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分享住宿到底怎么玩?罗军详解途家拆分背后的逻辑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分享住宿到底怎么玩?罗军详解途家拆分背后的逻辑

2018-03-30 17:07 新旅界   

途家网在2016年10月拆分后,经历一年多的整合,线上及线下已经走向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

线上的途家依然专注于整合民宿平台,2016年10月整合携程、去哪儿民宿业务;2017年7月打通与艺龙的库存,实现接入携程和微信两大流量;2017年10月接受携程、华兴新经济等3亿美元融资;2018年1月收购海外民宿平台大鱼自助游,启动海外大举扩张。

2018年3月初,途家线上部分举行发布会,途家、携程民宿、去哪儿民宿、蚂蚁短租和大鱼自助游组成了新途家集团,房源数量突破100万套,并宣布从信用建立、民宿分级、赋能商户和打造安全四个维度上做战略升级。

分享住宿到底怎么玩?罗军详解途家拆分背后的逻辑

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罗军

相比线上大动作不断,途家的线下部分似乎显得有些沉默。3月27日,途家线下主体斯维登集团打破沉默,首次举办战略发布会,公布了一系列大动作,包括:引入保利资本的战略投资;依次发布了以产品升级、服务升级与创新升级为主的核心业务、以共享农庄和途远、途礼为主的增值业务;战略控股专注于旅游酒店、文旅创意园的连锁平台途窝;以及多项集团重大战略合作、集团全新LOGO,并把“分享,让不动产增值”作为新口号。

全面转向不动产运营

斯维登集团的新一轮独立融资,无疑是最吸引人注意的,但发布会上斯维登并未透露具体融资金额,保利资本称,这是其在住宿分享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保利资本成立于2015年12月,以“地产为核心,上下游齐发,科技教育并行”的核心投资策略为指导,涉及的经典投资案例包括:滴滴出行、好未来教育产业基金等。

投资方保利资本总经理吴海晖表示,“保利资本将不仅仅成为斯维登集团的战略股东,本轮投资后还将和斯维登集团开展深入的综合业务合作。未来会在房源托管、共享农庄、金融产品等多方面展开广泛而深远的合作。”

相比新途家的轻资产快速布局,斯维登集团全面转向重资产运营,甚至集团口号都变为“分享,让不动产增值”,投资方也是来自地产巨头保利集团的保利资本。在房源数量上,斯维登公布数据显示,目前其运营中的房源有3万间,相比新途家的百万间房源,线下重资产的扩张远不如线上轻快。

为何途家要拆分出一个团队做如此重的线下业务?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罗军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专访时表示,“中国的条件和北美不一样,很难像Airbnb和HomeAway一样仅靠线上就颠覆住宿业的商业模式。我们必须线上线下一起动手。”

作为途家网的创始人,罗军目前几乎把所有精力投入在斯维登集团,甚至未出席3月初新途家的战略发布会。有媒体称,罗军等途家的创始团队在新途家已经被边缘化,新途家已经全面由携程掌控,来自去哪儿网的团队出任高管,媒体公关事务则交接给了携程的公关部门。罗军在新途家被边缘化了吗?“途家线上我还在管,两头跑”,罗军告诉新旅界。

在斯维登的发布会上,携程CEO孙洁也出席并发言,为斯维登站台。

斯维登的布局

斯维登要做什么?其介绍资料显示,斯维登集团是一个包含了公寓、欢墅、途远以及途礼四条产品线的线下不动产运营品牌。

“斯维登集团以分享住宿为核心,帮助业主进行资产管理和运营,同时满足在消费升级下消费者对于‘多人、多天、个性化、高性价比’住宿产品的需求”,罗军介绍。

斯维登公寓拥有精品公寓、度假公寓、服务公寓三条产品线,2018年斯维登公寓三条产品线的品牌标志及客房全新升级,分别以“融入城市”、“融入自然”、“融入社区”为特色,致力于在用户人生轨迹的不同阶段,陪伴用户成长,以满足不同年龄阶段人群的个性化需求。

分享住宿到底怎么玩?罗军详解途家拆分背后的逻辑

欢墅别墅

别墅方面,斯维登进行了欢墅别墅的品牌升级,现在的欢墅品牌已经涵盖了从度假别墅、特色民宿、美丽乡村、共享农庄等多种形态,为度假者提供差异化的住宿产品,满足短租、旅行定制、私人管家、美食料理等个性化定制服务,并整合了特色度假资源并为度假资产提供专业托管服务。

此外,斯维登集团还将在2018年全力部署共享农庄,从建造到运营到伴手礼,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其中,斯维登集团旗下的C2B乡村旅游住宿解决方案品牌“途远”,发布以“乡村振兴”为主的整体解决方案和产品升级。途远的爆款“集趣”快速装配式小房子,已经在国内20多个省以及海外多处落地。

