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艺术 | 在音符和旋律中,穿越时空,漫步八季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2-02-28 10:11

目光交汇,心有灵犀,一气呵成,这是一次没有现场指挥的极限挑战。巴洛克新探戈,南北半球八季漫步,这是一段用跳动音符穿越时空的浪漫之旅。2月25日至26日,中国交响乐团驻团艺术家吕思清与中国交响乐团室内乐团,联袂在北京音乐厅为全国乐迷献上了两场精彩纷呈的“开春”大礼——《挑战无极限——八季时空》室内乐音乐会。

 

艺术 | 在音符和旋律中,穿越时空,漫步八季
艺术 | 在音符和旋律中,穿越时空,漫步八季

 

作为国交新春佳节后的首场音乐会,这场春意十足的音乐会曲目编排极富创意:以意大利作曲家维瓦尔第最为知名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季》之《春》拉开帷幕,以阿根廷作曲家皮亚佐拉创作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四季》之《春》作为终曲。

与以往很多“八季”演出有所不同,本场音乐会没有现场指挥。对此,吕思清说道:“本场音乐会室内乐团编制比较庞大,所以我担任的角色既是独奏又是指挥,十分具有挑战。”正如吕思清所说,由于没有指挥,现场演出对国交室内乐团尤其是小提琴独奏提出了更高要求,除了纯熟的演奏技巧和丰富的舞台经验,于无声处的眼神沟通,对乐曲的整体把控和团队默契同样缺一不可。

 

艺术 | 在音符和旋律中,穿越时空,漫步八季

 

在上半场持续40多分钟的演出中,吕思清与国交室内乐团的演奏家们,用美妙多变的音符和张弛有度的旋律,为观众描绘出一幅幅时而沁人心扉,时而激昂震撼的四季景致。《四季》是维瓦尔第创作于300年前的小提琴协奏曲,由四首主题鲜明、风格迥异的乐曲组成,整部作品旋律优美,曲意清新,直到今天仍然是各类音乐会中登场率颇高的经典曲目。

作为《四季》的第一支乐曲,旋律轻快、华丽洒脱的《春》刚一响起,就让人如沐春风。“春天的脚步已经来临,鸟儿欢唱迎接春光。潺潺溪水宛若甜蜜耳语流动着,微风阵阵轻轻吹拂。”就像维瓦尔第亲手为《春》写下的题诗那样,在指挥和乐队的默契配合下,当第一个音符响起时,现场观众便仿佛置身其中,被带入到柳莺花燕,如梦似幻的春景之中。

为了展现春天的生机与活力,维瓦尔第运用了大量拟声技法。例如以独奏小提琴的连续装饰音模拟鸟鸣,以伴奏小提琴模拟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以中提琴作为牧羊犬的叫声,大提琴则用低音比喻远处隐约传来的雷声。在吕思清与乐队好似应答与呼应般的独奏、全奏下,《四季》之《春》在春雨过后,阳光明媚的欢快情绪下缓缓结束。

与生机勃勃、节奏明快的《春》相比,第二首乐曲《夏》的开篇则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夏日景致。在维瓦尔第充满想象力的旋律中,在吕思清与国交演奏家们的动情演绎下,一幅烈日炎炎、人畜倦怠的盛夏图景在观众的脑海中油然而生,春天的生机盎然,在此时变得慵懒起来。但没过多久,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却让所有人倦意全无。在吕思清挥洒自如地演奏下,乐队快速奏出十六分音符,巧妙地模拟出惊雷咆哮之声。随后,又以大量音阶、琵音、分解和弦,生动地描绘出夏日午后雷雨交加的壮观场景。

在《四季》之《夏》中,维瓦尔第同样巧妙地利用了乐器发声,模拟出各种生灵与环境的自然之音。从布谷鸟、斑鸠、金翅雀的啼叫到蚊蝇嗡嗡、微风轻拂,再到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作曲家将小提琴音域宽广、表现力强的音质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张力十足的《四季》之《夏》也因此成为了整部作品的难点之一。现场演出中,吕思清扎实精湛的小提琴独奏,仿佛一位指挥,引领乐队合奏,将300年前意大利“文艺复兴之乡”曼托瓦郊外的田园风光惟妙惟肖地展示给了今天的中国观众。如此精彩的现场演出,既使观众领略到了精彩绝伦的小提琴solo,也感受到了没有指挥胜似指挥的室内乐魅力。

