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_TOM旅游
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新旅界    2021-08-04 18:37

张家界旅游再次熄火。一年没怎么开张的张家界旅游人判断暑假将迎来报复式增长,于是或找亲戚借,或贷款,或卖房砸钱大干一场………然而如今,在传播力更强的“德尔塔”变异病毒的袭击以致旅游业停摆的艰难时世中,他们不但不能把过去一年的亏损赚回来,反而又添新债。长达一年的疫情反复已经消耗了大部分张家界市民的积蓄,转行谋生路?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无行可转!因为旅游业是张家界的支柱型产业。在过去一年的反复煎熬中,有的已然跑路;有的果决破产;有的则背井离乡;也有家底厚者坚决不“自废武功”,继续承担责任给员工发送生活费且想方设法让员工保持一定的工作状态;更有敏锐者发现,疫情常态化唯有退出低价观光团的削价竞争,升级到中高端体验感更佳的团队游市场,才有一线生机熬过漫漫长夜。

煎熬一年,再度绝望

“退订总额达200万元,上半年我们投了上百万元的广告和渠道推广,就等6-9月的暑假行情把投资挣回来,如今希望化为泡影。”7月31日电话那头的张家界途佳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弢有点咳嗽,低沉地回复新旅界(LvJieMedia),“本来一年都没怎么挣钱,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营,我已经卖了两套房,欲在暑假旺季大干一场,没想到在最旺的时候从山顶摔到山谷,彻底熄火………2020年我们很困难,2021年更困难。”

王弢是张家界的旅游前辈,已在张家界从事旅行社近20年,新冠疫情前,其创办的旅行社是张家界市出入境游市场的头部旅行社。2020年初疫情之后,王弢果断决策,针对国内市场研发新的线路和尝试新的推广模式。新的推广模式必然要耗费巨资进行产品和渠道推广。据王弢所知,今年上半年在张家界200多家旅行社至少有50%都和他一样,巨额广告打了水漂。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张家界天门山

实际上不仅有巨额广告费,已经卖出的低价产品并没有在行团中带来预期中的隐形消费。“大部分旅游社上半年亏损的另一个原因,是所定的零售价都在赔本赚吆喝。”王弢表示,“上半年,张家界旅行社队伍一下子冒出数百家,甚至有新入行者。因为大家都以为疫情得到控制,疫苗也打得差不多,老百姓憋慌了急于跨省旅游,市场一定会报复性增长,所以大家摩拳擦掌,或找亲戚借钱,或贷款,或卖房筹钱准备大干一场。远离一线城市的山岳型景区,低价观光团是主流产品,游客所交费用不够本钱,在行团过程中通过隐形消费来来回本挣钱。但伴随着竞争白热化,大家削价竞争,旅行社越‘赌’越凶,疫情突袭,亏损成必然。”

像王弢这样有积蓄、有经验、有人脉,眼下一年还能亏得起几百万,但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旅行社还是顶不住。不少大公司老板通过出售办公楼、房产来回笼资金,甚至实力略差者出售公司数百台电脑。有些人则背井离乡去大西北做旅游,也有非常多的老板因欠三角债跑路(疫情突发,现金流转不过来),经济、民事纠纷大增。除了旅行社,酒店行业也是哀鸿遍野,很多大酒店在艰难维持,不少在破产边缘徘徊。有位外地酒店投资者在张家界近年投资额近10亿元,因为疫情没有收入,资金链行将断裂,“他不是个案,这两年看得太多了。”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魅力湘西剧场

实际上疫情过后,不仅是旅行社、酒店,大多数国有景区已经发不出工资,都从财政上借钱度日。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疫情集中扩散地的“魅力湘西”剧场所在的武陵源景区早已发不出工资,“这也能理解,正常年份张家界年游客量高达7000万人次。过往20年来张家界从未遭遇如此漫长的歇业,虽然曾经遭遇非典、地震,但都很快恢复。”

《张家界市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张家界市仅实现旅游总收入569.0亿元,比上年下降31.5%。接待国内外游客4949.2万人次,下降26.4%。的确,疫后2020年全年,2021年上半年整个张家界旅游恢复不尽如意,我们也可从当地唯一的上市公司张家界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430.SZ)今年上半年业绩预报和2020年年报中看到端倪。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张家界市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近日,张旅集团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2200万元~260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6159.55万元。2020年财报显示,张家界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6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56亿元,同比下降60.21%;全年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1.1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16亿元,同比下降2207.96%。2020年,张家界全年共实现接待购票游客人数为248.10万人,较上年同期618.27万人减少370.17万人,减幅为59.87%。

财报解释,2020年业绩大幅下滑主要原因是受疫情持续影响,1月26日-2月22日公司旗下业务暂停营业,后期全国旅游市场仍未完全开放,旅行社不能跨省组团开展业务,造成游客接待量减少,营业收入和利润大幅下降。

如今新冠疫情反复,跨省游再次被叫停,已经错失6-9月暑假游旺季,能否保住国庆节的张旅集团显然难以完成原先设定的“接待游客574.64万人,营业收入4.55亿元”的目标。

心存希望,创新不止

“新冠疫情反复,乃至常态化,旅游怎么活下来?”

