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送外卖,也是门事业

联商网 2022-02-21 15:30

 

 

美团外卖2

 

数字经济时代,互联网、平台经济等新经济、商业模式涌现,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快递、外卖、网络主播、自媒体等灵活就业岗位。国家统计局消息称,截止至2021年底,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左右。

灵活就业人群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到达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人们对这一群体的关注度也在逐渐上升。外卖骑手作为灵活就业人员常选择的一个岗位,近日饿了么发布的一份报告刷新了人们对外卖骑手从业者的认知。

据《2022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去年共有114万骑士在饿了么平台获得稳定收入,1877位骑士晋升为站长、队长,8%骑士期待日后成长为物流服务商总裁。

此前,美团外卖也曾推出“站长培养计划”,在成都、苏州、东莞等十余个城市试点,有超过3000名骑手报名,预计每年将有近千名骑手晋升站长等管理岗位。

有稳定收入,有晋升渠道,还有很多骑手期待成长为物流服务商总裁,一个个数据打破了人们对外卖骑手门槛低、收入不定、“天花板”低等刻板印象。而真正与骑手们接触之后也可以发现,骑手们各自的人生都有别样的精彩,平台也正努力为骑手们提供更大的舞台。

NO.1

[灵活自由]

有些人靠送外卖缓解压力

据《报告》显示,饿了么平台上四成骑手表示有本职工作,超两成在其他外卖平台从事配送工。外卖配送上线时间、接单时间较为自由,成为新业态劳动者的副业选择。

在2020年就有关于大量工人选择外卖骑手作为兼职的数据。据2020年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56%的骑手有第二职业,其中21%为技术工人。同样,在2020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近四成骑手有其他工作,其中28%为工厂工人。

30岁的甘玉汉就是其中一员。自成年后,甘玉汉就从家乡广西桂林到深圳富士康工厂工作,目前主要从事五金清洗方面的工作,十年的工作经历已经让他晋升为线长,手下有十几个员工。

甘玉汉的老婆孩子都在老家,家中有三个孩子,分别是8岁、6岁、4岁,老婆全职在老家带孩子,全家的收入基本都靠甘玉汉一人,随着孩子逐渐长大,三个孩子的教育也成了一笔不小的开销。

受到身边同事的影响,甘玉汉开始尝试兼职外卖跑单增加收入,去年9月份开始,他同时在美团、饿了么兼职跑单送外卖。由于富士康两班倒的工作性质,甘玉汉每天跑单的时间在4个小时左右,一个月能增加3500元左右的收入。

“你下班本身就没什么事情,你除了玩游戏,看电视,没别的,你还不如去跑下外卖,长下见识,也还可以赚点钱,这也是一种收入嘛。”

主业收入不足以满足一家人的生活需求,灵活自由的外卖骑手工作给了甘玉汉增加收入的副业,可以让远在老家的妻子儿女拥有更好的生活。不仅如此,兼职外卖缓解资金压力的同时还能释放工作压力。

“跑单过程中,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配送,有问题上报异常,路上注意安全,其他都没什么问题,很轻松就可以跑,不用考虑很多。”

在深圳一家智能卡片生产厂做厂长的景小飞与甘玉汉抱有同样的想法。

89年出生的景小飞,大专学历,曾经高考考了660分,被西安交通大学录取,但因为家庭条件原因,最终没有去上学,曾经是华为做生产管理的组长。在辗转多地后,他来到深圳,目前在一家智能卡片生产厂做厂长,管理近两百号人。

景小飞目前已经兼职跑单四个月,对他来说,跑单一方面能够增加收入,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调整和放空,释放工作压力,还能够认识很多有趣的人,甚至有工厂服装设计师出来跑单,很多是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出来跑单。

“斜杠骑手”是当下不少上班族的生活现状,在本职工作之外,有几份兼职,餐馆服务员周末开网约车,工厂工人空余时间送外卖,互联网工作者下班做自媒体。数字经济时代下,外卖骑手一类的新职业正让众多勤劳的劳动者拥有更多灵活自由的职业选择的同时,也能增加收入,调节生活,创造更多自我价值。

NO.2

[稳定晋升]

外卖同样是门事业

近年来,很多新职业正在打破大众的刻板认知,名校毕业生做住家家教、保险中介、整理收纳师、外卖骑手的案例数不胜数。而人们愿意进入这些新行业的原因,我们或许可以通过外卖骑手的经历来探索。

灵活自由,能缓解人们的资金、工作压力,是人们选择外卖骑手作为兼职的原因。与此同时,还有很多人因为外卖骑手收入稳定,将其作为主业来干。

28岁的王国峰,在18岁高中毕业后就到天津做送货司机,由于妻子在饭店打工,了解到骑手收入不错,改送外卖。他认为,骑手自由接单,没有固定上班时间,也没有开车辛苦,平均下来每月有七八千,最高月收入曾达到一万多,在天津做骑手做了四年,去年5月才回临泉。

王国峰家里育有两孩,大的8岁,小的6岁。考虑到小孩在县城读书比较好,2018年房价也不贵,就用多年打工的十几万积蓄,再加上爸妈的资助,凑够了20万的首付,在新城区买了一套100多平的学区房,附近有口碑不错的幸福路小学。

现在孩子在新环境适应得不错,成绩也变好了,每人各报了一个兴趣班。“天津做骑手收入还是会比老家多,我这儿过完年跟家里说说可能就准备去天津了。”

根据问卷调研显示,近五成骑士表示送外卖后收入较上一份工作有提升,另有三成骑士表示收入与上一份工作基本持平。像王国峰一样凭借外卖骑手做主业,并取得可观收入的还有很多。而除了改善生活之外,越来越多的骑手将“送外卖”做成了自己的事业。

