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京剧《燕翼堂》:牺牲家族“小我”,成全民族“大我”_TOM旅游
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京剧《燕翼堂》:牺牲家族“小我”,成全民族“大我”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1-06-21 14:54

6月17日傍晚,山东济南晚霞漫天。去看京剧《燕翼堂》的路上,济南戏迷邓子昂发了条微信朋友圈:“去看京剧,听说不错,很期待。”配图是晚霞的几张照片。两个多小时后,从剧场出来的邓子昂接受记者采访,两次哽咽。他评价这部作品“是写真情的精品佳作,是该多演出、多巡演的革命题材佳作”。

6月16日至17日,作为第十二届山东文化艺术节的开幕大戏和为第十二届山东文化艺术节新创作优秀剧目评比展演的参演剧目,《燕翼堂》亮相济南梨园大戏院,受到现场观众和线上观众的高度评价。该剧由山东省京剧院联合临沂市文化和旅游局联合创作,是山东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推出的一部重要舞台艺术作品。

一个感天动地的沂蒙故事

京剧《燕翼堂》:牺牲家族“小我”,成全民族“大我”

京剧《燕翼堂》剧照

《燕翼堂》讲的是发生在沂蒙山区的故事,但与观众的常规认知不同,故事发生在一个封建地主家庭中,故事的主角也不是八路军,而是开始抱有中立求全、最后被民族大义感召支持中国共产党的燕翼堂主事人刘合浦。

刘合浦是整部作品的绝对主角,全剧从开始到结束,可简单理解为在讲述一件事,即刘合浦如何从一个讲究“明哲保身”的封建地主,在中国共产党的感召和影响下,转变成为坚定支持革命的新乡绅。

这种转变的过程是充满痛苦、悲愤、苦闷与迷茫的。开幕第一场戏,燕翼堂全家张灯结彩,等待家庭成员刘晓浦、刘一梦的回归。二人中,前者是刘合浦的二弟,后者是刘合浦的大儿子。两人是叔侄关系,且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共产党员。《燕翼堂》一剧的改编基本遵循了史实,刘晓浦、刘一梦在早期中国共产党革命中做出突出贡献,后于1931年在济南被敌人杀害。《燕翼堂》第一场戏,就是从族长刘合浦营救二弟和大儿子失败讲起。

史料记载,“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刘晓浦、刘一梦由青年学子成长为党的坚强战士。刘晓浦在1927年9月至1928年12月先后担任中共上海市法南区委宣传部长、常委兼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在上海开展了反帝锄奸斗争。刘一梦转入革命文艺战线,1927年秋至1928年初在上海从事无产阶级文学运动,参与创办革命文艺团体“太阳社”及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的秘密机构——春野书店。

1929年1月29日,由于叛徒告密,国民党反动派秘密逮捕邓恩铭等17名中共山东省委领导干部及地区党组织负责人,山东省委机关遭到成立后的第一次大破坏。1929年2月,刘一梦任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他不顾个人安危,经常在济南、青岛等地,以饭店跑堂、拉黄包车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转告党团同志紧急避险。

刘晓浦、刘一梦两位革命烈士,系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人,两人均出生于当地有名的地主家庭“燕翼堂”。1931年4月5日,两人与中共山东党组织的领导人邓恩铭等22名共产党员,在济南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时年,刘晓浦28岁,刘一梦26岁。

一次呕心沥血的创作历程

京剧《燕翼堂》:牺牲家族“小我”,成全民族“大我”

京剧《燕翼堂》剧照

家族成员刘晓浦、刘一梦在济南被关押,族长刘合浦卖田卖地,打算去赎人。但两位共产党员拒绝了“登报声明脱离共产党”的释放条件,最终英勇就义。对刘合浦而言,燕翼堂也处在“内忧外患”中。外部有匪兵骚扰,家庭内部也不消停,自己的二儿子刘增易和二弟刘晓浦的女儿刘增韵,决定出门寻找救国之路。后来,刘增韵参加八路军,并因运送药品得知刘合浦就是一直为八路军提供物资的人。这时,全剧的剧情走向基本确定,人物身份基本明晰。

刘合浦所面临的压力并没有减少。日寇进犯,要利用燕翼堂威望,逼迫刘合浦当汉奸。伪军更是搬出了刘增易这个“杀手锏”,此时他的身份是“皇协军大队长”。剧情在之后出现巨大转折,刘合浦从民族大义角度出发,决定毒杀亲儿子刘增易,以免让祖宗蒙羞。后来才知道,刘增易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共产党员。