也不是无路可走。

“我们上半年直至疫情发生处于盈利状态,整个2020年也是微盈利。”张家界市宿心度假民宿创始人刘亚群8月1日告诉新旅界,此番疫情八九月订单99%都已退完,营收损失达40万元,其之所以能脱颖而出,实现盈利,“我是2018年从建筑行业跨进旅游业,作为新人,我们一开始就想清楚,要和旅游前辈进行错位竞争,避开热闹的低价观光团,专注中高端旅游产品团,且投资中高端民宿一家,每笔交易都须赚钱,不做赔本的买卖。”刘亚群的高端小团经营策略,在疫情常态下恢复得更快。据透露,在去年暑假旺季,每天“一房难求”,营收与2018、2019年8月持平。另据透露,张家界当地一家上万元/间夜的民宿,去年暑假单月营收达300万元。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我们这种高端小团在张家界是小众,500家中不足20家。”刘亚群所针对的是在中国长期工作的外国人,“他们和中国人一样也有暑假游习惯,我们主打特色是全程无忧,所有事情都给游客考虑到位,所有麻烦都给游客彻底解决,无论是线路、住宿还是消毒方式,甚至我们的工作人员都经过英语培训和核酸检测等。”而宿心度假民宿整个上半年广告费不足1万元,只是在遵守各网络平台的游戏规则下,利用免费广告资源打擦边球,“因为产品新、规模小,所以竞争小,并且客户认可度高,粘性高,重复消费意愿更强。”

王弢也看到体验感更好的中高端产品团市场,“因为做的人少,所以竞争更小,我们的产品也在升级中,把体验感增强,提高酒店、车辆、饭菜档次,把行程合理安排得不那么紧凑,尽量让客人轻松游玩。虽然一开始推荐该类产品时客人和渠道不接受,但经过沟通接受度有所提高。”同时,王弢指出,喊了很多年的传统休闲度假概念在长途旅游中行不通:其一、人群过于小众,只有明星、媒体达人等有钱有闲不跟团,才会选择自由行;其二、多数年轻的中产者因为假期少消费能力不足偏向更高质量的观光游团;其三,有钱有闲在家孤独的老年外出游玩,偏爱热闹,喜欢参加广场舞、老年大学之类观光旅游团,而不是一个人发呆地自由行。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对于张家界未来旅游发展,王弢仍然怀抱信心,“但不能千篇一律地搞恶性削价竞争,每个旅行社、旅游从业者都应该创新研发自己的独特的个性化产品,找适合自己的人群进行差异化经营。”31日电话采访时,王弢表示员工带薪放假一周,进行核酸检测和居家隔离,“如果疫情持续,将全员半休,发放生活费,员工跟你一起奋战那么多年,突然出现困难不可能不管,亏着本也得做,这是一种责任担当,否则他们就得失业,张家界市20万人口中直接从事旅游的就达10万,目前都处于半失业状态,加上间接从事旅游行业者达数十万。”

刘亚群则立即决定员工长时间半休,包吃包住,每人每月发放生活费600元,高于去年的每月300元。刘在悲观中乐观,“国庆节能不能做生意是个问题,但不会‘自废武功’,将如2020年一样通过线上新媒体内容制作、基本技能培训来让员工保持工作状态,少许订单也能维持一定开销。”此外,刘亚群表示,出入境旅行社退保证金和降低税点能有效缓解旅行社现金流。

“我们相信这届新政府,新市长虽才上任5个月,但市委书记则是以前的市长,既懂旅游也懂经济。”刘对旅游业的信心犹存,但亦庆幸自己还涉足建筑业,接下来将花更多精力“搬砖”,投身建筑业。

张家界旅游: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张家界GDP在湖南省排名倒数第一,长期由省里补贴财政。此次疫情在暑假旺季给张家界以毁灭性袭击,数十万人面临失业。疫后目的地品牌恢复并不乐观,除了客观疫情防控环境外,政府财力严重不足也是原因之一。据多位匿名人士透露,在一次旅游高管饭局上,张家界分管旅游的市长喊穷,“除了宣传促销、财政划拨外,手里可支配资金仅千万元”,颇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无奈。另据消息,张家界领导班子看到旅游的脆弱性,已筹划重点发展绿色农产品全产业链、工业园和旅游地产等等。以上两条信息,新旅界未从张家界市政府相关部门获得证实。

张家界市的艰难生存只是中国旅游业的缩影,受新冠疫情反复以致跨省游停摆,中国旅游业将无法继续担纲贡献11%的GDP,解决8000万人口就业的行业角色,非常大比例的从业者们正在先破产,后失业,再转行中!

 

广告
责任编辑: 4146DHX

责任编辑: 4146DHX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