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石榴花开映红旗——回顾现代京剧《华子良》的创作历程

《华子良》作为现代京剧的一部重要作品,诞生于建党80周年前夕。自2001年1月5日首演距今,演出已逾500场。回望过去,《华子良》的确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创作之路。一出《华子良》让业界和观众看到天津京剧院从深厚传统中迸发出的创新能力。该剧经过不断加工不断提高,屡获佳绩。先后荣获中宣部1997年—2000年度“五个一工程”奖、2001年第三届中国京剧艺术节金奖、2002年文化部第十届文华大奖,2001—2002年“上海戏剧大奖”、2003年首届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2012年文化部第二届优秀保留剧目大奖。2003年《华子良》拍摄成戏曲电影后获得第九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戏曲片奖。2005年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授予《华子良》“现代戏突出贡献剧目”称号。该剧被山西省北路梆子移植演出,夺的山西省剧目展演大奖。该剧“下山”一折被中国戏曲学院作为表演教学科目。

《华子良》首演之后从未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足迹遍及全国等十多个大中城市。多次参加国家级重大演出活动。对《华子良》创作及成为舞台艺术精品的历程进行梳理思考,会对如何加强创作现代京剧有所裨益。

唱响主旋律,坚持京剧审美理想

20世纪80年代以来,京剧现代戏进入了一个历史发展的新时期,相继出现了一些有影响的作品。摆脱了样板戏“高大全”“三突出”的局限,又避免了形式上的“话剧加唱”。在京剧现代戏的创作中突破现有模式,唱响时代主旋律,坚持京剧审美理想,做出了新的尝试。

《华子良》正是从中涌现出来的一部力作。华子良在小说《红岩》中,他是一个有闪光点的配角。是无数共产党人中的普通一员,他有着高尚的革命理想、信念、情操,同时,他也有着鲜明的个性。为了革命的需要,他服从了党组织的安排,以装疯的形式暂时转入了另一条战线正是这个受尽委屈而进行特殊斗争和曲折斗争的英雄,以他特殊的视角,独特的价值给了作者以很大的创作空间,给观众带来新的审美享受。华子良身上所承载的精神信念,正是全体共产党人的信念。

在《华子良》创作之初,编剧赵大民、卫中,导演谢平安,唱腔设计续正泰,主演王平都确立了这样一个理念:共产党员是人不是符号,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就有情感世界,就会有喜怒哀乐。华子良麻木的疯态是表象,骨子里的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知道自己肩上的重任。所以可以忍受非常人可以承载的重负。但这并不等于他内心深处没有波澜起伏,没有痛苦折磨。这种情感是真实的、可信的,通过京剧艺术的“唱做念舞”加以扩张和强化。使一个有恨有爱、有血有肉、有悲有喜多侧面的真实人物再现舞台来感召今人。

有来自澳门的戏剧专家看完这个戏说:这个戏的意义在于开创了新的视角,这不是指现代戏而言。华子良的独特给了他疯的优势,而且这个戏还很好的用了一些传统的东西,并且有所发展。

与时俱进,坚持京剧艺术创作规律

京剧现代戏的创作往往会产生某些误区,打破甚至排斥传统程式,舞台呈现过于写实,剧中的环境都依靠布景体现,布景越具体,环境越写实,带来就是演员的表演受限制,表演手段相对减少,观众想象余地也相应减少,戏曲的审美趣味也就淡化了,由此产生“话剧加唱”之感。所以,现代戏如何解决好虚实关系,解决好程式的使用,解决好艺术手段和表现内容的冲突,这是关键。

《华子良》成功的经验在于,演员必须从人物出发,程式必须为人物服务。在创作中,首先抓住了一个“情”字,体现出“三情”,既战友情、夫妻情、父子情。在表演中表现出“三疯”,让华子良面对敌人时大疯,在难友面前中疯,见到亲人时小疯,曲折地表现人物的情感世界的变化。其次,还注意强调一个“美”字。在戏中创造了耍草帽、耍鞋、耍筐的“三耍”,把传统戏中的武功程式技巧加以变化和运用,使观众觉得有看头,把人物的“疯”,提高到审美的高度,显示出京剧之美。第三,还讲究一个“魂”字。剧中唱腔就是塑造人物形象的“魂”,只有在演唱上唱出了水平,才能真正塑造出丰满而生动的形象。续正泰老师创编的唱腔从人物出发,以声带情的设计,结合主演王平的演唱特点,遵循谭派和余派的风格,努力把京剧原有的韵味、人物特定的情绪和某些新颖别致的腔调旋律融为一体,一次次把戏推向高潮,达到预期的舞台效果。