分享住宿到底怎么玩?罗军详解途家拆分背后的逻辑

“集趣”快速装配式小房子

同时,斯维登旗下的旅游特产分享电商平台“途礼”可以带动农产电商的发展,共同进行“共享农庄”的打造。

战略并购途窝集团,则是斯维登在景区住宿领域的一次发力。途窝集团成立于2014年,专注于旅游酒店、文旅创意园连锁平台的协同发展。目前,途窝在国内旅游城市和热门景区拥有旅游酒店数量超过200家,文旅创意园数量超10家。

作为昔日的途家自营,斯维登集团正在以崭新的面貌重新起航。

发布会后,罗军接受了新旅界(LvJieMedia)的专访,对拆分出斯维登集团的原因,以及斯维登的房源业主画像、消费群体画像进行了深入的阐述。以下为专访实录:

罗军:拆分途家的逻辑

新旅界:同样是盘活存量房产资源,提供更个性化的住宿体验,为什么Airbnb可以只做线上,而途家要拆分出专注线下的斯维登集团?

罗军:Airbnb是2008年开始起步的,当时很重要的一个推动因素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消费者在挑选旅行产品时开始更加注重性价比,这为它的崛起创造了条件, HomeAway也因同样的原因在2008年取得了快速发展。北美的线下运营非常完善,好房源多,社会诚信度也很高,因此Airbnb和Homeaway在当时能够以分享住宿的逻辑颠覆住宿业格局。

但中国的条件和北美不一样,我们的老百姓刚刚开始富裕起来,好房源数量稀少,大部分游客和业主都还体会不到分享经济的精髓,所以这个模式在中国出现后,没能颠覆原来的住宿商业模式。我们必须线上线下一起动手。

线上部分大家都觉得很容易挣钱,很多人都来抢着做,我们用的方法是大量的并购整合,迅速成为最大的一家独角兽。而线下就是苦活累活,要弯下腰死磕,那么谁来做线下?这个时候就看,你有没有愿景,有没有对这个领域的酷爱。举个例子,你有个三岁的小孩子,你愿意弯下腰陪她,是因为你很爱她,否则你不会弯腰。我们拆分出斯维登,专注做线下,就是这个逻辑。

新旅界:目前斯维登的房源数量有3万多间,相对于线上的扩张速度并不算快,原因何在?和斯维登合作的都是什么类型的业主?

罗军:如果我做的还不够让自己彻底满意,我的量扩起来就会慢。不过其实我们的房源已经不少了,已经有几百家酒店的规模了。

我们的跟业主合作的方式是,不承诺保底收益,采用收益分成模式。因为一承诺保底收益,我们就不是住宿分享了,就成租赁了,很多民宿就是这么做,业主把房屋租给经营者,经营者再租给客人,业主自己从来不住,这就不是分享经济把闲置资源分享出去的逻辑了。

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发现不同的业主对这套理念接受程度不一样。有些业主特别有钱,不在乎那点钱,也不愿意分享自己的房子。有些业主比较没钱,房子贷款买的,一谈就是‘喂喂,一年多少多少万能不能保证,能就租给你’。我们现在大部分业主是什么类型呢?是有分享意识的,有创新意识,愿意尝试新事物,这种就很容易谈。

所以,我们有多大规模,扩张速度有多快,不是完全靠我们的努力,而是看社会上有多少业主有分享意识,还有我们的社会有多少财富。

新旅界:这个房源合作的理念,斯维登会一直坚持下去吗?

罗军:必须的。我们筛选房源的标准,第一,房子要够好。第二,我们的服务半径要抵达。第三,业主跟我们的理念一致,否则,我们跟业主说一年大概会有多少收益,结果最后没有这么多,大家就急眼了。

新旅界:什么类型的消费者是斯维登的主要客户群体?

罗军:从用户画像来说,多人、多天、个性化、高性价比。多人,比如一大家人出去旅行,住酒店的话,各住各的房间,就失去那种一起的氛围,住我们的别墅,两室一厅、三室一厅,一大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

多天,比如来上海参加个培训班,几周时间,住我们的别墅就很合适,几个同事一人一间,晚上还可以讨论讨论。

个性化,比如我们在上海新天地有个房间,屋顶是尖尖的,我原来以为很有问题,但没想到这个房子最受欢迎,都喜欢住这个尖顶屋子,因为以前的老房子屋顶都是尖的。

高性价比,我们的房间就是传统酒店的一倍面积、一半价格,这是边际成本所决定的,毕竟我们是闲置的资源拿出去做分享的。

新旅界:怎么看待和Airbnb、小猪短租、木鸟短租等竞争对手?

罗军:他们是和我途家线上平台竞争,和斯维登没有竞争。刚开始我们做线下的时候还有人学我们,现在少很多了,线下这块如果没办法做到连锁化、规模化,他是没办法赢的。完全跟我们模式一样的竞争对手,还没有出现。

责任编辑: 3858NCY

责任编辑: 3858NC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