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2-01-11 14:35

“无声的诗”“立体的画”“丛山数百里,尽在一框中”“刀锋上、木头里的丹青”这些充满画面感的诗句,形容的是“雕”和“画”相结合的民间艺术珍品福州软木画

从“一百多家知名企业,从业人员两万余人,年产值5000多万元”到“从业师傅不到30人,其中90%已过花甲之年”这些冰冷的数字,描述的同样是福州软木画现状。

闽都文化瑰宝软木画又名木画、软木雕,为福州独有,与寿山石雕、脱胎漆器并称“榕城三绝”,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因技艺精湛而传承式微,软木画被称为“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这是一种赞誉与褒奖,更是一种心酸与无奈。

为了永不消逝的刀光画影,拯救、保护、传承这项濒危的传统技艺,由福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牵头制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司法局等相关部门单位共同推动出台的《福州市软木画技艺保护规定》(简称《规定》)于2021年11年月1日施行,解决存在问题,完善制度措施,总结提升经验,通过立法加强软木画技艺非遗保护传承。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位于软木画发源地福州市西园村一座600多平方米软木画“冰工厂” 福州西园软木画展示馆,已经成为了福州软木画传承、生产、创作、培训基地。

打造软木画技艺保护的绿洲

一走进福州三坊七巷,距北入口不远处郎官巷口,“软木画馆”与“八闽珍品”的牌匾格外醒目,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游客。琳琅满目、巧夺天工的各式软木画作品与文创品令人目不暇接,作为软木画技艺展示交流的窗口,令人欣喜的热闹场面,是福州市软木画复苏的生动写照。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位于三坊七巷的福州软木画馆,成了游客网红打卡点。该馆顺应需求,创新各种体验包,普及软木画的历史文化与制作技艺,体验互动制作,受到从幼儿园孩子、中小学生、大学生,家长的追捧。

但是就在前些年却不是这番光景,软木画曾几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位于福州火车站旁的西园村,见证了福州软木画的沧海桑田。20世纪初,软木画这项蜚声海内外的技艺就是发源于此,上世纪50年代起,随着软木画作品《天安门》《北京万寿山》《颐和园》等在全国摘金夺魁,一大批以吴启棋、陈锟等为领军人物的软木画大师享誉大江南北,软木画走进了那个年代千家万户的生活中,引领了人们的时尚与审美潮流。

到最鼎盛的80年代,西园村许多家庭以房为坊,男女老少都成为软木画制作能手,全村人吃起了“软木饭”。软木画产业延伸到各地,在福建就有各类软木画企业一百多家,出口三十多个国家,东南亚、美国、日本等都成为大客户,产值达5000多万。

然而到了90年代情形急转直下。“最难的时候,就剩我们几个老头子在苦苦支撑。”软木画技艺省级非遗传承人、福州市木雕行业协会软木画分会会长陈君锟回忆往事心绪难平。

“软木画的文化特征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产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严重失衡,出现了市场低迷、艺人严重老龄化、父艺子不学、师艺徒不受和人才断层青黄不接等问题,面临技艺失传的濒危困境。”谈到软木画曾经的危机,福州市工信局工艺美术处处长黄志强感慨万千。

《福州市软木画技艺保护规定》调研工作很早就已启动。2021年春节刚过,福州市人大副主任肖华就率人大调研组开展专题调研,福州市工信局副局长林高星、市司法局副局长庄晶萍等与专家组一同参加,到西园村守望传统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吴芝生工作室和仓山区素上文化公司,实地了解软木画企业及个人工作室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在三坊七巷三宝工艺品公司的软木画展示交流中心召开立法调研座谈会,梳理软木画传承发展困境。

“对软木画技艺保护进行立法,就是要把行之有效的举措上升到法制层面,给予更全面的常态化、规范化扶持和保护,制订出具有地方特色的软木画技艺保护规定。”肖华谈及立法初衷时表示。

在起草过程中,结合软木画技艺保护实际,借鉴参考《德阳市绵竹年画保护条例》和《芜湖铁画保护和发展条例》等十几个相关立法,通过征求意见会、研讨会等,广泛征集相关部门、行业从业者等建议,反复论证修改。

