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新旅界    2021-09-26 11:59

被疫情反复“蹂躏”的旅游业进了一笔大单。投资发生在恢复较好,待价而沽的民宿圈里。这一次,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9月22日下午,飞猪旅行宣布战略投资小猪民宿,小猪民宿的供给将全量接入飞猪民宿短租频道。双方之后的计划还包括供应链整合、内容化和品牌营销等。此次投资后,除小猪民宿外,仰携程、去哪儿等流量入口的途家,站在美团肩上的美团民宿,加上自成一派的爱彼迎Airbnb,民宿板块四强争霸的格局逐渐明晰。

靠上阿里这棵大树后,小猪民宿是成为其旅游业务的子版块,还是借此提升自身价位还是一个未知数;小猪民宿的几次调整能收到多大回响,也仍需进一步观望。

接入在线旅游平台

新旅界(LvJieMedia)了解到,除了流量打通,双方之后的合作计划将包括供应链整合、内容化和品牌营销等;一手着重基础供给和服务,一手注重种草和发现。至于此次投资的金额和用途等具体细节,双方均未有明确回应。不过,据小猪民宿相关负责人透露,其计划在11月和飞猪举办一场民宿行业大会,届时会具体展开介绍。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据小猪民宿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1年6月,其房源覆盖全球超710座城市及目的地,房源总量超80万套。

幸福来的不算突然。其实早在2018年4月,小猪就曾与飞猪达成合作,将其房源接入飞猪民宿短租频道,并依托飞猪的“信用住”体系,逐步对用户提供“先住后付”服务。再向前追溯,2017年,小猪民宿还曾和阿里系资本有过多次接触。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11月,阿里系云锋基金参与了小猪民宿(北京快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2亿美元的E轮融资;2018年10月,云锋基金又参与了其3亿美元的一轮融资。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投资距上一次已经有近3年的时间,而小猪民宿此前基本上保持着一年一轮投资的速率。

行业野蛮生长 小猪民宿几次转型

01降低合租房间比例

小猪民宿的品牌生于2012年,由陈驰、王连涛联合创立。创立初期,蚂蚁短租出身的陈驰曾表示,他们想做的是C2C模式的共享经济产品。那时爱彼迎Airbnb还未在国内崭露头角,高速发展的房地产留下了大量的房间存量,借助“自己也能当房东”这种低成本的进入模式,加上远低于市面酒店的房间价格,小猪民宿迅速获得了一批自己的客源。2013年,爱彼迎Airbnb联合穷游、马蜂窝上线了“Win China”的项目,次年正式进军中国。与此同时,越来越多民宿品牌如雨后春笋般陆续冒头,国内民宿加速野蛮生长。

“上述的城市短租民宿其实是行业发展过程中衍生出来的一种形式,优点是可以低成本、快速的获客,但在后续发展和扩容中将陆续面临安全、卫生、合法化等多个问题。积累了初期客源后,运营方想要巩固品牌、扩大影响力,有侧重的转型是必然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谷慧敏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

的确,小猪民宿也这样做了。据小猪民宿相关负责人介绍,虽然目前还尚未对外披露城市合租房间数量等具体数据,但合住房间在总体房源的占比已经很小,基本以整套为主。“(小猪民宿)2016年之后一直是提高整套房源占比、降低合住房源的趋势。”上述负责人称。那么,目前这一比例到底降到何种程度呢?以北京为例,新旅界(LvJieMedia)在“小猪民宿”APP上搜索发现,可筛选的房源类型中虽仍有“合住房间”这一选项,但已搜不到相关的房源信息。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其实不止是小猪民宿,近年来不少城市短租民宿平台及商家都收到了“最后整改通牒”,今年中秋前也有部分城市民宿惨遭下架。虽然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仍可见“合租”类民宿的身影,但城市民宿赛道已全面向整套合规房源靠拢。

