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人文精神形象的感召力——评越剧剧本《石夫人》_TOM旅游
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人文精神形象的感召力——评越剧剧本《石夫人》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1-08-21 14:28

台州人文精神指的是“山的硬气、水的灵气、海的大气、人的和气”。具现为无数台州人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敢为人先、白手起家,以铁杵磨成针般的毅力打开了民营经济新局面,展现出如山一般的意志、水一般的灵动、海一般的胸怀。

温岭市文化馆研究馆员李剑峰创作的越剧剧本《石夫人》,正是以台州人文精神为标杆,以台州温岭城市地标性山峰——石夫人峰民间传说为原型,讴歌时代精神,赞美忠贞爱情,呼唤新时代的伟大精神,用伟大精神续写人文新篇章。

人文精神形象的感召力——评越剧剧本《石夫人》

做命运主人的人格魅力

石夫人是浙江台州温岭的标志性景点,位于温岭市区东面的五龙山上。这座山峰远远望去,就像一位年轻端庄的少妇正凝眸远眺,被称之为“石夫人”。关于石夫人,古往今来留下了许多美丽而动人的传说故事,令人唏嘘。《石夫人》就是在这些民间传说基础上,赋予其新时代精神内涵而创作的戏曲文本。

《石夫人》讲述的是秀外慧中的村姑林秀秀,与英雄救美的村民石大柱在五龙山踏春时一见钟情。一年后,两人冲破层层阻力喜结良缘。为了改善贫困落后的生活环境,在秀秀的倾力支持下,大柱迎难而上终成伟业——从一名矿石场的粗工,最后成长为一代华夏石匠大师,而秀秀也为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美国著名诗人、人文主义者惠特曼说过:“当我活着,我要做生命的主宰,而不做它的奴隶。”英国诗人丁尼生也说:“人就是人,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他们的话表达着相同的意思——我的命运我做主,这也是《石夫人》中的秀秀所努力践行的人生信条。

编剧赋予秀秀是一个有远见卓识、肯吃苦耐劳且有奋斗精神的奇女子,这表现在她追求婚姻自主、敢于与命运抗衡、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的为人处世上。

人文精神形象的感召力——评越剧剧本《石夫人》

一是追求婚姻自主。林秀秀是家中独女,开办私塾的林父中年得女,自然把秀秀当作掌上明珠悉心教养。而8岁丧母的多舛命运也促使秀秀过早看到生存艰难,深知含辛茹苦把她养大的父亲之不易,所以早熟的她更早慧:办私塾需要帮手,但爹爹年事已高且身体有恙;自己年轻貌美,不免被有心人惦记,怕陷入危机。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道德观念约束下,女子地位低下,婚姻无法自主,一句“我等得起,我爹等不起”道尽人间沧桑。

二是敢于与命运抗衡。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在那个丈夫是天的旧时代,嫁给一个什么样的夫君,就意味着你今后将要过怎样的生活,人生能达到怎样的高度。所以,当秀秀在五龙山游玩不慎失足时,情急中把她拉回悬崖边的大柱,激发出她朦胧的少女情怀,特别是在之后一年的相处过程中,让她看到了大柱身上善良、朴实的美好品德,使她心有所属,所以当发觉“爹爹有意要嫁囡”时,她不惜放下女子尊严,化被动为主动,让闺中好友杏花充当媒人,去争取自己想要的婚姻生活。

三是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秀秀抛开了大柱“家庭贫寒兄弟多”的物质条件,也不去管大柱想造好楼房、风光迎娶她进门的理想图景。这当然有剧作家赋予秀秀的现代女性自主、自强、自立意识,却也凸显出秀秀敢作敢为、特立独行的人格魅力。而在婚后,秀秀也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弱女子,而是看准时机砥砺前行。从某种程度上说,她是这个社会秩序里的不安定分子,这个不“安分”,主要表现在她要改变贫穷落后的命运,激发出大柱的远大抱负,去争取美好的生活,让自我价值得以实现。这种不屈从于命运安排的自强意识,闪耀着人性的洁光,让秀秀这个人物形象显得高大起来。

矛盾冲突显现人性张力

在普通人眼中,秀秀无疑是离经叛道的。一方面,在于她不安于现状,永远在追求的路上攀登;另一方面,为了理想的实现,她柔弱的身躯不惜与命运抗衡。这些都表明了她人性的可爱又可亲、可塑又可靠,充满着巨大的张力。

