快,阳光充沛,所以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每年七月,就是重庆酉阳孙明旺老人最忙碌的时候。

 

 

孙明旺,今年已经72岁高龄,从事割漆已有30多年,也是重庆酉阳钟多街道钟坨村为数不多的割漆人。获得生漆是一件极其辛苦的过程,古人有云“百里千刀一斤漆”。盛夏时节水分挥发快,阳光充沛,所以割出的漆质量最好。每年七月,就是重庆酉阳孙明旺老人最忙碌的时候。图为孙明旺割漆的工具,分别为竹筒、竹篓,贝壳(漆瓢)、刮片、大刀。

 

 

割漆前,还得做好充分地准备工作。先要进山找到能采割到生漆的漆树,再把通往采割地点的林间小路粗略打点出来,以便上下山行走。还需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放水之后,再等上5天才能开始正式割漆。图为7月10日,孙明旺老人肩挎竹篓正准备上山割漆。

 

 

正式割漆的时候,必须先从漆树上面开割树底下面收场,每割一刀口就插上一个专用的贝壳(漆瓢),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图为7月10日,孙明旺顶着烈日爬树割漆。

 

 

孙明旺说,生漆这东西,许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漆疙瘩’,再加上容易弄脏衣服,村里基本上没有年轻人愿意干这行。图为7月10日,孙明旺正在用大刀在漆树上部划口子,他的双手依稀可见接触生漆留下的瘢痕。

 

 

上了年纪行动显然有些不便,爬树对于这位老人来说已经有些吃力了。但但割漆必须先从漆树上面开割树底下面收场,老人挎着竹篓,艰难地爬上树,用刀有力地割口子。7月10日的酉阳烈日炎炎,天气却丝毫没有影响老人割漆的耐性。

 

 

孙明旺每割一刀口就插上一个专用的贝壳(漆瓢),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刚流出的漆液呈灰乳色,与空气接触后氧化变成栗壳色,干后呈褐色。“白赛雪,红似血,黑如铁”,就是说天然漆从液体状态到氧化干固后,色泽由浅到深,最后形成坚固的漆膜的过程。这就是古时候用做家具上的大漆,在古时有这样的说法:“凡漆不言色者皆黑。”

 

 

孙明旺每割一刀口就插上一个专用的贝壳(漆瓢),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刚流出的漆液呈灰乳色,与空气接触后氧化变成栗壳色,干后呈褐色。“白赛雪,红似血,黑如铁”,就是说天然漆从液体状态到氧化干固后,色泽由浅到深,最后形成坚固的漆膜的过程。这就是古时候用做家具上的大漆,在古时有这样的说法:“凡漆不言色者皆黑。”

 

 

7月10日,孙明旺老人在大山深处的漆树上插满了贝壳(漆瓢)。

 

 

插完贝壳(漆瓢),再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图为7月10日,孙明旺老人展示一会儿收漆用的刮漆板。

 

 

在炎热的大山里等待了3个小时候,孙明旺又背上竹篓,带上竹筒,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刮漆板,将生漆刮从漆瓢刮到竹筒里。

 

 

孙明旺老人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他说,每年在夏季,他都要到村上去承包几亩漆树割。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那个时候漆树多,有时最多一天能割到3斤左右的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虽然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一天下来老人割了不到1斤生漆。图为7月10日,老人展示一天的劳动成果。

 

 

辛苦劳作了一天,孙明旺双手已被生漆染成了深紫色。他说,这些生漆除了卖给生漆收购商以外,还会留一点来自制家具。

 

 

踩着夕阳,孙明旺挎着竹篓回家了。每次割漆回家,家里的狗都会到村口来迎接他。

 

 

7月10日,孙明旺和自家的狗一起坐下,他诉说着自己一天的割漆经历。第二天,他又得赶走日出之前上山割漆。72岁的老人独自坚守着这门传功技艺,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丝孤独和疲惫。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