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深圳文博会 | 田粟:与大湾区一起成长的“两栖”作家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1-09-23 15:09

虽然早在2004年田粟就已出版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暮春》,之后又相继出版了职场小说《追逐纯粹的人》和长篇童话故事《小龟传奇》,但真正把他带进媒体视野的是他的《山脚下的女人》。该作品是田粟2016年出版的乡村题材长篇小说,一经出版,即就被喻为“女性版《平凡的世界》”,受到了新闻媒体和读者朋友的广泛关注,被多家媒体报道,还应邀做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栏目“品味书香”节目组,与全国听众朋友分享书中凄美的故事和创作初衷。

如果说《山脚下的女人》是一个很好的开端的话,那么2018年出版的长篇神话小说《葫芦记》,则将田粟的写作事业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部小说被称之为“一场穿越时空的旅行”,以幽默诙谐的语言讲人性、讲现实,不仅适合孩子,也让大人读起来颇有趣味,让人在捧腹之余关注社会,认识人生,做有益的思考和准备。深圳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汤奇云表示:“《葫芦记》传递了田粟对当今社会的认识,这就使得这部童话不只是一个幼稚的、逗小孩玩的作品,而是一部具备小说意味的、有现实意义的小说。”该作品不仅受到了读者朋友们的喜爱,还获得了广东省第九届民间文艺著作奖三等奖。

深圳文博会 | 田粟:与大湾区一起成长的“两栖”作家

《葫芦记》发布现场

2021新年伊始,深圳文化圈就被一部作品《日出东江》刷屏。故事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了阿好、阿蝉、顺女三个5到11岁的小女孩,因日军侵华战争与家人失散,各自所经历的不同遭遇。小说塑造了刘胜、郭趸、毕罡、鬼手、桂婶等一批有血有肉的普通百姓。他们心系国家民族命运,饱含家国情怀,坚持长期抗击外敌,最后在东江纵队领导下,迎来胜利曙光,取得彻底胜利。

田粟通过这部作品主要表达了三个方面的思想:

第一,“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刘胜等人早年加入义和团爱国救亡运动,一度寄希望于当时的清朝政府,结果其轰轰烈烈的护国运动却被他们所维护的腐败王朝与侵略者联手绞杀了。作为义和团运动的幸存者,刘胜等人在东江流域西岭村隐姓埋名,后来又把抵御外敌的希望寄托在了军阀和国民政府身上,甚至是寄托在了搞封建迷信的慕容聪身上,结果不仅再次失望,还差点搭上了身家性命。直到他们遇见了一支活跃在东江流域的共产党抗日队伍,也就是东江纵队,他们才重燃希望,找到真正的出路,并最终实现了救国之愿,彻底打败了侵略者。

第二,告诫人们牢记历史、勿忘国耻。阿好、阿婵、顺女这几个幼小的女童,她们本应在父母亲的怀抱里享受呵护与温暖,但她们的家却被日本帝国主义的炮火炸得粉碎,她们与亲人被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铁蹄冲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落得了被贩卖、被欺凌的境地。

第三,和解与和平是全人类共同的心愿。小说中,一个遗留在中国的日本老兵在被救助后,自愿选择留在了这个曾经被他们伤害过的国家,用自己的劳动补偿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这对他是一种救赎,而对曾经被伤害的中国人民而言,却是一种宽恕。这是历史的潮流,也是两国人民由衷的希望和选择。作品中的这种和解的精神不仅体现在中日两国之间,还体现在民族内部矛盾化解之中。作品中陈村百岁长老福荣叔临终时,对陈村与西岭村过往恩怨所发出的感叹——兄弟阋于墙!就是典型的范例。在此,我们衷心祝愿世界和平,海峡两岸早日实现和平统一。

深圳文博会 | 田粟:与大湾区一起成长的“两栖”作家

作品不仅很有时代意义,也具有非常高的艺术性和可读性。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主管部门的相关人士在审核该书稿时就给予高度评价。广东省新闻出版局评审员肖建国说:“小说述说的是发生在粤东地区的一段传奇,时间跨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的20余年,其主线是寻亲。作者生活经验丰富,熟悉当地的人情风俗,文字清通简洁,把故事编得复杂曲折,一波三折,柳暗花明,出人意料,塑造了刘胜、郭趸等众多人物形象。小说很有可读性,且导向正确。”另一位评审员曾大力也给出了非常肯定的意见,他说:“该小说讲述的是广东山区人民抗战时期的故事。普通百姓在那个年代经历了家国破碎、骨肉分离的苦难,在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的带领下奋起抗敌,重建家园。作者安排故事逻辑合理,情节跌宕起伏,有一定的可读性,书稿导向正确。”