首先是她与大柱的矛盾。秀秀的目光远大与大柱的小农意识是有距离的,但大柱富有可塑性,在秀秀的循循善诱下,大柱的思想观念不断发生着变化。所谓思想观念,是指一个人认识事物的看法或判断。这种认识,受从小的家庭成长环境、年龄、性格爱好、学识修养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思想观念直接指导个人的语言和行为,具体体现在对事业观、价值观等方面。大柱的肯吃苦、求上进,善于变通,使两人劲往一处使,终于功成名就。正如歌德所说:“我们的生活就象旅行,思想是导游者;没有导游者,一切都会停止。目标会丧失,力量也会化为乌有。”

其次是她与婆婆的矛盾。石母是一个遵守封建秩序的下层劳动妇女,见识不高、格局有限,但年轻守寡、生活窘迫中拉扯4个儿子长大的艰辛,使她的行事风格泼辣而专断。这从她一开始对秀秀的评价就可见一斑:“那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秀秀也与她理想中的儿媳妇形象大相径庭。

秀秀与大柱成婚后,秀秀动用关系让大柱去学石匠手艺,但学艺要付出费用,不仅要交“拜师钿”,逢年过节还要送礼,且“三年没钱赚”,这对只顾眼前利益的石母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也就使本来就薄弱的婆媳关系更显紧张。于是,石母当机立断分了家,把他们赶去放杂物的茅棚安家。但秀秀没有被生活的磨砺压倒,她安慰大柱:“多多处事多磨练,才能挑起生活重担。”

五年后,两人心心念念的新房终于落成,大柱也在三年学艺期满、两年自立门户中增长了技艺本领、积累了资金收入,丰衣足食的生活已不成问题。但当一棵橄榄枝抛向他们——“海天佛国普陀山,张榜兴建石雕弥陀佛”时,善于抢抓机遇的秀秀捕捉到了商机,她对大柱唱道:“安于小打和小闹,天下大事难成功。男儿敞开胸怀走天下,敢争敢闯要英勇。”表明了一个女子的气魄与胸襟,但也让薄弱的婆媳关系雪上加霜。于是,一方面,她放手助推丈夫去创业,寻找出人头地的机会;一方面,家庭的重担全落到了秀秀肩上,还得不到婆婆的体谅与照顾。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冲突,说到底是价值观的冲突,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对一个人的质疑和反驳,必须从接受他的前提开始,提出的质疑和反驳才是有效的,但是我们往往会发现原则和原则的冲突更多的时候是不可调和的”。这个“不可调和”,拉开了秀秀身上的悲剧帷幕。

人文精神形象的感召力——评越剧剧本《石夫人》

其次是与陈富的冲突。有钱有地位的陈富,早已成家立业且妻妾成群,当然不是秀秀的良配。但陈富贪图秀秀美色,屡次上门求亲被拒总是意难平。秀秀出嫁那天,陈富仍不甘心前来质问,秀秀斩钉截铁表明心迹:“你过你的富日子,我自选择我姻缘。”令他怀恨在心。等到大柱前去普陀山半年后,陈富未按口头约定运去第三趟石料,导致工程难以为继。面对有意报复的陈富,走投无路的秀秀只得将新房变卖给他,不仅从高大敞亮的新屋搬出回到当初的茅棚蜗居,为了生计更只能下海干活积蓄石料钱——一个忍辱负重却锲而不舍的劳动妇女形象彰显了出来,与小人行径的陈富形成鲜明对比。

演员赵薇曾在一次采访中亮出过婚姻观,她说:“关于婚姻,我不会抱过高的期待,我的底线是在婚姻内能始终保持自我。”很多人说,人的命运早已注定。事实上,哪有什么命中注定,只不过是一个人走过的每步路时所做的每个选择。当你选择靠男人时,你可能成为婚姻的牺牲品;当你选择嫁豪门时,你也注定会被豪门所约束。

有句话说得好:“播种思想,收获行动;播种行动,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性格;播种性格,收获命运。”由此可见,命运最终是由思想决定的,所以我们说:“思想有多远,我们才能走多远;心有多宽,成就的事业就有多大。”本来,出师后大柱的石匠手艺足以让秀秀过上安定踏实的生活,但她的眼界与思想,决定了只要有机会她还是会去争取、去拼搏。这种勇立潮头的精神意志,观照着一代代温岭人乘风破浪展宏图。

