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南方观察|青春文学的崭新地标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1-12-23 09:05

孔雀东南飞,成了几十年来的时尚。为何?因为东南有地气。《周礼·考工记》说:“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当代的中国青少年,特别是广东深圳的青少年是幸运的。他们得新中国建立以来的最佳天时,又得东南地气,美材盈目,只待天工巧夺。

江山代有才人出。令人欣喜的是,继“孔雀东南飞”的第一代之后,第二代、第三代正在茁壮成长。这种情况,在青春文学创作领域表现得尤为突出。郁秀在16岁时创作的长篇小说《花季·雨季》被时任深圳市委宣传部长的邵汉青教授喻为“九十年代的青春之歌”,于1996年出版之后,红遍大江南北,连续四年荣登全国畅销书排行榜,高票入选“中国三十年300本书”“深圳四十年40本书”。先后有电影、电视剧、连环画、卡通画、全国小说连播、盲文版等多种表现形式,小说和电影等文学形式获奖无数。更加可喜的是,青少年以阅读《花季·雨季》为时尚,许多人都说“我是读《花季·雨季》长大的”,《花季·雨季》的写作、阅读竟然成了一种现象。

现象的生命力在于传承。郁秀之后,中国特别是广东深圳、涌现出大批青春文学的爱好者、创作者。《鲜红与淡绿》的作者孔子易,在父母和老师熏陶下,读小学时就出了名,写了许多儿歌、童话、散文,2020年被评为“深圳市校园十佳文学少年”。她创作的《鲜红与淡绿》和《花季·雨季》有着一定的关系。近日,她在给我的信中写道:“最开始写这本小说时,我也常常拿起郁秀老师的《花季·雨季》来看,很想琢磨出来《花季·雨季》是怎么一点点铺开的。当然,到最后我也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但这本书确实激发了我的许多创作灵感和框架上的构想。如果有机会的话,也请向郁秀老师转达我的感谢。”读了《鲜红与淡绿》我还有一个深刻感觉和《花季·雨季》一样,这本书也是“我手写我心”。青春文学之妙,就在这“我手写我心”。

青少年对成熟既充满向往和追求,又惧怕韶光易逝,于是就充满不解、懵懂和苦恼。就像满树的果子,有的半青半红,有的青里透红,既期待红熟,又不舍脱离果树,走在由青涩迈向成熟的“青红之路”上。在成长过程中,随着文化知识的积累,少男少女的身心自然会产生微妙变化。这“微妙变化”就是“材有美”,也是青春文学的活水源泉。这种“微妙变化”不足为外人道,只为青少年独家拥有。而青少年中只有“工有巧”的人才能将其表达出来。郁秀、孔子易就是其中“工有巧”并“合其四者”的代表,同时这也是他们成功的秘诀。

中国当代著名学者杨义先生一直有个梦想——重绘中国文学地图。这种重绘,既是学者的学术责任,也是写作者的实践担当。孔子易的小说《鲜红与淡绿》是当代中学生成长的心灵图卷,是中国青春文学地图上的崭新地标。

(郁龙余,教授,国际著名印度学家。 曾任深圳大学中文系主任,现任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印度文学研究分会会长,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研究员等。)

 

责任编辑: 4162SKX

责任编辑: 4162SKX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