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冻死也不穿北方皮袄的南方学者 | 徐铉和他的《私诚帖》

宋太祖开宝八年(975年),59岁的徐铉陪同39岁的南唐后主李煜北上开封,归附宋朝。在受降仪式上,赵匡胤厉声责问李煜为何至于亡国,一旁的徐铉说:“我是南唐大臣,国家灭亡,是我罪该万死,不能怪别人。”赵匡胤被他的忠心感动了,对他说:“希望你对我也像对李氏那样忠诚。”

亡国之殇

徐铉(916—991)出生于五代时的扬州,在他21岁之前扬州属于吴国(不是三国时期的吴国),疆域大致包括现在的江苏、安徽、江西以及湖北的部分地区,几乎自武汉起的整个长江中下游都是吴国的,这在当时算是农、林、渔业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了。

徐铉小时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天姿聪颖,学问、文笔、口才都很好。很年轻的时候就当了吴国的校书郎,负责校勘宫中收藏的典籍。当时的人将他与博学多才的韩熙载(902—970)并称为“韩徐”,而他比韩熙载要年轻14岁。

吴国的军政大权后来被徐温和养子徐知诰篡夺,后来徐知诰废吴自立,改国号为大齐。这徐知诰本姓李,是唐朝皇室的后代,只是随养父徐温姓了徐。等他当了皇帝之后,就想恢复祖上的基业,于是又改国号为唐,史称南唐,徐知诰也恢复了自己的姓氏,改名为李昪[biàn](889-943)。南唐在吴国的基础上再吃纳了福建和浙江部分地区,成为比吴国更富裕的南方小国。

徐铉由吴入南唐,可谓生而逢时,幸遇知音。南唐藏书巨富,徐铉又勤奋聪明,是名符其实的博览群书、学识渊博,他的学问和才气深得南唐三代皇帝的欢心,尤其后主李煜(937—978)更是对其青睐有加,徐铉也因而位极人臣。

赵匡胤(927—976)建宋之后,南唐向宋称臣纳贡,在近15年的附庸关系里,徐铉多次出使宋廷。每当此时,宋廷的一些高级文臣就开始找借口请假,因为徐铉的学识太渊博了,口才太好了,没人敢陪他,丢了自己的脸倒也罢了,要是丢了“国脸”可是会被降罪的,徐铉之名也随之传扬南北。

徐铉的命运伴随南唐国运的兴衰而波折。在他58岁那年,赵匡胤派大将曹彬(931—999)和潘美(925—991)发兵金陵,李煜仓皇之余又派徐铉出使宋廷。临行前,李煜想让唯一的一支外援部队暂时按兵不动,以免激怒宋廷而使徐铉身遭不测。徐铉说:“您要以社稷为重,怎能因我个人安危而有所顾虑呢?把我置之度外吧。”这话让李煜十分感动。

赵匡胤素来敬重徐铉,而且想以保全徐铉而赢得南方民心,所以在正殿正式接见徐铉。徐铉慷慨陈词,说李煜敬赵匡胤如父亲,从来没有不恭敬,质问赵匡胤为何仅仅因为李煜没来朝见就出兵。赵匡胤说:“既然是父子,就更不应该分开住,要住在一起”,善辩的徐铉一时竟无言以对。徐铉回到南唐后,李煜仍然不死心,再派徐铉出使宋廷求和,然而赵匡胤志在统一全境,徐铉口才再好也终究无法挽回局面,赵匡胤一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让徐铉彻底死了心。

李煜迁居开封两年后就被毒死了,徐铉写了一首《景阳台怀古》:

后主亡家不悔,江南异代长春。

今日景阳台上,闲人何用伤神。

“亡家”“闲人”,真是多少无奈多少伤心啊。

冻死而终

徐铉在宋朝远不像当初在南唐时那样受重视,赵匡胤只给了他一个不太重要的闲职。3年后,63岁的徐铉随同新皇帝赵匡义西征北汉(约现在的山西省中部和北部),负责起草军书,这是他的强项,他起草军书快速流畅且辞理精当,皇帝很满意。征还后,他晋升为皇帝的高级顾问,负责解答各种疑难问题。