不遗余力的实干精神

法国著名文艺理论家罗兰·巴特在《神话修辞术:批评与真实》一书中写道:“一个洞彻社会生活玄奥和人类根本属性的作家,只有将自己的感悟熔铸到创作实践中,其作品才能更易于为读者所接受,才能保持不竭的艺术生命力。”《石夫人》是对这一经典结语的有力诠释。

《石夫人》在民间传说基础上,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创作理念用于剧本实践:精于结构布局、善于故事情节、长于人物对话、敏于唱词念白……这些创作技巧和写作手法,繁简有致、游刃有余地施展开来,使整个故事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层层递进,使读者的阅读期待在一波三折的情境中得以强化,使作品的震撼力和征服力在生气盎然的情态中得以提升,并从一定意义上印证了“情节战胜结构”的舞台剧论断。通常说,人物是剧本的基本元素和故事情节的唯一主体,情节是戏曲人物言行的逻辑产物。《石夫人》中的情节和人物互为映衬,合力构成助推故事演进的内在素质。外表柔美、内心刚强的秀秀,好学不倦、勤勉敬业的大柱,心地善良、助人为乐的杏花,当家做主、思想保守的石母,深藏不露、睚眦必报的陈富等各色人物在故事情节中合乎逻辑地登场亮相,承担着“情节承载者、见证者和勘探者的责任”(昆德拉语)。

美国总统尼克松说:“命运给予我们的不是失望之酒,而是机遇之杯。因此,让我们毫不畏惧、充满欢愉地把握命运。”

石大柱是一个普通村民,他命运的三次螺旋式上升,都来自于妻子秀秀的助力。第一次,从恋人到夫妻。为了尽快成婚,秀秀不惜巧施心计,一方面,让闺蜜杏花与双方家长周旋,取得他们的同意;另一方面,让大柱“娶了媳妇再造房子”,心甘情愿下嫁,使大柱达成先成家后立业的人生目标。第二次,从石矿粗工到石匠。为了让大柱有手艺傍身,秀秀不惜动用父亲私塾先生的关系,使大柱顺理成章成为有名石匠的徒弟,特别是当婆家拿不出拜师银子时,秀秀有坚强的后盾——娘家,使大柱达成重新择业、使命运逆转的人生方向。第三次,从石匠到华夏大师。面对普陀山的浩大工程,大柱已满足于“乡邻生意接连连”现状,但秀秀却道“小家已好不能安现状”“还有乡亲需要你带动”,并用她羸弱的肩头,去开发、成全大柱的人生高度。从这里,不难看出:人的天资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决定性因素更在于后天的争取。

“贤能的妻子谁能找到呢?她的价值远胜珊瑚。她的丈夫心里信赖她,利益从不缺乏。她一生的日子总叫丈夫有益无损。”这句出自圣经的话,对秀秀与大柱来说同样适用。

我们常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支持她的女人。”秀秀无疑完美诠释了这句话。确实,大柱能衣锦还乡,是秀秀不遗余力的牺牲精神为代价的。那么,可以说,当大柱得知秀秀已葬身于猛风烈雨,他在极度悲痛中,想“把山峰刻成你模样”,也已将秀秀升华为一个精神意象——温岭人“敢为人先、敢闯敢冒”的改革精神和“韧性足、抗压能力强”的意志品质!那一锤一凿敲击出的思念,疼痛而艰难,却一步步支撑着他走向成功的巅峰——“好男儿敢闯敢冒,把新天地开创”,从而达成精神的完型、人格的健全,成为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人文精神形象的感召力——评越剧剧本《石夫人》

坚强外表下的秀秀“不说是千金小姐,也是百里挑一的佳丽”,但爹爹去世后已无娘家庇护,又不受婆婆待见,膝下儿女嗷嗷待养,丈夫又远在他乡创业,创业费用还要她去筹备。为了目标的实现,台风天依旧在海滩上讨生活的秀秀,面对骤然而至的狂风暴雨,勾起她浓烈的思念之情,攀登五龙山遥望大柱所在的方位,将满腹愁绪与满腔热望倾注,大段情真意切的唱词,催人泪下,为最后葬身大海的悲剧结局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极大地升华了秀秀这个女性形象。

诚然,作为一个具有原型色彩的民间传说故事,结局的走向是设定的,悲剧性命题也是情理中的。“石夫人”这个富有地域标志性象征的人文形象,世世代代屹立于五龙峰上,扎根山野乡村之中,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早已成为一种民间信仰而深植人心。相信越剧文本《石夫人》也定会走进读者心田,且喜且悲,相伴前行。

 

广告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