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掌舵18年,俞敏亮为锦江留下了什么?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掌舵18年,俞敏亮为锦江留下了什么?

2021-04-12 10:12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3月29日上午,俞敏亮仍在与下属开会布置工作,忙碌得丝毫不像一个即将退休的63岁老人。

当天下午,锦江国际集团(以下简称“锦江”)召开干部大会,宣布中共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委员会书记、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敏亮到龄退休;任命赵奇同志为中共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委员会书记,同意批准赵奇担任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并免去其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中共上海市委政法委员会副书记职务。

在锦江工作了几年的彭宏(化名)也参加了这次集团干部大会,从会议中出来后他心中感慨万千。

彭宏表示,原本按照国家法定退休制度,60岁就是退休年龄了,但经过上级组织研究和决定,也考虑锦江战略,特批俞敏亮延迟3年3个月退休。“俞董把3年当做3个月工作,稳扎稳打推进改革战略,加快推进锦江走向市场化和全球化,现在的锦江已经成为上海国有改革派和实战派的企业代表。”

“在3月29日退休大会之前,俞董还主持召开专题会议。俞董参加工作45年,带领锦江走过了18年的兢兢业业。在参加大会后我认识到,什么叫做挥一挥衣袖,两袖清风,不带走一片云彩。”

尤其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俞敏亮领导锦江迅速成立抗疫领导小组,筹集物资支援武汉,出台保障政策、各项疫情防控操作流程,提供酒店给医疗工作者住宿和休息,支持国家复工复产计划,推出安心隔离房、复工无忧住,助力企业远程办公。并出台加盟商贷款低利息、减免管理费帮助加盟商共度难关,确保员工岗位、利益和安全。

掌舵18年,俞敏亮为锦江留下了什么?

时间回到2003年,华亭集团、新亚集团、锦江集团合并为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俞敏亮的任务就是掌舵这艘重组后的大船。

在锦江已经工作了20年的柳阳(化名)依然记得,2003年俞敏亮刚到来时,一反锦江安逸、稳定、自视甚高的老国企风格,开始快速推进扩张。18年间,经历了一系列的投资并购,锦江的酒店规模从105家发展到突破10000家,客房达108万间,遍布全球120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全球第二大酒店集团。

而俞敏亮为锦江留下的财产还不止这些。

未雨绸缪

2003年,俞敏亮正值盛年,从新亚集团总经理变为锦江的一把手。

据柳阳的观察,锦江以往的领导多有政府背景。加上锦江要负责一些重大的国家级接待任务,又有一些高端品牌,集团本身就有一种优越感。

“但因为品牌力和市场地位在下降,华东以外的用户对锦江这个品牌认知度不高,年轻人也很少听说锦江了。虽自认为是贵族,但已经逐步没落。”

相比之下,在俞敏亮管理下的锦江更加市场化。柳阳举了个例子,在俞敏亮掌舵前,锦江注重品质和服务,常常是成熟了一家再开业一家,虽然创立于1996年的锦江之星是中国第一批经济型酒店,但多年下来规模发展缓慢。与此同时,后来者如家和汉庭跑马圈地,酒店数量也迎头追上了锦江之星。

于是,俞敏亮上任后开始为团队定下了每年的扩张目标,并为此让个人持股,或给团队激励机制。例如,锦江之星从2004年开始引进管理层团队持股,2004年5月,第一批9名个人持股者共持有锦江之星6%的股份。让业绩和收入挂钩的激励政策也是国有体制下的一个突破。

人才培养也是俞敏亮为锦江后续的国际化发展打基础的一个前瞻之举。

柳阳透露,2005年,锦江与美国的德尔集团共同成立了上海锦江德尔互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江德尔”)。在此之后,通过德尔集团在海外的人脉,俞敏亮将超过100人的团队送到美国进行了3-6个月的挂职培训,许多是酒店总经理,包括现任锦江集团副总裁张晓强和许铭等人,其中一部分人专门学习资本运作,另一部分则专门学习酒店运营。

另外,锦江德尔设立了全球旅游分销平台HUBS1(汇通天下),HUBS1的职责除了要做好锦江的中央预订系统,还希望为锦江以外的单体酒店提供B2B的分销解决方案,这在当时是具有前瞻性的举措。

不过,据柳阳的回忆,在经过了几年的运作后锦江逐渐发现,这是一项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的事业,很难同时做好两个目标。“因为锦江作为HUBS1的股东,中立性的问题较难解决,单体酒店业主也对此有顾虑。所以最后锦江干脆把这个公司买下来,只做锦江自己的中央预订系统,直到现在,锦江在用的系统仍是这一套。”

战略并购奠定增长的根基

2011年11月,卢浮酒店集团和锦江国际集团建立业务合作关系,双方各自选取15家经济型酒店互相挂牌。3年后,锦江国际集团和美国喜达屋资本集团签署协议,收购其旗下卢浮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卢浮酒店集团100%股权。

叶心(化名)对于这次收购印象颇深。“锦江在此之前也在合作伙伴的帮助下收购过州际集团(Interstate Hotels & Resorts),而收购卢浮是锦江第一次独立收购一个海外集团。”

叶心还记得,锦江和卢浮的交易只谈了两三天,海外团队熬了两个通宵就把协议签下来了。但在此之前,俞敏亮已经与卢浮进行了多年的互动和交流,对这个收购准备已久。“这一点恰好证明俞总既能耐得住寂寞,也能在合适的时候迅速出手。”

