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宁波作为官方海丝之路启碇港地位再添重磅史证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宁波作为官方海丝之路启碇港地位再添重磅史证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1-06-02 18:51

近日,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研究人员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发现了日本学者近藤瓶城整理、遣明使策彦周良所著的《下行贾银帐并驿程录》。它不但是浙江宁波(镇海)作为我国官方海丝之路启碇港的证明,也是宁波作为唯一一个运河文化与海洋文化交汇大都市的证明。

宁波作为官方海丝之路启碇港地位再添重磅史证

《驿程录》成于宁波嘉宾堂

《下行贾银帐并驿程录》分为《于定海并奥山下行价银帐》《驿程录》两个部分。前者是周良在第二次入明时,对定海(今镇海)洋面上使团用于购买日用品的支出做了记账,时间从嘉靖二十六年(1547)六月二十一日直到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后者是周良第一次入明时记载的大运河里程录(第二次入明时又作补充)。

宁波作为官方海丝之路启碇港地位再添重磅史证

《驿程录》记录的大运河驿站里程

明代的大运河不但是为漕粮及商品的输送线,而且成为南北之间公私往返、以及外国使节的最重要的交通干线。明朝沿着运河也建立了一套完整的驿站体系。在周良之前,曾有一个明朝人对大运河之行有过记载,他就是嘉靖年官至宰相的严嵩。正德十一年(1516年),时任翰林编修的严嵩,从家乡江西分宜出发,经杭州北上。他的记录重点在于官场迎来送往,对本国的驿站及其景观毫无兴趣。与严嵩相比,策彦的行程更长,记载也更详实。周良的另一本遣明使实录《初渡集》记载,遣明使先要到镇海城南门外的定海关登岸,受浙江市舶司、定海卫、宁波卫、宁波府等衙门官员同时接见后,才能前往宁波府城。

《驿程录》是明代最为完整的大运河驿站里程录,完整地记载了大运河起点宁波(镇海)、终点北京之间的驿站及里程情况。它从“浙江宁波府鄞县城里”的安远驿、四明驿记起。前者位于宁波城内浙江市舶司中;后者位于宁波城内柳汀街陆殿桥堍,现为佛教居士林。“四明驿”条记载:“本府西门外有西坝。自北门至西坝,舟行四十里。此次有慈溪县。自西坝至车厩四十里。”西坝即今海曙区高桥镇大西坝,旧时是官船进出的必经之处。车厩驿在明代属慈溪县,位于今余姚市河姆渡镇南端。

《驿程录》还可与《初渡集》相印证,了解各驿站的馆舍情况。如《初渡集》提到四明驿“中为厅事,凡三间,后为官廨,凡三间,左右为耳房,前为外门”;车厩驿“中为厅事,后为堂,左右为使客房,东为官廨,西为囚舍,外为门。”

《驿程录》的终点是北京故宫皇城的南门大明门,“面于南方,乃天子警跸之门也。”作者在终点后对里程作了概括,“自宁波至北京路程四千五百七十五里”。

宁波作为官方海丝之路启碇港地位再添重磅史证

《驿程录》记录的宁波驿站

《驿程录》全文的收笔之处也与宁波有关,“大明嘉靖十九庚子季小春(指农历十月,因天气温暖如春而得名)初五于宁波嘉宾堂”。嘉宾堂是遣明使北上朝贡前夕以及等待季风回国前夕,在宁波的居住地。嘉宾堂又名嘉宾馆,位于今海曙区君子街,乃境清兴法寺旧址所在地。境清寺曾是日本遣明使的招待之所。嘉靖二年,因发生日本真伪贡使团火并事件,致寺毁。六年,知府高第在原址建嘉宾馆。稍早的《笑云入唐(明)记》显示,安远驿中的嘉宾馆仅作住宿之用。明朝官员款待日使、赠送日使物品,以及接受日使拜谒等活动,通常是在市舶司中的勤政堂和安远驿中的观光堂进行。新嘉宾馆建成后,成为接见和拜谒的场所,也就是说行使了以前勤政堂和观光堂的功能。

宁波作为官方海丝之路启碇港地位再添重磅史证

嘉靖《宁波府志》郡(府)治图

《驿程录》记载还能与地方志相印证。嘉靖《宁波府志》“公署”条对嘉宾馆有详细记载,“嘉宾馆在府治东南江心里。中为厅,凡三间,周围井屋凡三十六间,厅后为川堂,凡三间,又为后堂凡五间,堂之左为庖舍,右为土神祠,为大门,门之外东西为关坊(东曰观国之光,西曰怀远以德)。通衢之东复建二驿馆,以便供应,今并圮。故为境清寺,嘉靖六年守(即知府)高第改为馆。凡遇倭夷入贡,处正副使臣于中,处夷众于四旁舍。”嘉宾馆的东侧,就设有用于贸易的附属用仓库——东库。

(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供图)

 

广告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