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_TOM旅游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2018-07-01 20:13 迈点网   

 

从客栈演变至旅馆,继而至今天的酒店,这个接待往来宾客的空间,宛若一个婴孩,跌跌撞撞逐渐成长。

从客栈演变至旅馆,继而至今天的酒店,这个接待往来宾客的空间,宛若一个婴孩,跌跌撞撞逐渐成长。在这其中,从初始的传统接待,到之后的礼宾地位,甚至发展到当下的生活方式创造。酒店作为迎来送往住客之地,正在努力褪去身上的时代风尘之气,转而披上一袭散发着水墨香的华裘。书,成了酒店所爱的手中之梭,投掷往来之间织造出一幅众生读书图。

从藏书万余册到选址藏书楼,最后发展至成为诗书流传之源,酒店的诗书追求之途一直在向更美的远方前进。

1979年著名挪威城市建筑学家诺伯舒兹曾在他的《场所精神——迈向建筑现象学》中,提到古罗马时代就有的“场域精神”说法。古罗马人认为,所有独立的本体,包括人与场域,都有其“守护神灵”陪伴其一生,同时也决定其特性和本质。

当我们谈起酒店的建筑和设计,必然要从“场域”谈起。因为“场域”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人记忆的一种物体化和空间化。也就是城市学家所谓的“对一个地方的认同和归属”。

现今的酒店,不再似往日般迷恋金碧辉煌的浮夸装饰,不再同旧日般向往灯红酒绿的奢靡生活。想要获得来自客人的认同与归属,单凭往日的奢华装饰日渐式微,不少酒店开始了自己的IP打造之路,如禅意的大堂装饰、新新时代艺术风格的打造、古风古色服务人员穿着等。但是更多的酒店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书籍,藏于其中,让已行万里路的鸿儒,谈笑间撇去一身的白丁之尘。

“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人如此,酒店亦然。古人为了读书,在家中,不惜凿壁偷光、囊萤映雪。今时不同往日,读书的心愿不再难以满足,酒店作为迎来送往住客之地,更是努力褪去身上的时代风尘之气。书,成了酒店手中之梭,投掷往来之间织造出一幅众生读书图。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1.'丰':左拥六朝城,右抱总统府,楼阁藏书万册

有的酒店会选择在大堂中放置一摞书本,无非成功学、养生学一类的书籍,亦或是空空如也的名著模型来彰显其文化气息。不过,毕竟“装腔作势”的还是少数,不少有情怀的酒店钻进了“藏书”的“牛角尖”。在“书”这一字上,使出浑身解数。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总统的“酒店式图书馆”

作为喜达屋在中国的第七家精选酒店,南京圣和府邸豪华精选酒店以其自身作为南京文化历史之旅的起点。由此圣和府邸以“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阅历博采的一生以及民国时期的历史文化背景为灵感,在酒店内打造了一座酒店式图书馆,称其为“行者书屋”。

众所周知,孙中山先生平生只有两大嗜好,革命和读书,“读书不忘革命,革命不忘读书”,是孙中山一生的信条之一。他曾对日本友人说过,“我一生除革命外,唯一的嗜好就是读书,我一天不读书,便不能生活。”自香港西医书院完成学业以来,哪怕是在颠沛流离的流亡岁月,或者政务繁忙的从政时期,他都不忘读书,尤其革命受挫之际,读书更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主要部分。他认为,如果一个人不读书便会跟不上时代,变成一个落伍者。

在孙中山的一生中买过、读过的书籍,大半散失,在上海故居保存下来的大多是他生命最后十年的书,共计1932种(其中1025种是他生前出版的),5230册,涉及古今中外哲学、政治、军事、法律、经济、历史、科技、医学、体育、天文、地理、人物传记等,还有百科全书、年鉴数十种。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四面高耸林立的书柜中精选南京历史、民国文化以及文学艺术等方面,通过精选以呈现南京历史、民国文化、中外文学艺术等,仿佛追忆起民国时期人们对文化的兼容并蓄,博学笃行的特质。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在书屋吧台的后侧,有两间更为私密的小屋,一间叫“音乐室”,另一间则是“航海室”,都在努力还原出民国时代的生活状态。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此外,挑高的空间加上玻璃顶的自然光,都在试图还原孙中山先生在总统府居住时的旧貌。在这里点上一杯茶,读上一本书,感受古老而温润的书香茶韵。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6000藏书 被西溪湿地浸润的酒店图书馆

