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负重前行 华彬天星北京通航业务暂停整顿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负重前行 华彬天星北京通航业务暂停整顿
2018-08-09 21:07 北京商报网   

 

作为华彬集团布局通航领域的重要一步棋,北京华彬天星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彬天星”)一直处于行业领跑地位,但近期该公司发生的一起直升机坠落事故,导致北京飞行业务被暂时叫停。8月9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经民航局研究决定,在事故调查期间,暂停华彬天星在北京地区所有飞行活动;同时结合安全大检查,进行全公司安全整顿工作。不仅如此,除了安全事故外,这家公司的经营也并非一帆风顺,去年在经营收入大增的同时,仍旧亏损6881万元,再加上近几年来通航企业数量快速上升,行业竞争持续加剧,内忧外患下,华彬天星发展“钱景”难言坦途。

安全事故

对于“安全无小事”的航空业来说,任何事故都会成为行业的焦点。根据公开信息,7月30日11时许,在朝阳区崔各庄奶东村一停车场区域内,华彬天星旗下一架民用直升机因故障实施迫降,机上4人受伤。公安、消防等部门迅速赶到现场开展救援工作,受伤人员送医治疗后无生命危险,事故原因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随后,华彬天星披露,公司已收到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民航明传电报《关于暂停华彬天星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北京地区运行的紧急通知》,要求在事故调查期间,暂停北京地区飞行活动,“由于公司业务比较广泛,且飞行活动分布地区繁多,北京暂停飞行并未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华彬天星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再对事故进行回应。不过,记者梳理发现,在该公司主推的10多条低空旅游航线中,北京线路占据近半壁江山。

更值得注意的是,华彬天星不止一次发生安全事故。几年前,该公司的一架小型训练用直升机,在飞至密云水库西南侧附近水域时坠落沉没,事故造成飞机上两名飞行员死亡。当时目击者称,事发时直升机突然失控下坠,砸断水库上方三根高压线杆。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指出,随着通航快速发展,安全问题应格外受到重视。从整个行业来看,不安全事故发生数量呈逐渐升高态势。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国内发生38起通用航空不安全事件,造成9人死亡。其中,3、4、7、8月为事故高发月,各发生了6起通航不安全事件。而2015年国内约发生12起通航事故, 2016年发生23起通航事故。“如果安全事故数量继续攀升,对于通用航空发展将产生冲击,同时由于涉及飞机损毁、人员赔偿等,对运营公司也会造成巨大负担。”

负重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华彬天星以密云机场为基地,提供飞行培训、代客购机、航空器托管、商务包机、空中旅游、航空拍摄、短途客运、私人机库等通航服务。该公司自称,成立以来创造中国通航 46 个行业第一,也是国内拥有运行资质最多的民营通航企业之一。然而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安全事故之外,华彬天星的业绩同样令人忧心。

根据该公司年报显示, 2017 年度实现净利润-6881万元,较上期增加亏损约1887万元。对此,北京商务航空协会副秘书长诸葛溱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通航企业大多负重发展,盈利前景不明朗,华彬天星虽然起步早,业务覆盖面广,但也背负巨大成本压力。

对于亏损原因,华彬集团也承认,主要是主营业务成本、管理费用及财务费用增加导致的,其中由于飞机的增加及飞行任务的增多导致人工成本和飞机折旧、场务保障费上升,主营业务成本较上年度增加约2135万元;由于人工费用、固定资产折旧增加及代扣代缴税费增加,管理费用较上期增加 457.68万元;再加上融资租入飞机数量增加等原因,致使财务费用提高420万元。

“运营成本高是很多通航企业面临的问题,”诸葛溱透露,“首先购机花费就很大,以较便宜的罗宾逊R44型号来看,价格约为450多万元,如果使用贝尔407型号,购机金额可能超千万。”另外,通航人才“贵”已是众所周知,比如飞行员等专业技术人员从成长到成熟,需要培养数年甚至更长时间,且企业要付出高昂的费用成本。再加上机场使用费用、维修费等,确实负担不小。与此同时,北京天气对通航的运行影响较大,夏天雷雨、冬天雾雪,让通航飞机起飞受到较大先限制。

“钱途”难测

从外部环境来看,华彬天星也面临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近几年来,随着国家政策支持及市场需求的增大,我国通用航空企业数量呈较快的增长趋势。据中国民航局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底,获得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的通用航空企业 320 家,同比增长 13.88%。2017 年和 2018 年,国家的支持力度继续加大,通用航空行业规模正迅速扩大,但整个行业竞争也在不断加剧,导致市场服务同质化、服务价格下降,企业生存更加艰难。

更重要的是,目前不少通航企业和通航产品没有形成可持续的盈利模式。业内专家柳青曾分析,以低空旅游为例,现在虽然多地政府力推这一产品,很多企业也扎堆开展此业务,但根据市场调查,一架直升机的年飞行时间大约在300小时,再考虑到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等,即空中游览的单人票价必须高于680元,否则就会亏本。现在市场上10分钟左右的空中游览票价基本在千元左右,从时间和性价比看超出了普通大众的消费预期,因此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市场总体表现冷清。

华彬天星旗下的低空旅游业务也面临客群挑战。今年初,该公司因开通“鸟巢”空中观光航线而引发热议。但资深业内人士智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航线采用的机型是贝尔407GX,属于中型直升机,运营成本相对较高,但定价如果过高,消费者则难以承受,如何平衡是一大难题。也有业内人士坦言,空中游览本身就是一个可消费、可不消费的项目,非刚性的市场加上产品也相对单一,无论怎么设计航线,都是空中看自然或人文景观,没有更多附加值,当然不会带来重复消费,也不会带来更多的口碑。如果非刚性的市场本身不能为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那这个市场注定是走不远的。

在分析华彬天星业绩增长点时,诸葛溱指出,医疗救援因有政府或保险买单,是比较有“钱途”的通航业务。华彬天星也提出,将继续深化与 120 急救中心、999 急救中心合作,实现以点带面,构建航空医疗救援体系,同时结合 2022 年北京冬奥会时间临近,在未来5年内继续深化崇礼冬奥会航空医疗救援航线建设等。不过如何将民间通航力量盘活,纳入国家救援体系还有待摸索,华彬天星短期内实现扭亏难度不小。

北京商报记者肖玮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