《燕翼堂》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背后,是全体创作人员夜以继日、呕心沥血的创作历程。

《燕翼堂》剧本根据李书圣、薛岩、王鹏柳琴戏剧本《燕翼堂·浮厝》改编,王宏担任剧本指导,彭莉媛、高志娟负责改编。

《燕翼堂》编剧之一彭莉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信仰是革命者深入骨髓的信念与依托,给了他们强大的内心和勇气,去打碎那个旧世界,开创新纪元。牺牲不是终点,精神一直在,它就像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感动着身边的人,沿着他们的道路一直走下去。《燕翼堂》所传达的就是这种精神,刘晓浦与刘一梦的牺牲,点燃了燕翼堂的革命之火,点燃了刘家人心中的革命信仰。

《燕翼堂》导演周龙从接到本子那一刻,就被这个凤凰涅槃、追求新生的故事深深打动。他认为,这部戏题材与视角独特,讲述了一个大家庭投身革命的真实故事。在民族危亡关头,燕翼堂一家人毅然决然放弃小我,融入到革命的洪流中,这个故事极具传奇色彩。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燕翼堂共有26人参加革命,其中5人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是当之无愧的红色革命大家庭。“为了抗日,家族成员毅然拆除了经营十几代、乾隆御赐堂号、占地两万多平方米的著名庄园,这是家国情怀、民族大义使然。”周龙说,这说明全民族各阶层都有追求光明、都有为民族解放奋斗牺牲共同的理想信念和追求,这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这部戏有一层浓重的悲剧色彩和英雄主义色彩,怎能不让人感到震撼!

一场受益终身的学习之旅

京剧《燕翼堂》:牺牲家族“小我”,成全民族“大我”

京剧《燕翼堂》剧照

山东省京剧院副院长周翔说,传承红色基因,是文艺的崇高使命。《燕翼堂》希望通过用京剧国粹的方式,讲述沂蒙山区一个封建家族的绝唱。全剧的主基调是悲壮的,但悲壮的背后是希望。就像在本世纪初叶,帝国主义侵略瓜分中国,封建军阀连年混战,人民颠沛流离,整个社会的气氛是压抑阴沉的。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人民军队的壮大,给整个民族带来了希望。辽阔的中国大地上,发生了数不尽的革命故事,感动人心,催人泪下。《燕翼堂》另辟蹊径,选取了既有代表性、题材又有待开掘的一个故事。

山东省京剧院副院长刘建杰在《燕翼堂》中扮演男主角刘合浦。他说,人物表中,编剧给他的角色定位是“表面隐忍,骨子里却有草莽英雄的霸气和担当”。实际创作中,他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并不断体味乱世当家人的复杂心态。

刘增易的扮演者孙卫安表示,剧中,刘增易个性鲜明,经历曲折。从最开始投身革命到“叛变”,最终反转露出地下党卧底身份,前前后后的反差极大。他说,刘增易的可塑造性很强,有正面的时候,有反面的时候,还有观众看不出你是好还是坏的时候。人物形象多面,对自己是很大的挑战。

山东省京剧院老旦演员吴雪靖在《燕翼堂》中扮演女一号、刘合浦的母亲刘高氏。该角色既是家族的掌舵人,又是一名母亲,贯穿全剧始终,潜移默化地影响整个家族。吴雪靖认为,作为一位老母亲,刘高氏感情丰富,是一个非常人性化和具有母性的角色,剧中情节非常戳心。面对子孙后代接连走上革命道路的不舍,面对“叛徒”孙子的愤怒和纠结,面对儿子决心与敌人同归于尽生死离别的挣扎……

山东省京剧院党委书记、院长蒋庆鹏表示,没有民族的“大我”,难有家族的“小我”。当下,全国上下正在进行党史学习教育,一个基本目标是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行,为什么能带领中华民族亿万同胞从被压迫的旧社会走出来,走上人民当家作主、民族复兴的康庄大道。《燕翼堂》在一定意义上,用例证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即旧社会的封建家族等既得利益者,在中国共产党的感召引领下,放弃中立求存的小农思想,毅然决然出人出力,加入到推动民族解放的伟大革命事业中。

(文中图片由叶长来、董洁拍摄)

 

广告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