02疫情后加码乡村民宿

“不记得上次出国玩是几年前了。办签证、换货币这些流程遥远的像上辈子的事情。”疫情前基本每年都要出国旅游的王女士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除了不能出境旅游,为了配合子女学校的疫情防控措施,一家人基本只在省内游玩,出行半径迅速缩小至周边游、乡村游等,带火了一批乡村民宿的生意。还是以京城为例,中秋节期间,北京市乡村游营业收入达19128.5万元,与2019年同比增长61.3%。乡村旅游经营客房平均客房入住率为54%。其中,乡村精品民宿接待游客7.73万人次,平均入住率78%。此外,乡村振兴等政策的实施也让乡村民宿的生意越发“风生水起”,成为资本追逐的“香饽饽”。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小猪民宿就是其中之一。今年4月,小猪民宿CEO王连涛就表示,小猪民宿在城市和乡村市场也在更加紧密地和民宿产业保持合作和互动。而在其最新公布的80万套房源数据中,乡村民宿房源量也已达30万套。不过,在不少乡村民宿经营者来看,线上旅游平台想吃乡村民宿这碗饭并不是一件易事。

据部分民宿运营者透露,初代的乡村民宿大部分来自当地村民,他们将自家的房屋进行改造或直接出租,提供住宿的同时还会配套农家饭、采摘等产品。虽然相应的卫生及住宿条件相对较差,但若能接入大流量平台,基本可以实现“躺着数钱”。然而,疫情带来了一批不能出国旅行的高质量客户,他们对乡村民宿的要求明显提高,精品民宿,小院的订单平日里也可以源源不断,淡季的农家乐却鲜少有人问津,经营压力与日俱增。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大隐于世民宿

大隐于世就是精品民宿中的一员。据集团创始人张海超介绍,和农家乐不同,民宿内除了基本配置,部分小院还配有酒吧、泳池、KTV等娱乐休闲设施。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已经拥有了相对稳定的客源,入住率也很喜人。但难题也就在这。对这类精品民宿运营者来说,客源相对固定,平台的引流作用并不明显。

此外,不少有开民宿意向的商家还告诉新旅界,由于缺乏人力资金等要素,自己只能提供民宿用地,内部装修、搭建、营销、日常维护等都需要外包给第三方。因此比起在线旅游平台,他们更愿意与“一键全包”的第三方公司进行合作。因此小猪民宿要加码乡村民宿,除了筛选房源的难度加大,还需权衡好其上线房源可达到的入住率,来保证起码的盈利空间。

投资会给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小猪短租也登上了OTA的大船,对行业影响几何?要弄清这个问题,需先厘清为何双方会选择在此时“牵手”。去年以来,民宿平台、运营商动作不断。巨头竞争对手方面,2020年12月,爱彼迎Airbnb成功上市。虽然业内不时就会传出爱彼迎Airbnb在国内“水土不服”的声音,其业绩受疫情影响也较明显。但和小猪民宿略有不同,爱彼迎Airbnb有相对清晰的客户定位和出境游用户,在国内发展自成一派。

国内企业方面,途家早在2016年就宣布并购携程、去哪儿的公寓民宿业务;美团榛果民宿(现名美团民宿)则拥有美团这个流量大亨,自带流量密码;途家甚至还在2018年提供了10万房源入飞猪;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小猪短租仅靠“单打独斗”已经很难提升自身知名度及客群。“加深与飞猪的合作,有利于小猪民宿进一步缩短自身与行业巨头的差距,已经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选择。业内也乐于见到更多的旅企通过并购或合作等方式来避免‘一家独大’,实现多元化的良性发展。”谷慧敏称。

旅游里的“两只猪”走到了一起

此外,民宿赛道的加码或许也是此次飞猪和小猪民宿急于抢占市场的原因之一。具体来看,去年12月,橙途民宿完成Pre-A轮融资;今年2月,如程完成A轮融资;3月,泊心云舍完成Pre-A轮融资。民宿大盘已经在疫情阴霾完全消散前越做越大。“双方选择在此时投资并计划加深合作,应该是打着双赢的算盘。利用双方的供给和流量优势,抢占新消费趋势的高地。”至于尚未披露的合作模式,谷慧敏则分析指出,短期内小猪民宿或将采取双平台的推销模式,不会并入飞猪。至于未来会不会引进更多的投资方,还需观望。

 

责任编辑: ZX4147

责任编辑: ZX4147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