1994年出生的张硕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鹤岗人,一次偶然机会,他看到美团骑手的招聘信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加入鹤岗工农站成为一名外卖骑手。从最初接触外卖配送的手足无措到逐渐摸寻出规律,第一个月送餐,一万多元的收入让这位初入职场的“90后”喜出望外,张硕笑言道:“这可比在家种地多赚了好几倍”,也让他有了更进一步的打算。

一边送外卖,一边也从未停止对工作更深入地思考。利用送餐间隙,张硕也在观察各个外卖商家的经营方式,在得知站点业务员紧缺后,便自告奋勇要试试。

“前些年的外卖不像现在这么普及,我们当地的一家老字号餐馆,老板就坚持不肯做外卖。”张硕亲自前往店内介绍外卖平台的营销模式,为了打消店主顾虑,还自掏腰包,拿出1000元钱交给餐馆老板“充饭卡”。“如果上线了外卖,每个月赚不够1000块,这1000块的外卖就我来点!”

业务上线后,张硕又针对菜品价格、页面优化、商家补贴等各方面进行了周到细致的服务。现如今,这家老字号每天都会接到五六十笔订单,一个月仅外卖的纯利就在4000元以上。在当地,张硕带领同事们先后服务了2000多家商户,各餐饮商家的整体收入普遍提高了40%以上。

既做过骑手,又跑过业务,张硕的努力被看在眼里。半年后,他就成功晋升为鹤岗市美团外卖城市经理,负责下属五家配送站的运营和近200名骑手的管理。目前,张硕已经在鹤岗买房安家。

外卖骑手行业公开透明,从业者能像甘玉汉、景小飞一样灵活自由,多劳多得,缓解压力,能像王国峰一样收入稳定,买房安家,还可以像张硕一样肯想肯干,转职晋升。在如今各领域均处在内卷的情况下,外卖骑手这类看似洼地的新行业,往往潜藏着更多的机会。

NO.3

[加强保障]

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随着外卖骑手一类灵活就业规模逐渐扩大,现有社会保障和政策也遇到了新的挑战。而如今种种迹象表明,外卖骑手行业正在解决过去上升路径不明确、职业生涯短、职业“天花板”低等情况,向长期职业化发展。

一方面,平台正在逐渐完善晋升机制。

据《报告》显示,为了完善晋升机制,饿了么推出“点将计划”,还向骑手开放小队长、站长、配送经理、城市经理、培训专员、客户顾问等岗位。饿了么的八成外卖站长由骑士晋升,2021年里,1877位骑手晋升为站长、小队长。

美团在骑手职业晋升和多样性选择方面,推出“站长培养计划”、“骑手转岗计划”、“骑手线上学习平台”和“骑手发展激励奖”等举措。

例如在骑手培训方面,美团外卖推出聚合多个培训资源的骑手线上学习平台,包括“新手入门”、“规则流程”、“安全专题”等岗位所需的上百节课程,以及创业开店、经营技巧、门店推广等帮骑手为下一份工作做好准备的八大类、110个领域的培训课程。

骑手王威因高考623分高分,获得美团提供的一万元现金奖励,“骑手发展激励奖”也因此设立。这一奖项将根据骑手实际实际情况,给予不同形式的奖励,减轻骑手的经济负担,鼓励他们完成学业,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

另一方面,平台正逐渐建设体系完善的保障制度。

去年,美团外卖举办了近200场骑手恳谈会,特聘100多名骑手作为首批“产品体验官”,并面向骑手开放报名,他们将对APP中针对骑手即将上线的新功能、新服务,以及操作逻辑、功能、规则迭代等提出建议,这些建议会成为骑手端产品改进的重要方向和依据。

此外,美团还针对骑手推出“同舟计划”,在工作保障方面,批量投放智能头盔,增加交通安全培训频次,在配送路线高效合规方面加大研发投入;在骑手体验方面,增加骑手评价商户功能,特殊原因超时、投诉申诉处理流程,加快铺设智能取餐柜,优化骑手APP界面;在职业发展方面,设立“717骑士节”,给骑手们更多尊重,增强骑手们的职业认同感;在生活关怀方面,美团发起“袋鼠宝贝公益计划”,为全行业外卖骑手子女提供大病帮扶,截至目前已累计帮助70名骑手子女,其中来自美团外卖55名、饿了么10名、闪送2名、达达2名、KFC送餐平台1名。

同时,针对外界及骑手都关心的算法问题,美团在去年9月、11月,对“预估到达时间”、“订单分配”算法进行了公开,并对异常场景、新人骑手、突发事件等进行专门优化,确保骑手在合理的劳动强度下获得更高的收益。

外卖平台正在通过构建晋升机制消除骑手因上升路径不清晰,伸手就能摸到天花板的不安全感,让他们可以在更高一层级的管理、规划中,有横向和纵向发展的机会,并把这些发展机制常态化。而体系完善的保障制度,为骑手创造平等与平台对话的方式,让他们在工作时更加放心。在平台为外卖骑手行业改变付出努力的同时,全社会也应给予外卖骑手更多的尊重,提升外卖骑手职位的社会认同感。

结语:

前段时间,爆火的网剧《开端》中刻画了一个独自在外打工的农民工老焦,工地因事故停顿之后他成为了一名失业人员,在生活极尽困苦之时仍不忘帮助他人,在解除公交车爆炸危机后成为一名外卖骑手,带着笑容继续为生活奋斗。

外卖骑手一类的灵活就业岗位,已经成为2亿人群的选择。而这些灵活就业行业的发展,需要从业者与平台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作者:翟菜花

【以上内容转自“联商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转载请取得联商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62SKX

责任编辑: 4162SKX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