在这出戏中还有一段重要的程式创新,就是“箩筐舞”。当华子良发现敌人要考验他而放他出去买菜的时候,他挑着箩筐在山路上边舞边歌。在这场戏中,王平精心设计了一系列的舞蹈、身段、耍筐、翻吊毛等高难度技巧,那一对箩筐在肩上上下翻舞,简直成了华子良的一对翅膀,给人以雄姿英发的美感,特别是“双手举担串翻身,腾空跃起接卧鱼”的身段,稳、准、帅的表现令观众叹为观止。这段既增加了观赏性,极好地表现了华子良在疯癫掩藏下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同时又巧妙的把程式的东西揉到剧情当中。体现出京剧老前辈们所提出的“文戏武唱”“戏不离技,技不离戏”。

在舞美设计上,全剧讲究虚实结合。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那棵华子良培育的石榴树,实际上成为了人物的情感依托,内心活动的外化,映了华子良极为深沉、丰富的感情世界,告别时依依不舍地深情唱道“保重了,保重了”,石榴花灿然绽放。尾声,一段充满深情的“忠魂曲”,道出了我们革命先烈的怀念,“情切切唱一只忠魂曲,意绵绵难诉说战友情谊,怀念你,舍身求真理,怀念你,铁骨铮铮斗顽敌,怀念你,人民世代心永记。石榴花开映红旗。”华子良积压已久的情感在此时全然释放。

以剧目“立身”,坚持精品意识打造艺术品牌

对优秀剧目,有三个大家都认可的标准:一是“立得住”,二是“传得开”,三是“留得下”。这三点也是现代戏的标准。怎么达到这样标准,就是要坚持用精品意识去创作。

《华子良》成功的一个很大的因素就在于从上到下,大家都有这个精品意识,才有演员特别是各主演间不讲名次的团结协作。期间,该剧曾做了三次重大修改,先后更换了老板娘、成岗、成瑶、和双枪老太婆等主要角色及众多其它角色,拍成戏曲电影片,因为镜头需要,又更换了一批演员,乐队也由民乐队改换成西洋管弦乐队。二十多位国家一级演员、演奏员加盟《华子良》剧组,凝聚了剧组内外、全院上下同志们的心。大家常说,京剧是“角儿”的艺术,一出戏要有“角儿”还要有“玩意儿”,但有了“角儿”和“玩意儿”并不一定就能成为一出好戏,这还要看这“角儿”和“玩意儿”能否成为内容本身,成为有意味的形式。看大师们的表演,他们的唱念做舞本身就是剧情、就是人物、就 是世态人情,充满了审美的意蕴。在《华子良》中,除了王平之外,杨乃彭、邓沐玮、李经 文等梅花奖获得者不分名次、不分活头大小,发挥“一棵菜”的精神,甘当配角,都以其精 湛的艺术体现了“角儿”的价值。众多京剧同行充满羡慕地感叹:只有天津,才能把那么多 “角”“绑”在一起。

《华子良》剧组曾流行一句话“有戏才有戏”,意思是一个剧院之所以能立足,还是要在舞台上有立得住的好戏,有了精品力作,剧院的发展才会有“戏”。好戏就是凝聚力和生产力。

好戏不光赢得了荣誉,也能赢得市场

在最初推出现代京剧《华子良》之前,天津京剧院也面临着很大压力,也有一些顾虑:一是集中投入大笔资金搞一出戏值不值得。二是在文艺品种多样化的形势下,推出革命历史题材的京剧会不会有观众。三是排出这样的作品能不能赢得市场。实践证明,好戏既能赢得荣誉,也能赢得市场。

《华子良》在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耀华中学等几十所大中院校进行过巡回演出。有的大学生说:《华子良》让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撼。剧中歌颂的红岩精神是不朽的,是我们认真学习报效祖国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永远继承和发扬。看《华子良》有看大片的感觉。有的大学生说:原来一直青睐传统戏,很少看现代戏。这次看了《华子良》,觉得编得好、演得更好。整个戏张弛有度,矛盾集中,十分感人。

通过《华子良》,天津京剧院确立“创作当代精品,服务人民群众”和“用精品剧目推动演出市场,在演出市场扩大精品剧目的影响”的理念,努力探索新形势下戏曲院团的发展之路。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