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老旦就是台上的一片叶子,可这叶子只要在树上,就得鲜亮_TOM旅游
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老旦就是台上的一片叶子,可这叶子只要在树上,就得鲜亮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1-08-15 15:01

京剧老旦“李派”创始人李多奎大师亲传弟子,京剧老旦演员、国家一级演员李鸣岩,于2021年8月11日清晨去世,享年87岁。

李鸣岩嗓音宽而亮,出色地继承和发扬了“李派”老旦在唱腔、唱法上的优长,演唱自然流畅。念白清晰有力,字字入耳,体现出了深厚的功力。在60余年的舞台生涯中,为观众献上无数经典剧目,成功塑造了众多的人物形象,包括现代京剧《华子良》《龙凤呈祥》,昆曲《1699·桃花扇》,豫剧《白蛇传》《大祭桩》等等。她的唱词不像老生那样平、直、刚劲,而像青衣那样婉转迂回,让现场观众回味无穷。

年过八旬每次排练就像正式演出一样对待

年过八旬的李老仍然多次登台,深受戏迷敬佩与爱戴。她还跟尚长荣、孟广禄等京剧名家共同主演了张艺谋导演的京剧《天下归心》,在其中出演郑庄公母亲武姜一角,凭借出色的唱腔征服了台下观众。

老旦就是台上的一片叶子,可这叶子只要在树上,就得鲜亮

李鸣岩在《天下归心》中主演郑庄公母亲武姜一角。高尚/摄

在网络上流传着一段2013年时年80岁的李鸣岩排演《天下归心》的纪录片,李鸣岩在化妆间仍在不断地练习着曲调,时不时向一旁的执行导演陈霖苍请教,“我这段您再给我听听,哪还能改进”。这种执着的敬业精神让陈霖苍竖起了大拇指:“现在八十岁还能有这样的调门,这样的表现,很难得!”编剧邹静之观看完李鸣岩的表演后说道:“她所有的唱段,什么东西都不丢,那些细微的和高亢的都处理得那么好。”言语中充满了对李老的敬意。

在这部剧的排演中有很多走场,需要反复地练习,导演张艺谋说:“我们也很注意到演员年龄大了,是不是有些动作不要做,但是完全不是,她给我的感觉就是每一次的排练,她都准时到现场,一秒钟都不迟到,而且,每次排练就像正式的演出一样地对待。”

在一段排演李鸣岩戏中跪倒在地的场面时,张艺谋说:“我们都跟她说,李老师您就别跪了,地板也硬,要不然给你垫个垫子。她扑通一下就跪下去了。你看那舞台上每一次都真的摔倒,我都很揪心觉得不要起不来了。”执行导演陈霖苍说:“她再起来的时候,起不来了。”其后,视频显示,伴随着鼓槌的节奏,李鸣岩是被人搀扶起来的,而过程中,她下意识地用手撑在了尚长荣的腿上。

学戏多年 严谨记于心间

出生梨园世家的李鸣岩,幼年随父亲李连甲学戏、演戏,6岁就跟着哥哥、姐姐们登台了,一开始学老生,后改学老旦。建国后,李鸣岩毕业分入中国戏曲学校实验京剧团,跟刘秀荣、张春孝等同学一块儿演戏。她曾向不少京剧名家学过戏曲,是中国戏曲学校首届毕业的高才生。1953年专攻老旦后,于1958年拜李多奎先生为师,深得真传。

李鸣岩对师父李多奎的崇拜伴影响了她整个艺术人生。她曾经说:“我在没有拜师之前就是李多奎先生的崇拜者,成为他的弟子后开始逐渐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爱听我师父唱的曲儿。大家都知道国外那位著名的男高音帕瓦罗蒂吧,我师父就是那样一个人物,他在戏曲界是泰斗级的人物,按照西乐的叫法那就是‘高尚的歌唱家’。”

李鸣岩把多年来恩师的教导熟记于心,并将技法用心地传授下去。李鸣岩曾在回忆恩师的文章中提到,李老师曾教诲她,“学戏要有吃苦精神,要有钻劲儿,要做到几勤:勤学、勤练、勤听、勤问,艺无止境,3年能出个状元,但10年不一定能出个好唱戏的。”

而传承“李派”老旦艺术是这位老旦表演艺术家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她的徒弟众多,既有专业演员,如康静、杨伟兰、郭瑶瑶、侯宇、贾怀胤等,又有大量业余演员和票友,只要有人想学,她便不计较个人得失地去教。

实际上不光是对学生,对自己,李鸣岩也从来都没有放松过要求,即便年岁大了对艺术的追求也毫不懈怠。

李鸣岩曾说:“老旦就是台上的一片叶子,可这叶子只要在树上,就得鲜亮。”

学戏多年,李鸣岩仍保持每日慢跑半小时,踢腿一小时的练功习惯,耄耋之年,仍能在一小时之久的大戏之中唱念做表,一丝不苟,严于律己。

徒弟杨伟兰说李鸣岩虽然生活里大大咧咧,但在传授艺术上则非常地严肃认真,对徒弟严格要求,细节之处,不管是一个脚步,还是一个唱腔,都会给学生细抠,直到满意为止。

老旦就是台上的一片叶子,可这叶子只要在树上,就得鲜亮

多地教学 传承在于匠心

李鸣岩除了是一位一流的京剧大家,还是一位优秀的京剧传承者。近年来,她先后在中国戏曲学校、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北京戏校、北京京剧院、战友京剧团、天津戏校、天津京剧团、上海戏校、上海京剧院、南京京剧院、山东京剧院、烟台京剧院、重庆京剧院等教戏指导,桃李遍及神州大地。

李鸣岩在中国戏曲学院进行艺术课堂讲学时,受到了众多艺术爱好者的追捧,在2013年上半年,当时音乐教师李佩珏特意带着问题来听了两个多月的课,得知李鸣岩老师的去世,在朋友圈写下了感言:“老师教唱腔时,非常讲究气息,对学生要求严格,我跟老师专门探讨了发声方法,比较了戏曲与美声的异同,颇有收获。时间太快,一切都没有了,愿老师天堂安好,乐观豁达。”

多年来李老在全国多地的教戏指导,让更多人可以更亲密地接触到“李派”艺术的精华,感悟传承与匠心的魅力。

正如李鸣岩自己说的:“我这一生,以戏为生,也只有以戏,来回报党和人民。才能对得起我的师父老旦宗师李多奎先生,把李派艺术忘我地传承下去,使之遍地开花、生根发芽!”

 

广告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