接下来,锦江的收购越发密集,2015-2016年,锦江收购了铂涛酒店集团及维也纳酒店等,实现了从经济型到中高端的全线品牌覆盖。2018年11月,锦江完成了对丽笙酒店集团100%的股权收购。

“海外资本的收购流程复杂,卢浮的收购甚至还涉及到法国工会的程序,所以在收购卢浮之后,锦江的团队得到了锻炼,国内并购就更加得心应手了。而且,当时锦江的中端酒店规模不大,收购铂涛和维也纳是优势互补的结果。”叶心说。

锦江集团几年间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收购,难免引起集团上下不同的声音。

柳阳说:“顾虑肯定是有的,比如收购的价格是否合适,收购进来后是否能整合好,能否做到1+1〉2。但作为掌舵人,既要听取意见,也要最终拍板。决定好的事情,必须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整合的道路面临着诸多挑战,人才的整合就是一大难题。锦江、铂涛和维也纳三个集团之间风格各异,想要强行统一风格或许会适得其反。于是,俞敏亮对内定下了“基因不变,后台整合,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16字方针。

直到2020年5月,锦江设立中国区,才将锦江都城公司、维也纳集团、铂涛集团进行后台重组,在上海和深圳成立三个总部,并将旗下酒店品牌,主要是中端酒店品牌进行重新管理划分。这时距离收购已经过去了四五年。

柳阳表示,从收入结构来说,在锦江整合后基本上只做加法,不同的收入体系保留下来。“他一直和我们说,收购酒店集团就是收购别人的团队和管理体系,不要强行在收购后就立马和锦江的体系合并,所以维也纳和铂涛才能独立运营这么长的时间。”而保持独立运营,也是维也纳和铂涛在被收购后依然能够保持高速发展的主因。

另外,彭宏表示,去年全球疫情暴发,国际关系错综复杂。锦江全球化发展也受到了严重影响,尤其在美国地区的丽笙品牌受到美国打压和阻挠,俞敏亮亲自带头与美方多次深入谈判,最终达成共识,如约推进美国地区战略进程。同时,锦江也与希尔顿集团就希尔顿欢朋品牌续约事项达成协议,将合作期限延长至2034年。

创新与整合继续推进

在去年9月底接受环球旅讯采访时,锦江国际集团副总裁、锦江酒店(中国区)董事长张晓强曾表示,锦江未来增长的创新引擎就在位于上海龙漕路的锦江品牌创新产业园,并称到2021年,这里或许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品牌创新、体验、制造的研发基地。

锦江品牌创新产业园汇聚了锦江全球创新中心(以下简称GIC)、WeHotel、采购平台和财务平台,早在2019年锦江宣布成立“一中心三平台”的集团策略和后台支持体系。而这也是俞敏亮近两年中非常重视的一项工作。

据了解,俞敏亮对于GIC提出了每年产出10个产品、10个品牌的目标,还要不断降低成本,寻找更优质的材料。

“很少见到俞总对于一个项目如此投入。有时候他会研究饮料怎么做,有哪些建筑材料,甚至自己会到建材超市去选购,然后要求设计师去研究和落地。所以一有样板间出来,团队会第一时间请他看落地效果。作为一个董事长,他既看大局,也看细节。”叶心说。

今年初,锦江还启动了一个名为“锦江在线”的项目。4月2日,A股证券代码为600650的“锦江投资”正式更名为“锦江在线”。

锦江在线的项目从2021年初启动,到了3月份已经完成了框架的搭建,此项目要将酒店和旅游、出行、美食、游上海等板块整合,目前小程序也已经推出。

目前看来,锦江虽然酒店板块已经走向国际化,但其他板块包括旅游、客运、物流、食品等板块仍在追赶这个互联网时代,怎样让老团队、老业务焕发出新的生机,而不是简单地放弃他们,这还需要战略上的重新谋划。

还有哪些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

锦江逐步成长为全球第二大酒店集团,俞敏亮对此功不可没,但若回溯过去,似乎也还有一些事情,仍有改进的余地。

例如,有业内人士表示,锦江之星从最老牌的经济型酒店发展到现在,产品已经逐渐陈旧,无法很好地延续锦江之星的辉煌是一个较大的遗憾。而且,锦江早期也运营了一批高星级酒店,在各种外资、本土高星品牌涌现的情况下缺乏产品的创新和突破,发展速度也不理想,逐渐泯然众人。

柳阳还提出,锦江在拥抱互联网、实现模式转型方面依然不够彻底。有一些模式的转变需要否定和颠覆自己原先所做的东西,在国资体系下实现彻底的颠覆难度很大。

“打个比方,原先锦江做线下用车,在网约车风口出来的之后,如果锦江转型做网约车,可能就看到机会了,但是锦江没有这么做。在投资方面,锦江基本还是投资实体企业和传统企业较多,我们并非没有机会投资携程或者Airbnb,但是最终却没有投。”

另外,整个锦江集团涵盖多个板块,本身市场化和国有体制之间的平衡就个问题,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平衡核心的酒店板块和非酒店板块,就更考验领导人的精力和能力了。

“在前几年的改革中,酒店板块已经实现全球化了,但旅游、租车等板块全球化布局依然欠缺,所以也错失了一些和移动互联网结合、转变的机会。但人的精力有限,很难要求鱼与熊掌兼得。”柳阳说。

彭宏则认为,俞敏亮已经推进了锦江酒店中国区成立,从业务规范、管理优化和效率上有显著提升。同时聚焦人才的全球战略规划,鼓励人才跨国家、跨公司、跨品牌流动。锦江的进步只是时间问题。

【以上内容转自“环球旅讯”,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