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民族舞剧《幸福花山》:奋力书写新时代“西畴精神”的壮美诗篇

开山炸石,筑路垒田……山野一派改天换地的豪情。当代愚公巨大的身影,在阳光下巍然高耸,开山的大锤声声入云……9月13日,由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族文化工作团(以下简称“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创作演出的民族舞剧《幸福花山》代表云南,作为全国42台参演剧目之一,亮相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

《幸福花山》全剧贯穿新时代“西畴精神”的内核,生动地塑造了一群不畏艰险、不息奋斗的“当代愚公”形象,阐释了文山各族儿女在脱贫攻坚中“不畏艰难,苦干实干”的精神,表达了各族人民脱贫致富,追赶小康的美好梦想,热情讴歌了边疆各族人民“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的决心。其唯美独特的艺术形式、突破创新的表现手法、气势磅礴的时代情怀和蕴含的积极向上的伟大民族精神获得广泛好评。

西畴精神——

写在山石上的壮美诗篇

“山大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只见石头不见土,玉米长在石窝窝,春种一大片,秋收一小箩。”一首久传的民谣将观众带回曾经的西畴。

西畴县是云南省乃至全国石漠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99.9%的面积属于山区,石漠化面积占75.4%,生存发展环境极为恶劣。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党中央的号召下,一代代西畴人以“大山压顶不弯腰、困难面前不低头”的精神,向石漠化程度深重的大山宣战,硬是在石头缝里造出了1500亩适合栽种的土地,锻造出令世人惊叹的新时代“西畴精神”,造就了今天“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西畴美丽乡村。

“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扶贫开发重要论述,切实把弘扬新时代‘西畴精神’作为凝聚战胜贫困的‘人民伟力’,展现以‘敢让石漠变绿洲、誓让天堑变通途’的气魄,让‘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一时代精神,是时代赋予每一位文艺工作者的历史使命。”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团长王成怀说道。

民族舞剧《幸福花山》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徐徐展开其壮丽的篇章。

四载打磨——

将新时代“西畴精神”发于心践于行

帷幕拉开,是让观众身临其境的舞台表演。帷幕背后,是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4年的反复打磨。

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原文山州民族歌舞团)成立于1959年,是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专业艺术表演团体,集合了壮、苗、彝、瑶、傣、白、纳西、满、汉等10多个民族的近百名演员。

“打造一部能代表文山民族精神的舞剧,一部能够稳稳站在国家舞台上的精品舞剧。”带着这样的信念,自2018年底,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组织创作人员深入西畴、马关、砚山等地进行了16场创作采风,收集整理创作素材,反复讨论形成剧本初稿。“通过创作采风,主创人员积累了许多素材,打开了创作思路,为成功打造《幸福花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副团长、《幸福花山》主创团队负责人吴晓青说。

2019年5月16日,文山州党委宣传部召开了《幸福花山》导演阐述会,有关部门领导、行业专家听取了总导演对该剧台本、构思立意及舞台呈现等方面的阐述。会上,与会各方对该剧提出了很多具有针对性、合理化的意见和建议。会后,创作组2次召开创作会议根据各条意见建议进行疏理,开展再讨论再创作并最终定稿,于5月23日进入排练阶段。通过近3个月的辛苦努力,《幸福花山》于8月底完成排练,并顺利入围云南省第十五届新剧目展演。

阶段性的胜利的取得,让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备受鼓舞。

随后,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将《幸福花山》列为2020年重点“加工提高”剧目。2019年11月14日,创作人员到昆明与专家组召开舞剧《幸福花山》专题研讨会,综合专家意见后,《幸福花山》进一步完善了剧本结构,增强整体的戏剧张力,丰富人物的崇高情怀……剧本的进一步完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2020年12月7日至13日,文山州民族文化工作团顺利完成第三稿编排顺利赴京,参加由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办的“民族地区艺术院团晋京展演项目”, 演出均受到到场嘉宾、专家及观众的一致好评。

“一部好戏是磨出来的。”谈及《幸福花山》的成功秘诀,王成怀说:“创作有局限,我们就邀请全国的专家进行指导,表演排练没有场地,我们就去县上的砚山会堂,‘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

勇于创新——

用民族舞剧记录时代故事

为了抚平这片被战火烧灼过的山野,排雷班长项虎把安全留给了战友、把生命留给了群山,把父母祝福过的银锁、妹妹亲手绣制的腰带,一起托付给战友郭龙……郭龙带领乡亲向怪石峋鳞的大山开战,并向大家描绘梦中蓝图,“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他们团结一心,决心修一条通往天下世界的幸福大道……

舞台上,以村党支部书记郭龙为代表的“当代愚公”的故事正徐徐展开。

对《幸福花山》主创团队来说,用民族艺术表现当代题材,用舞剧阐释新时代“西畴精神”,是一次极具现实意义的艺术尝试。

舞剧《幸福花山》共分为6幕,分别是:序幕《铁血情浓》、第一幕《尽孝情真》、第二幕《帮扶情纯》、第三幕《开山情坚》、第四幕《扎根情深》和尾声《守望情长》。在舞剧叙事方式上,作为总编导之一,董华兴将民族性与现代性相互融合,尝试了时空切割,段落重组,故事情节的倒叙、插叙,真实性与虚拟性相结合等方法。

如何用民族艺术阐释民族精神?“在这片土地上,音乐制作、舞蹈语汇、服装设计等方面都要符合民族地区群众的生活,要接地气,老百姓才会喜欢。”《幸福花山》总导演之一马文静说。

此外,《幸福花山》灯光视觉效果也运用到极致,在电脑编程的统一调度下,配合多媒体投影,在舞台上实现了大山石漠化、苗族纺麻等不同场景的转换,真实再现了山大石头多、人多耕地少、石漠化程度深的西畴自然景象。

各个环节的精益求精,让舞剧《幸福花山》成为了云南民族舞剧的扛鼎之作。舞剧被文化和旅游部列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被国家民委选为全国“民族地区艺术院团晋京展演项目”;被云南省委宣传部评为“文艺精品”剧目;被云南省民族宗教委评为2019年云南省民族文化“百项精品”扶持项目等。

“今后,我们将继续对舞剧进行提升打磨,借助各类参演机会进一步抓好对外宣传,将新时代‘西畴精神’以舞台艺术的形式展现出来,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伟大时代,彰显西南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干部群众,在党的带领下,奋力践行‘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宣言。” 王成怀说。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