“《福州市软木画技艺保护规定》的出台,对于奄奄一息的软木画行业来说,就像是沙漠里遇到绿洲。”陈君锟说。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陈君锟在创作中

黄志强介绍,审议通过的《规定》共二十条,围绕软木画技艺的保存、传承、创新、发展等方面进行规范。这些条款极具针对性,找准了软木画技艺保护传承中的痛点、难点、重点,对症下药。

对症下药,立竿见影

三坊七巷里的福州第一座软木画馆的创办,正是《规定》中关于建设软木画综合性基地相关条款的具体体现。

软木画馆主理人郭丽回想起2007年从意大利回国时,来到三坊七巷苦苦寻觅软木画却不见踪迹,从那一刻起,让更多像自己一样的爱好者能在繁华街头遇见软木画的念头就在她的心中萌发。这个14年的宿愿终于梦想成真。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在三坊七巷的福州软木画馆,郭丽最忙的事情就是向一批又一批游客和体验者们讲述软木画故事

在立法调研中,郭丽提出,在三坊七巷创办软木画展示交流中心是其学艺的初心使命,但由于运营成本过高,希望得到政府部门扶持。软木画大师陈希炎也认为,要在历史文化街区设立展示传承场所,开发更多特色产品和服务,让更多年轻艺人看到未来,留在行业发展。

《规定》明确,由市政府在软木画集中区域建立具有综合性功能的软木画技艺传承保护基地,集生产、销售、展示、研发、交流等功能为一体,对软木画技艺进行活态传承;市政府应当统筹三坊七巷、上下杭等历史文化街区的资源,合理布置软木画销售网点,给予租金减免或者财政补助,支持软木画的推广。

“看到这个条文时我很感动,也很感恩,在软木画濒临灭绝时,让我们重燃希望,作为第五代非遗传承人,更感到自己肩负重任,更当加倍努力守正创新,也更坚定信心把软木画发扬光大。”郭丽的激动溢于言表。

与此同时,在软木画发源地福州西园村,一座600多平方米软木画“冰工厂” 福州西园软木画展示馆也已建成,成为福州软木画传承、生产、创作、培训基地。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福州西园软木画展示馆里,年轻软木画学徒正在师傅们的口传心授下,精进技艺

2021年,福州市木雕行业协会软木画分会创立。这得益于规定中对于保护的管理体制的明确要求,由市工业经济行政主管部门作为保护的主管部门,其他有关部门协作配合,形成科学、高效、精准的保护管理体制,推动软木画行业协会设立,解决目前软木画行业协会级别低、代表性弱的问题。

与郭丽同同为软木画第五代传承人的林清韵,出生于1989年,是目前福州市最年轻的软木画传承人。

“在法规的推动下,相关保护单位积极举办行业技能大赛、非遗文创大赛等,通过大赛得到大师得到点拨、激发新的创新思维,提升创作水平。”在去年11月底2021福建旅游交易会上,林清韵的软木画作品,因致力将传统软木画技艺融入生活美学,广受追捧。此前她的作品就在“我把福州寄给你”2020文创设计大赛中、2020福州古厝文创大赛、“厝厝有瑜”2021闽都文创产品大赛中斩获大奖。

2021年12月,林清韵再次带着作品《雨巷》与近十位年轻软木画青年艺人一起参加第二十六届工艺美术“如意杯”大奖赛,这个场景让一旁的陈君锟仿佛回到了当年软木画从业者桃李满天下的情景。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年轻软木画技师们参加第二十六届工艺美术“如意杯”大奖赛现场

基于《规定》调研重要成果,2021年9月,林清韵作为专业青年人才进入福州旅游职业中专学校进行软木画教学,担任软木画专业唯一教师和专业负责人,分设三个年级,每个年级二十余人。福州市工信局还特设每年15万元的软木画专业优秀专业奖学金。同时得益《规定》推动,学校联合软木画生产企业建立了软木画人才实训基地。此外,《规定》还建立完善年轻艺人和学徒生活补助机制,加大优秀艺人扶持力度。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福州旅游职业中专学校的软木画课成为该校学生们喜爱的特色课堂