秋天里,曼托瓦城外的田园上,一派喜庆丰收,载歌载舞的欢愉景象,人们“开怀痛饮醇酒,最后不知不觉地沉睡不醒”。在营造出大地重归平静,万物进入梦乡的氛围后,维瓦尔第“故技重施”,如进行曲般地猛然加快节奏,转而为观众描绘出一副热火朝天的狩猎场景。在《四季》之《秋》中,除了继续采用小提琴模拟各种声音,维瓦尔第还在演奏技法上设计了让小提琴独奏拥有足够施展空间的双音拉奏。同时,为了更加逼真地展示人们沉醉于美梦的幻境,在第二乐章的演绎中,演奏乐器还特别加装了弱音器。喜庆丰收,酣然入梦,田野狩猎,三幅画卷、三种情绪的强烈对比,在吕思清与国交演奏家们的弓弦下,跃然于舞台之上,令现场观众如痴如醉。

在整部作品最后一支乐曲《四季》之《冬》里,热爱生活,对大自然充满敬畏与向往的维瓦尔第再次“诗歌合一”,首先用独奏小提琴与乐队合奏出的连续颤音表达人们“在冰天雪地中受冻、颤抖”,甚至连牙齿都在“抑制不住地连连打颤”。在“颤抖”的全奏中,独奏小提琴突然以强劲有力的琶音音阶闯入其中,加深了作曲家特意在乐谱中标记的“寒风刺骨”的演奏意境。

凛冽寒冬的呈现堪称绝妙,但随后维瓦尔第却笔锋一转,用第二乐章中舒缓优雅的旋律展现了屋外大雪纷飞,屋内炉火旺盛的温馨时光。这是维瓦尔第最著名的抒情旋律,直到300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在世界各地的酒店或咖啡厅,聆听到这首脍炙人口的经典乐曲。

在最后的乐章里,维瓦尔第对《四季》之《冬》进行了主题升华,他描写了青年男女在冰面上溜冰玩耍的生动场景。此时,虽然冰冷的北风犹在,但在“冰裂雪融的时刻,温暖的南风却早已轻叩”。此时此刻,“北风与南风在战斗,这就是冬天所带来的乐趣”。在独奏小提琴与乐队强有力的全奏中,旋律线不断级进上行,最后在南风北风白热化的激战中戛然而止。

 

艺术 | 在音符和旋律中,穿越时空,漫步八季

 

如果说上半场,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到300年前文艺复兴重镇曼托瓦的四季之景,那么,下半场登场的另一首“四季”之歌,则一下子将听众的情绪带到了远在万里之外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在这里,被誉为“新探戈音乐之父”的皮亚佐拉创作了另一首以“四季”为主题的杰作——《布宜诺斯艾利斯四季》。与其他音乐家不同的是,皮亚佐拉独树一帜地将探戈与古典音乐进行了有机融合,使他的作品既有交响乐的震撼与严谨,也有探戈的自由与洒脱。

虽然维瓦尔第与皮亚佐拉生活的年代足足相差了200多年,但两人的“四季”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吕思清所说:“皮亚佐拉用他南半球的四季向维瓦尔第致敬。在皮亚佐拉热情浪漫的探戈音乐中,我们会听到维瓦尔第《四季》的声音。”也正因为如此,维瓦尔第的北半球四季与皮亚佐拉的南半球四季才经常以“八季”的形式联袂演出。

《布宜诺斯艾利斯四季》由四首乐曲组成,每一首都可作为单独的作品而存在。与维瓦尔第《四季》和我们通常说的“春夏秋冬”不同,皮亚佐拉的四季采用了“夏秋冬春”的演奏顺序。如此设计,与皮亚佐拉创作的时间密不可分,1965年,他先后创作了“夏”与“秋”,随后又分别在1969年和1970年完成了“冬”与“春”。