2021年3月21日,深圳市特区文化研究中心、海天出版社、惠州市文联联合举办了“湾区主旋律文学与红色文化传承——《日出东江》”主题研讨会。活动中,来自深圳、惠州两地的专家、学者和评论员,就《日出东江》创作意义进行了研讨。深圳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张晋文表示:“《日出东江》讲述的是发生在东江流域的红色历史故事,惠州与深圳同属东江流域,同饮东江水,小说讲述的正是我们自己的红色历史故事,作为大湾区框架之下的惠州和深圳联合举办'湾区主旋律文学'研讨会,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为湾区文艺交流与合作开创了局面、树立了范例,希望深惠两地文艺机构和文艺工作者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深化合作与交流,为促进湾区文化艺术的繁荣与发展做出贡献,以文化促进经济,助力湾区建设。”

深圳文博会 | 田粟:与大湾区一起成长的“两栖”作家

田粟受邀出席基层党日活动

惠州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安想珍则表示,这本书作为红色文化传承的代表作,其接地气的叙述方式富含可读性和趣味性。

深圳市特区文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洪霞博士说:“在大历史的动荡下,一个个丰富而生动的民间世界,那是一个个小历史的组合,作家田粟在《日出东江》中提供了可以感觉、可以触碰的历史。这种民间性的表达,仿佛为作品插上了翅膀,具有很强的故事性与可读性。《日出东江》中塑造的民间世界不仅具有传奇性,更有丰富的细节性,岭南地区民俗元素舞狮子、渔灯舞的加入,以及当地百姓与日军比武,更加证明了历史场景的真实。”

而在海天出版社编辑部主任胡小跃眼中,《日出东江》很好地将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起来,通过真实可信的人物,反映了湾区人民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革命胜利的过程。“我觉得红色题材尤其要讲究艺术,并不是说题材重要就可以忽略艺术标准。《日出东江》用了很多具有地方色彩的语言,这是很好的一个特点。我有幸编过田粟老师两部作品,发现他的创作热情非常高涨,生活节点很丰富,艺术灵感和文学想象力也很丰富。”胡小跃说。

《日出东江》被列入“2021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

经过多年孜孜不倦的努力,田粟的作品已日趋成熟,得到越来越多的文学界人士和读者朋友们的认可和喜爱。田粟有固定的工作和专业,每天上班“朝九晚五”,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创作。一开始,同事们都不知道田粟在写作,但随着他的名声越来越大,他们突然发现身边的这家伙居然在搞写作,惊愕之余将他纳入了“异类”;而作家圈的有些人则对半道出家的他心存抵触。田粟因此经常开玩笑说,自己是禽兽都不待见的东西——蝙蝠,其实说是两栖动物更为合适!

除了写作外,田粟涉猎广泛:早期喜欢国画,就读了国画专业的大专学历;喜欢研究心理学,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考试;喜欢摄影,砸锅卖铁购置了一套设备,跟着摄友跋山涉水追逐光影了好几年;喜欢搬弄拳脚,跟着一个七段高手练习跆拳道,直逼黑带,如今年过半百依然在练习泰拳。这些都还不够,在家里,他居然还是一个好厨子,做得一手好菜——女儿最喜欢吃他做的菜了!

田粟平时工作这么忙,却还能做这么多事情,有人不禁好奇:他究竟是哪来的时间和精力?他身边的人说:“他是个没时停的人!”

田粟,本名廖建明,广东博罗人,现居深圳,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民间艺术家协会理事、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已创作出版《暮春》《追逐纯粹的人》《小龟传奇》《山脚下的女人》《葫芦记》《日出东江》等长篇小说,题材涵盖乡村情感、都市职场、儿童、神话等多方面。其中《葫芦记》获广东省第九届民间文艺著作奖三等奖,《日出东江》被国家新闻出版署纳入“2021年全国农家书屋推荐书目”。

这是一个神话故事,发生在南粤罗浮山下,讲述了乡村男孩豆丁的一段神奇遭遇。豆丁在放牧时,无意间在一座石塔的废墟中发现了一个玉葫芦。让豆丁始料未及的是,这个玉葫芦竟是一千多年前葛洪修炼成仙时遗留下的宝物,是连接仙界与凡间的一条隧道。通过葫芦口这条隧道,豆丁去到了仙界,结识了孙悟空、哪吒、沉香等一大批神仙朋友。在他们的陪同下,豆丁在仙界经历了一趟惊心动魄,却又妙趣横生的仙境之旅。孙悟空、哪吒等也借机通过葫芦隧道来到人间,亲身体验了人间生活,感受了人间亲情的温暖,同时,还协助豆丁拆穿了村民莫半仙骗人的把戏,铲除了祸害百姓的女鬼、大蛇等妖精。故事内容丰富、情节曲折,语言生动诙谐,主题健康、弘扬正气,融趣味、娱乐和教育于一体,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老幼咸宜的趣味读物。

(图片由田粟提供)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