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一道孕育光明的闪电——京剧《母亲》观后感

 

艺术评论 | 一道孕育光明的闪电——京剧《母亲》观后感

京剧《母亲》剧照

近日,由武汉京剧院创作新排的京剧《母亲》首场正式演出在武汉琴台大剧院落幕。两个小时的演出刻画出“革命的母亲”葛健豪传奇的一生,她与儿子蔡和森、儿媳向警予等投身革命的忠烈故事如一道孕育光明的闪电照亮风雨苍黄的旧中国,是一部献礼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的佳作。同时,剧中呈现的豪气、灵气、大气美,不仅让观众大赏其美,也为当代戏剧创作带来了新的启迪和思考。

这部戏剧选题独特、主题鲜明,有一种豪气美

《母亲》的选题来源于湖南娄底市双峰县葛健豪的真实故事,讲述了葛健豪这位母亲从清朝末年的封建牢笼中冲出大山,迈开小脚、携儿带女走向世界追求光明,培育出了蔡和森、向警予、蔡畅、李富春等党的早期领导人。正如《母亲》编剧、剧作家赵瑞泰表示:“我与这一家已相识40余年,思忖再三选择以葛健豪的故事为主题,是因为她的独特性与代表性。身处于20世纪,她没有受封建思想的禁锢,迈着一双小脚携儿带女走向世界,从旧民主主义革命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支持儿子蔡和森的建立中国共产党的主张,也和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发展紧密相连,可以说是站在党旗后的伟大母亲。毛主席曾为她写下挽联:“老妇人,新妇道;儿英烈,女英雄。”她将一生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她一生的行走,浓缩了一个时代。母亲的平凡和伟大,她心中坚定的信念,无论是那个时代还是今天,都值得我们去探寻。”正因为葛健豪故事的独特性和代表性,所以这台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作品,选题独特、角度新颖而又主题鲜明,全剧用“休夫、考学、求索、留洋、寻女、别子、立根”7场故事勾勒出葛健豪敢于冲破封建束缚的充满豪气而不平凡的一生,充分体现了葛健豪要做改造社会的健将,打倒封建豪强的特质,凸显了她正义凛然的精神,让整台戏荡气回肠,彰显着一种浩大的豪气美。

而当下戏剧创作过程中,特别是在重大主题文艺创作中,不可否认,有一些戏剧不习惯于思考,喜欢跟风创作,题材同质化,内容、角度雷同化,缺乏主流价值观、核心价值观的有效建构和表达,让人看后味同嚼蜡,不仅严重阻碍了受众审美视野的开阔,也消解了戏剧文艺作品所应担负的社会认知和价值建构功能。导演谢晋曾说:“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同时也应该是一个思想家,应该通过他的影片对一些社会问题发言。”而《母亲》正因为独具匠心,不重复、不雷同,有厚重的文化情怀,通过葛健豪传奇的一生、强烈的戏剧冲突折射当事人的情感世界,集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于一体,将葛健豪的故事与时代冲突融合对接,充满了对葛健豪的崇敬、体察和对满门忠烈的默默礼敬。这种创作思路和表现理念上的成熟,不但彰显着赵瑞泰本身的创作功底和良好艺术素养,也表明这部戏剧在表情达意功能上的一种突破与创新。该剧一经开演就凭借独特个性的画面以及深刻的内容得到了观众的认可,达到了一种艺术高度。特别是《母亲》洋溢着豪气的唯美画面呈现、真实的故事表达、深沉浓厚的理想情怀引发了人们集体情感的共鸣。

为了写好剧本,多年来,赵瑞泰曾多次去湖南省双峰县深山中为葛健豪扫墓。“第一次去的时候,下了火车坐拖拉机,下了拖拉机步行爬山。”但正是在这样崎岖的旅途中,才更让人感受到100年前这位老人走出深山的不易。这也启示着我们:凡是受到观众广泛好评的优秀戏剧作品,无不在紧扣时代脉搏、唱响主旋律的同时,更饱含着生活的真诚情感和对生活的深入思考。这既是戏剧作品“移情塑性”本质力量的展示,也是树立、弘扬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的文化体现。