光线透过吊顶的木条间隙投射下来,犹如启明之窗,自然柔和地交错在图书馆的三层空间。位于杭州西溪湿地的西溪天堂西轩酒店图书馆的设计非常有趣,三层挑高,中央镂空,沿着墙面上拾级而上直至三楼,像积木一样延墙而设的一格格书架里,正静静躺着各式藏书与艺术品,等待着欣赏它的人。

一楼的阅读区里,自上天顶而下,自前厅大堂,自日影餐厅的采光,柔和的萦绕于此。摆放着简单的沙发、靠垫与小木桌,置身其中,心绪豁然开朗。在 6000 藏书中,挑选一本珍藏,安静地寻一处清净,真是一番陶冶身心的好情趣。

这里的藏书,从世界各地收集而来的,不少书籍价值不菲。诗词歌赋、小说、杂谈,甚至连工具书都有。而这家图书馆的妙处在于书的唾手可得,每一层楼梯拾阶而上的墙壁上,都搁置了书架。

而图书馆挑高三层的空间,阳光透过透明的天顶洒下满满一地,冬日里沐浴着阳光,暖洋洋地入座,放眼望去满目的图书摆在木质书架上,围着酒店中庭,绕了一圈又一圈。

唐刘禹锡有词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对于酒店文化空间塑造而言,书籍的作用宛若神话传说之于高山,龙之于秀水,必定是点睛之笔。

2.“址”:阁有诗书气自华,因有书香墨气来

除却将空间塞满诗书之外,酒店寻找到了一种更为深刻的书香韵味生源之本——以藏书阁为址亦或是择一痴迷于藏书的屋主。出于对诗书的疯狂热爱,屋主会为所拥有的建筑角落添遍书香墨气。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藏身于清代官方翻译机构的酒店图书馆

怀旧的老时光从走进博舍酒店的第一分钟开始感受到,酒店保留了原为清代官方翻译机构——笔帖式署的老宅院。博舍图书馆位于路左侧,这一仅对博舍住店客人开放的私密空间,以保存完好的挑高房梁,书籍与香氛的氤氲,为匆匆旅人献上静谧别致的欢迎礼。

博舍的这一图书馆由伦敦Ultimate Library图书编辑公司进行书籍设计,中英文藏书约2000册。此外由于这一酒店位于古迹之中,Ultimate Library在选择书籍的时候,以文化、艺术、旅行为主轴,为住店客人在全世界范围内铺开了一张张广阔画卷。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藏于“藏书之乡”的“藏书楼”的藏书酒店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与其他的酒店有所不同,南浔花间堂•求恕里从骨子里便是一位手持书卷踱步明月之下的儒雅书生。

在浙江湖州这个被王国维称为“藏书之乡”之地,民国初年湖州南浔镇出现了一座闻名于世的大藏书楼,它就是南浔镇“四象”(富商)之首刘承干的嘉业堂。此后,“嘉业堂主”刘承干在这座藏书楼旁建造了一座别墅,取名求恕里。而这也正是花间堂求恕里的独到之处,血液中便流淌着藏书的基因。经花间堂修缮后的求恕里仍然保留了古建筑的历史风貌,同时它也有了一个新名字——南浔花间堂·求恕里。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这一项目整体的设计概念始于刘承干藏书成就,设计师精心提炼出“藏”作为设计出发点,设计手法及元素均从“藏”的惊喜感来讲述南浔和求恕里的故事。无论是刘承干藏书的故事与成就,还是江南园林的秀丽美景;无论是世人渴望小隐林薮的内心渴望,还是文人墨客对于“渔樵耕读”。

