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革命磁石和艺术晶体

 

艺术评论 | 革命磁石和艺术晶体

《革命家庭》剧照

磁石能形成磁场,巨大的磁石能形成巨大的磁场。磁场有能量,这种能量有魔力、有巨大的吸引力,这正是《革命家庭》的精神力量。

《革命家庭》是一块被艺术家呕心沥血精雕细刻的“红色晶体”。该剧改编自陶承的回忆录《我的一家》,从文学、电影再到舞台剧,不只是艺术形式的转换,更有叙事角度、意象选择等挑战,而舞台呈现和制作如此精良,这当然与强大的主创力量有关。

该剧主人公方承是革命年代一个普通的农村女性,遵从父母意愿嫁给指腹为婚、从未谋面的丈夫江梅清。戏剧开场为同一房间、两个演区:一边是洞房(新娘),一边是“革命”(以江梅清为首的革命青年),江梅青要进屋取《青年杂志》时才撞到新娘。一掀盖头,这个女人惊讶了:“我的天爷呀,难道我上辈子烧了高香!”她被江梅清这块革命的磁石深深吸引了。江梅清为“江方氏”改名方承,还教她识字,自此,幸福的生活开始了。然而,她没有想到,这一家最终变成了革命家庭。本想做个贤妻良母的方承,遇上了革命的丈夫,遇上了农民运动、工人运动,遇上了丈夫牺牲、儿子牺牲……她由懦弱到坚强,由懵懂到清醒。正是革命的“磁石”使方承的“我的一家”变为了“革命家庭”。从识字、剪发、护坟、找党、舍子,到最后回到革命岗位,这个革命母亲的形象成长得自然、天然、必然。

整场戏的情感张力、唱腔的艺术难度、人物心理的变化与戏剧动作的转进等,均达到了极高的美学境界。方承的饰演者曾昭娟是中国评剧界的领军人物,她的嗓音、演唱技术炉火纯青。在《革命家庭》中,她的演唱被柔情、温情、真情全面渗透,以情驭声、以情带声,观众在被震撼的同时,享受着曾昭娟声腔艺术的韵味。整部戏的演唱是在对人物透彻深入的体验过程中完成的,充分体现了一个艺术家的美学修养。

当然,演员的高水平发挥离不开编剧的上乘剧作。比如,第二场戏写农民革命,徐新华没有把重点放在运动的暴烈上,而是放在了为方承“剪发”的情节上。方承唱道:“没见过乡下的女子这样高兴……梅清就是那引路人;忽觉得不是头发短了几寸,是跟我的丈夫又近了几分。”编剧把革命写出了幸福、诗意、浪漫,这是艺术思想的发现,是艺术把握能力的表现。

这部戏的艺术成就当然更离不开导演的“导”。这块艺术“晶体”的冶炼和熔铸,主将是张曼君,她对舞台的驾驭似已到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自由境界。整出戏紧凑、流畅、令人叹服,甚至叙事中很难处理的茬口、断痕、跳荡、错位等都被巧妙密织得天衣无缝。戏剧以上海解放、方承的自述开始,舞台右前方是全剧贯穿的演出支点,一个茶几、一束兰花、一幅全家福照片,照片其实是剧中第三场,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方承与江梅清诀别前照的。全家福几乎凝聚了所有事件。结尾还是全家福,却是6个人,江梅清与立安复活上场,又多了作为解放军军官的念清和4岁的革命者小念清。

评剧《革命家庭》由红色题材作品改编,把革命叙事、红色叙事转化为美学表现,是“经典化”的过程。至于能否成为中国艺术的经典,观众现在看到了努力,看到了品质,当然也看到了可能。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