这部剧唯美抒情、格调高雅,有一种灵气美

京剧是一种抒情和美的艺术,这种抒情性和美感渗透于题材的选择、情节的安排、性格的刻画、语言的锤炼以及演员表演、唱腔伴奏、舞台美术等戏曲的一切构成因素。《母亲》画面唯美,戏剧语言自然天成,没有雕琢痕迹而境界全出,令人赏心悦目。如剧中的“向着无边黑暗中的那一点光明,一位母亲脚步蹒跚却坚定地向前走着,再回头时,已是风起云涌、万山红遍的画面”,意境高远又感人至深,表达革命即将胜利、光明即将到来的场面。戏剧很自然,空灵境界顿出,融入了主角葛健豪对美好光明的追求。作品借助对万山红遍的特写镜头,把一个故事表达得唯美而气韵通透。该剧除精美的画面和曲折的情节之外,更能触动人们内心深处的是人性中所传递出的巧妙的戏剧语言力量。“你是受了秋瑾的毒”,该剧开场没多久,我们就不禁被剧中人物鲜明活泼的个性与独特的语言风格所吸引,甚至感觉他们就应该是这样的形象,增一分减一分都会变味儿。正是他们的激情给这部剧带来了独特的感染力。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得主、武汉京剧院院长刘子微领衔京剧《母亲》主演,刘子微更是用戏曲舞台上少见的“跷功”塑造“小脚老太”的形象,以此表现葛健豪的坚强与不易。“跷功”因为练习难度大在舞台上极少见。但在《母亲》中,为更好地呈现葛健豪“三寸金莲走世界”的故事,刘子微不仅全程“踩跷”演出,还踩着三寸的跷跳绳、跳康康舞,可谓是别具一格,洋溢着一种古典而又时尚的灵气美。剧中有一幕,母亲葛健豪送别儿子蔡和森时,怀抱着为儿子缝制的9双鞋,泣诉恨不能替儿子去死时,刘子微在表演中复原传统技巧,用了看似哀痛和宣泄,实则却是暗含控诉的表演手法,摄人心魄、直抵人性,将人性、爱、亲情之间的关联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而赵瑞泰对建党初期的葛健豪一生的观照是宏观的,但表现葛健豪的切入点是微观和细节化的。故赵瑞泰才能把来自于反抗封建束缚、旧势力的压迫、追求光明的渴望,作为主人公的生命底色,通过一系列细节表达出来,如法国求学那幕,葛健豪不怕丈夫拿出菜刀威胁,和子女一起远赴法国求学,将人物性格的描写和家庭冲突、时代冲突、人物命运的转折巧妙融合在一起,使高于生活的艺术有了美感表达,从而引人关注。

《母亲》在视觉上充满现代的艺术美感。简洁的布景与多媒体手段相结合,舞台上从天到地都随着剧情变幻光影,时而是遥远的巴黎,时而是老汉口巷子里,时而又是漫天飞舞的标语传单。传统的表演形式,用现代艺术表演手法加上音乐、舞台、灯光的打造,让整部戏既呈现出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史,又充满情感个性、富有人性的感人场面,呈现出极美的现场效果,令人震撼,让观众获得剧场奇妙的美感体验。

这部戏剧兼收并蓄、守正创新,有一种大气美

京剧艺术是中华民族文化瑰宝,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高度美学价值。众所周知,武汉在历史上诞生了汉剧、滋养了京剧,不仅走出了谭鑫培这样的大师,也曾迎来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等一代戏曲大家来此“拜码头”。武汉京剧院更因高百岁、杨菊萍、李蔷华等名家云集、行当齐全而负有盛名。但京剧创作现代戏,尤其是重大历史题材剧目的难度很大,刘子微率领武汉京剧院迎难而上,积极推动京剧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形成了独具的特色与风格。在《母亲》这部剧中,刘子微第一次从青衣行当跨至老旦角色,创作中困难重重,被该剧导演黄定山形容是“炼狱”,但刘子微不畏挑战,突破传统,不论是在艺术呈现上,还是在故事挖掘、表现手段的丰富上,都彰显了一种守正创新的大气美。《母亲》的导演艺术堪称完美,黄定山虽然是第一次导演京剧,但出手不凡,全剧既保留了京剧传统风貌,又充分彰显了时代精神,大胆运用现代化、时尚化手法,突破了传统模式,全剧采用交响乐伴奏,在纯正的京剧唱腔中融入现代感的舞蹈,丰富了京剧的表现力,也可称作对京剧的一次新的探索和实践,更为我们思考中国戏剧创作态势、文化追求及文艺精品创作提供了一个最新且鲜活的样本。

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创新是文艺的生命。当下,京剧如何吸引受众尤其是青少年观众,如何保持社会影响力,如何跟上新时期改革创新的步伐、焕发新的风采,进而实现自身的振兴?这一直是文化界所苦苦思考的重大课题。该剧既完美体现了中国古典艺术美学的意象特征,又兼顾了传统文学和流行文化相融合的内涵,应该是新传统京剧艺术创新与大众化传播的一次尝试。

当然,该剧在剧情设计、呈现方式、多元素的融合等方面还可进一步打磨提高,特别是在唱腔上,或可以更好地适应当代大众的审美。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