在南浔花间堂·求恕里中,尽管藏书不如上述几家酒店丰富,但作为一家受藏书文化转变而来的酒店,求恕里处处流淌着古时诗书的韵味:本身的空间结构兼具上海里弄与苏州园林之趣,进门即见的景象别致深刻,一条颇具上海里弄风格长甬道,中间有一座西洋门楼,上刻“鹧溪小隐”四字,鹧溪”是从小莲庄与嘉业藏书楼旁涓涓流过的小溪——鹧鸪溪。而“小隐”正是“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的心境写照,与“藏”设计主旨遥相呼应。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立于古堡持书卷,直问今世是何年

位于青岛德国总督府旧址的怡堡酒店,曾有人这么形容这家酒店,“如果不刻意提醒,你一定以为是在欧洲某处古堡的酒店,而享受着青岛的宜人海风,读上一本书,那片刻的幸福好象就能马上拥抱在怀的感觉。”

这家始建于1903年的酒店,因其德国威廉时代建筑风格,被称为建筑史奇葩,近30000平方米植被郁郁葱葱,为酒店营造了一种森林系艺术气质,令人仿佛置身艺术世界。傍晚在落地窗外的露天阳台驻足远眺小鱼山灯火辉映,心思不经意间随风飘远,一个人安静地嚼着文字,身心浸染了怡人的书香,配以精致的西式点心,恍然置身于欧洲小镇,沉醉不知归路,这里的咖啡,掺了阳光的味道。

曾有人说,书籍是表达、是图景、是一段又一段值得期待的旅程。作为旅行中至关重要的空间构成,酒店拥有一座精致用心的图书馆则能够成为旅行的一部分,让身体和心灵在路上相遇。

3.'传':得古今之真知,流世间之诗书

滴水易穿石,细涓能长流。除却令人眼前一亮的恢弘藏书之外,也有酒店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方向,化诗书于日常。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源起于云南怒江之畔的亚朵村的亚朵,在成立之初便确立了两大人文特色,一是“竹居”,二是属地摄影。竹居是每家亚朵必备的图书馆。在这么一个数字化阅读猖狂的年代,亚朵却选择了纸书阅读、经典阅读,保持对于阅读的固执。而在免押金借阅、任意门店归还,对用户充分信任。目前亚朵拥有竹居199间,图书超过75万册,其中约22万册在路上流动,是全国最大的免费流动图书馆。“

通过嵌入竹居空间,亚朵把自己的大堂设计成7×24小时的流动图书馆, 举办人文艺术沙龙活动,涵盖了读者见面会、摄影分享会、旅游分享会和观影会等“第四空间”活动,在成为酒店文化空间的同时,努力成为城市的精神驿站。

这些酒店把书藏进孙中山书房、德国督导城堡、古城墙、南浔首富私宅|寻礼

其实每一个经典的酒店设计作品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骄傲和成就,但并不仅仅因为机能与功能的创新与变革,而是因为每一件设计都有它独特的“场所精神”,我们也可以叫“场域精神”,融合了在地文化的精气神、凝结了人、空间、环境、氛围多重因素,并将当地文化脉络的社会性特征与气质融合在作品中综合体现。

当酒店的设计开始重视书籍在其中的作用,那么这一酒店便具备了带着水墨香的“场域精神”。图书馆、专属诗书空间、藏书楼改造的酒店等等,在汇聚了千百年的汉字文化能量之后,酒店空间才会呈现出一种“书卷气儿”,不是现代的油墨味道,也不仅是古时的水墨香,而是宛如骤雨初霁晴日丽天的一束彩虹,仿佛沉沉黑夜划破苍穹的一道闪电,好似乌云散去妆点西天的一抹晚霞,让往来的客人放下手中嘈杂不已的电子设备,安安静静地捧起一本书,沉浸在千百年前的轻声细语中,细细品读。

 

责任编辑: 3858NCY

责任编辑: 3858NC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