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中国对外投资存量占GDP比率仅为世界水平1/3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中国对外投资存量占GDP比率仅为世界水平1/3

2018-02-11 11:49 北京商报网   

 

中国对外投资存量占GDP比率仅为世界水平1/3

 

中国对外投资存量占GDP比率仅为世界水平1/3

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对外发布《中国对外投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披露,去年我国对外投资存量已达到1.36万亿美元,由2002年的全球第25位上升至第6位。但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地位相比,我国对外投资规模仍然相对较低,去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与GDP的比率为11.4%,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表明中国对外投资仍具较大增长潜力。在业内看来,“一带一路”沿线基建合作以及高端制造业,有望成为未来对外投资的增量所在。

对外投资进入加速期

所谓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即历年来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量扣除撤资后的数值。《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与GDP的比率为11.4%,而世界平均水平、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转型经济体的比率分别为34.6%、44.8%、19.8%、22.6%。对此,《报告》用“中国对外投资仍然具有较大的增长潜力。”来表明了我国和其他国家的明显差距。

不过,即便如此,近年来对外直接投资快速增长仍然对支撑我国经济发展,带动更多国家和地区的共同增长起到了关键的作用。2007年我国对外投资存量首次突破千亿美元,之后仅花了8年时间就又冲破万亿美元大关,到了去年,我国对外投资存量攀升至13.6亿美元。

不仅如此,我国对外投资结构不断优化,主体也日趋多元,民营企业发展势头尤其迅猛。《报告》披露数据显示,我国参与对外投资的民营企业数量已超过国有企业,占企业总数的六成以上。从企业来源地看,2006年地方企业仅为 13.6%,央企占比近8成,而到了2016年,地方企业对外投资占比攀升至87.4%,央企占比下降至不到2成。

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表示,2012年前后,国企尤其是央企还是对外投资的主力军,当时相关部门认识到,要推动更多资金“走出去”,民企的力量十分重要,于是在2012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13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积极开展境外投资的实施意见的通知》,积极鼓励众多地方企业尤其是民企参与到对外投资中。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进一步指出,到了2014年5月,国家发改委就已经对境外投资审批实行备案制,除涉及敏感国家或地区、敏感行业的项目外,投资10亿美元以下的项目一律实行备案,“由于央企投资的项目大多在10亿美元以上,这项简政放权的政策获益者主要还是地方企业,尤其是地方企业中的民营企业”。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经过数十年的成长,国内民营企业规模相对较大、国际化程度显著提高,确实到了需要“走出去”,拓展全球市场的关口,近些年中国与世界多国频繁的贸易往来,就给这些企业创造了良好的机遇。多重因素助推下,民营企业逐渐成为我国对外投资的中流砥柱。

对于央企的对外投资,调控政策则更趋严格。今年1月,我国修订发布了《中央企业投资监督管理办法》和《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办法》,划定中央企业投资行为红线,并首次针对境外投资项目引入了负面清单制度。不过在业界看来,我国收紧央企对外投资监管将有助于遏制央企盲目投资,虽然央企在对外投资中占比下降,但投资项目质量更高、风险性更低,符合我国“走出去”的战略目标。张建平也表示,央企对外投资的绝对值并没有显著下滑,只是地方企业投资增量增长较快,占总量比例迅速提高,央企对外投资占比因而相对“缩水”。

投资结构优化 带动领域“更新”

在业界看来,如果未来要进一步拉动对外投资规模,进一步释放既有优势领域发展潜力尤为重要。《报告》指出,近年来,我国对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教育、医疗、社会公共服务设施等领域的投资增长较快,对外投资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

去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在中,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领域的投资额分别为290.5亿美元、186.7亿美元,占中国对外投资的份额依次为14.8%、9.5%,分别比上一年提高1.1、4.8个百分点。其中,流向装备制造业的投资同比增长了41.4%,在制造业投资总额中占比近一半。

商务部此前公布的《2016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也显示,截止去年底,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覆盖了国民经济各个行业类别,其中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金融业、批发零售业、采矿业和制造业5个行业的投资存量均超过千亿美元,合计在投资存量中的占比高达79.7%。

“相比于以前,现在走出海外的企业最看重的投资重点,主要集中在利用高科技提高工作效率与战略性投资两方面”,白明举例称,本月,我国家电企业美的提出以2.06港元每股价格现金收购全球最大空调电机供应商威灵控股31.37%股份,此前,还曾高价收购世界顶级机器人制造商德国库卡公司,相比于以前投资工厂与生产线,美的现在更看重借着对外投资在全球布局,凭借收购来向全球排名靠前的工业企业学习核心技术,以此快速提升自身的工业研发与应用水平。

在业内看来,未来在已形成优势的产业中,中国资本还将保持强劲增长,但暗藏不理性因素的投资项目则将遇冷。张建平指出,一度非常火热的文化旅游、酒店投资因为潜在的风险性,已经不在政策的鼓励范围内了。

新增量待挖掘

基于已有投资存量,未来我国对外投资尚有可观的增量潜力待进一步挖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在第20次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公开表示,预计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8万亿美元的商品,对外投资总额也将达到7500亿美元。

在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看来,由于中国经济结构以及工业化所处阶段已经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形成了较鲜明的互补,未来中国对上述国家投资会有明显上升。此外,中国未来海外直接投资行业布局也会更加多元化,除了已有的能源业、制造业、金融业外,高科技行业、消费行业与高端制造业也会颇受关注,这跟中国自身经济结构调整关系密切。

张建平也指出,我国相关政策鼓励且引导企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系统性合作,而这些国家的工业化需求、基础设施建设求确实十分可观。“例如我国的农业、手机制造等轻工业甚至钢铁产能都源源不断的流向东盟国家”,张建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我国已经与马来西亚合作设立了关丹产业园,与泰国合作建立了罗勇工业园,这些园区将成为未来深化合作的载体。

在挖掘新兴市场的同时,我国也将继续保持同成熟市场的密切往来。张建平直言,美国、欧盟依然是国内资本“走出去”的重要目的地。不过考虑到这些地区各产业相对完整,未来中资进驻将更多借助并购模式。“中广核已经在欧洲多地投资参与风电等能源项目建设,今后这些投资项目还会越来越多。”张建平表示。

尽管前景明朗,但张明提醒,近期世界经济增长可能依然乏力,这会使得投资保护主义继续发酵,从而可能导致发达国家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加强审查,而大宗商品价格可能由反弹改为盘整,也会使得中国企业对一些资源出口国的直接投资面临风险。对此,张明建议,政府部门应积极建立和完善中国海外投资整体保护框架,“目前我国海外投资利益保护体系比较碎片化,建议相关部门把各个政府部门、各种驻外机构(包括使领馆)、各种行业协会整合起来,形成系统的海外利益保护框架,确保中国企业在开展对外投资时,能够从中获得投资前风险预警与评估、投资受损后利益保护等帮助。”

责任编辑: 3858NCY

责任编辑: 3858NC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