热情洋溢的夏天是“南美小巴黎”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节,首先演出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夏》也是整部作品中探戈味道最浓的篇章。在弦乐组奏出的“舞点”中,吕思清手中的小提琴以舞者般的姿态拉出强劲有力的探戈音乐。在舞蹈中常用的快-慢-快三部曲式中,乐队与独奏宛如一对探戈舞者,在节奏的快慢起伏间,相互探视交缠,将探戈音乐的浓烈热情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盛夏的喧嚣展现地淋漓尽致。更有意思的是,乐曲结束前还引入了维瓦尔第《四季》之《冬》第一乐章的主题片段,显然,作曲家在告诉我们,此时的北半球正是风雪交加的暴风雪。如此巧妙的改编,在致敬经典的同时,也使观众领略到南北半球夏天迥然不同的季节之美,令人惊喜不已。

激情浓烈的夏天过后,是清冷萧瑟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之秋》。与维瓦尔第描绘的大地丰收与田野狩猎的欢快场景不同,皮亚佐拉笔下的秋天弥漫着淡淡的忧伤。小提琴独奏与大提琴solo如同两位异乡来客,在探戈舞蹈中向观众讲述着自己的思乡之情。与维瓦尔第着重描绘大自然图景的《四季》不同,皮亚佐拉的“四季”以大自然为底色,更注重在不同季节营造的氛围下,表达人们的各种情绪与感情。这些或喜悦或伤感的情绪又与探戈音乐的多重情绪完美融合,最终使这部作品成为享誉世界的音乐经典。

紧邻大西洋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受巴西暖流的影响,寒风凛冽的北半球冬日场景在这里没有半点儿踪影。于是,温暖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冬》在吕思清和国交演奏家们的全情演绎下,如一杯暖茶,沁人心扉。在这样的意境下,探戈音乐又展示出了它温柔浪漫的另一面。当观众沉浸于探戈的温情舞步时,吕思清突然拉出了维瓦尔第《四季》之《夏》最后乐章的经典旋律。南半球之冬即为北半球之夏,因此虽然季节不同,观众却可以在音乐厅里着实体验一把穿越百年,横跨万里的音乐之旅。

暖冬之后便是万物苏醒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之春》。在这样一个充满了无限生机的季节里,作曲家巧妙地以小提琴、中提琴的次第增加展现出冬天过后,人们纷纷从家中走出,涌入街头巷尾,跳起探戈,庆祝春天到来的动人场景。在吕思清的“指挥”、演奏和带动下,整支乐队都加大了动作幅度,好似探戈舞者般翩翩起舞。极富感染力的全情演绎,纯正拉丁风韵的探戈音乐,闭上双眼,便仿佛置身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嗅着大西洋海风的咸腥,不由自主地跳起了探戈。在令人心情愉悦的探戈音乐后,一段旋律舒缓的小提琴独奏又将观众拉回到温馨暖冬的情绪当中。皮亚佐拉在用这种方式告诉观众: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春天孕育在暖冬之中。没有北半球的四季分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季节交融同样令人迷醉。最后,乐曲再次回到探戈风格的主题之上,并在更加浓烈的旋律中走向尾声。

阿根廷、皮亚佐拉、探戈音乐,对广大中国观众而言,吕思清与国交演奏家演绎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四季》足够精彩,足够动人。但除了音乐本身的纯粹,今天,这部作品的演出还被赋予了更多意义。2022年,是中国阿根廷建交50周年,同时也是阿根廷国宝级音乐家皮亚佐拉逝世30周年的重要年份。作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国交以音乐为纽带,使国内观众领略到了阿根廷与探戈音乐的独特魅力。

在令人兴奋的气氛中,吕思清连续三次返场,又为观众带来了三首十分“应景”的返场曲目。西域风情、奔放豪迈的《新疆之春》,清幽委婉、安宁幸福的《沉思》和节奏明快、百鸟齐鸣的《云雀》又让观众感受了一把大自然与人文交织共绘的风情画卷。

这是细腻而又活泼的室内乐的独特魅力。返场曲毕,依旧沉浸在“春夏秋冬”轮回变换的现场观众毫不吝啬地献上了自己最热烈的掌声——这是穿越时空八季漫步后的共鸣与感动,更是对吕思清与国交演奏家们的赞美与祝福。

(图片来源于中国交响乐团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 4162SKX

责任编辑: 4162SKX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