徐铉的最后岁月是被发配到邠州(今陕西彬县)度过的,因为有个名叫道安的女尼状告徐铉有奸情,最后女尼被判诬告,徐铉也被发落为静难军行军司马。这件事情是很诡异的,一个76岁的老头子,又身居高位,暖床丫头应该是不会缺的,他有必要与一个不守戒律的女尼有奸情吗?而且既然确定是诬告,那徐铉就是无罪的,不应该受罚。再说把他发配到静难军任行军司马,这显然是要变相杀死这个老头子。因为终北宋一代,邠州地区都比较混乱,不是少数民族内部闹矛盾,就是与西夏打仗。行军司马是类似军事参谋的职务,一个文人老头子哪里受得那么多苦,所以这很可能就是一桩政治谋杀。徐铉在自己写的一首诗中或许道出了真实的原因,

三谏不从为逐客,一身无累似虚舟。

满朝权贵皆曾忤,绕郭林泉已遍游。

看来,他认为是由于自己给太宗谏言不成,又得罪了满朝权贵,所以才遭陷害的。

从开封到邠州,徐铉写了很多诗,虽然仍有南唐旧韵,但已是洗尽铅华,满目沧桑,如这首《赠维扬故人》:

东京少长认维桑,书剑谁教入帝乡。

一事无成空放逐,故人相见重凄凉。

楼台寂寞官河晚,人物稀疏驿路长。

莫怪临风惆怅久,十年春色忆维扬。

如此诗情,真不愧是南唐才子。

西北冬天奇寒,徐铉自进入北方以来,就瞧不起北方人冬天穿毛皮衣,当时棉花种植还没普及,有钱人常穿动物皮毛御寒,徐铉认为这是不文明的表现。到了静难军府治所在地邠州,他仍然拒穿这种衣服,于是终于冻病了。一天早上,他穿好冠带,急索纸笔,写下了“道者,天地之母”几个字,笔落命终,享年76岁。

旷世奇才

虽然结局很悲惨,但徐铉的一生应该说是非常精彩的,也算是享受过荣誉与富贵的人。从学术身份来讲,徐铉是一位字学专家,诗文和书法不过是他的副业。徐铉的学术著作是为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所作的校注,至今都在流传。

对徐铉来说,古老文明的精粹都隐藏在以篆籀为代表的上古汉字里,他认为一切重要典籍都应该用篆籀来书写存档,不重要的文章才用隶、草、行书来书写。徐铉因此也成为宋初以篆书而闻名的书法家,据说把他的篆书放在太阳下观看,可以看到墨线正中间有笔锋行过的痕迹。可惜徐铉的篆书墨迹没有被保存下来,只有一卷《千字文》的摹本藏于黑龙江省博物馆。

徐铉还是一位围棋大家,他的《棋图义例》可以说是我国围棋史上第一本全面研究围棋战术的著作。

徐铉有一幅行书作品流传至今,名为《私诚帖》,这是写给潭州(今湖南长沙)知州的一封信,文字如下:

铉今有私诚,特兹拜托为先。有祗承人刘氏,其骨肉元在贵藩醴陵门里居住。所有刘氏先已嫁事,得衡州茶陵县大户张八郎,见在本处居住。

今有信物并书,都作一角,封记全,托新都监何舍人附去。转拜托吾兄郎中,候到,望差人于醴陵门里面勾唤姓刘人,当面问当,却令寄信与茶陵县张八郎者,令到贵藩取领上件书信。

所贵不至失坠及得的达也。傥遂所托,惟深铭荷。虔切虔切。

专具片简咨闻。不宣。(花押)。再拜。

这封信大意如下:

我有件私事要拜托您。我以前有个侍者姓刘,她的亲人都住在潭州醴陵,她后来嫁给了衡州茶陵县的张八郎,但现在又住回醴陵。我有一包东西和一封信要送给张八郎,现托新都监何舍人带给您,请您派人去醴陵告诉刘氏,让刘氏写信给张八郎,让张八郎到您州府里去拿这些东西。

除了所交待的事情有点繁琐,这封信写得还是很口语化的,可以看出这位字学专家平时并不是一个喜欢掉书袋的人。虽然徐铉这封信可能是北宋存世最早的一封信札,但由于信的内容并不重要,书法风格也并不鲜明,因而在书法史上鲜被提及。对于大才子徐铉来说,这封《私诚帖》也是相当微不足道的,可是,北宋写意书风的形成,怎么能忽略这些过渡时期的人物呢?比如,当我们将它与稍晚一些的书法家李建中的信札放在一起的时候,就不难发现风格上一些有趣的相似之处。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