“作为年轻传承人,立法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关注和保护,更是坚定从业之路的定心丸。”林清韵动情地说,有了法律保障,让很多和她一样的年轻从业者有了坚实后盾和勇于开创的决心,也看到了软木画重现辉煌的巨大机遇。

推动传承,未来可期

作为福建省第一部由设区市颁布施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地方性法规,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规定》,就明确将软木画列入保护范围,要求对濒临消失的、活态传承较为困难的代表性项目,制定抢救保护方案,优先安排抢救性保护所需经费以及技艺展示场所,安排或者招募人员学艺,实行抢救性保护。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非遗处处长吴友瀚介绍,福州市现有软木画技艺国家级传承人1名、省级传承人2名、市级传承人5名、区级传承人7名。

陈君锟梳理了目前软木画人才队伍结构现状,现有75岁左右老艺人和60岁资深工艺师各七八位,四五十岁以下仅四五位,新学徒不到10位。他表示,目前在仰恩大学、福州市工艺美术职业学校、福建师大附中、西园小学、福州市聋哑学校等学校开展软木画常态化进校园教学,并不定期到农林大学等数10所学校开展体验课。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福州软木画技艺积极开展非遗进校园活动,图为传承人林清韵在福州四中橘园洲分校课程教学现场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软木画第五代传承人郭丽在向孩子们传授软木画技艺

尽管有所改观,但人才问题仍然是软木画传承发展的瓶颈,在立法调研中,许多业界人士就纷纷对此建言献计。陈君锟表示,现在仅有的10多位老艺人是行业的“宝贝”,希望政府提高重视,可授予相关荣誉,给予一定的生产带徒奖励;福州旅游职业中专学校校长杨松提出,可以通过校企合作、设置软木画技艺研究中心等办法扩充软木画人才队伍,深化职业学校软木画专业人才培养;软木画大师吴芝生认为,复兴软木画是老一辈手艺人共同的夙愿,要让年青一辈也能爱上软木画艺术;素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冷武兵认为,软木画工艺决定了其难以进行规模化生产,目前急需市场运营相关人才等。

在《规定》中,软木画行业人才队伍建设成为重中之重,明确了从软木画技艺保护示范工作室建设、软木画人才认定工作、软木画学生培养、软木画技艺传承保护研究机构建设、企业软木画从业人员培养这几个方面建设软木画行业人才队伍,以人为载体传承软木画技艺。

值得一提的是,《规定》对以小切口立法模式保护范围进行界定,明确保护的对象范围为软木画技艺。同时,对软木画技艺的保存措施、宣传、行业发展与创新路径,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等方面做出明确要求。

位于福州市上下杭历史文化街区的网红打卡点,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里,游客们每天都能观赏、参与体验软木画制作技艺。福州市文旅局还设立了福州软木画传承示范基地、福州吴芝生软木画工坊、晋安榕博小学晋安“三宝”传承示范基地等非遗传承示范基地。

非遗 | 为了“即将消失的福州记忆”永不消逝

新开馆的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常态化开展软木画技艺展示展演,图为传承人林清韵正在与中小学生进行现场体验互动

在福州工信局和文旅局等部门的支持下,每年在深圳文博会、海峡文博会,杭州工艺精品展,全国工艺美术作品展等全国大型展览现场,都能见到许多软木画传承人、艺师与机构,携最新优秀作品参展。

《福州市软木画技艺保护规定》的出台、软木画行业协会的建立、软木画传承场所的建设、《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规定》施行等一系列举措,迅速推动了福州软木画技艺的复苏,也助推了福州市其他非遗项目的立法保护。黄志强介绍,《福州市脱胎漆器技艺保护规定》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福州市寿山石雕刻技艺保护规定》也于2021年12月批准公布,自2022年3月1日起施行,下一步还将推动更多非遗项目立法保护。

如今,陈君锟和许多福州软木画艺师们,依然保持着常年养成的习惯,每个月都会聚在软木画创始人吴启棋之子、82岁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吴学宝家中,学艺交流,畅谈软木画的又一个春天。

(文中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责任编辑: 4162SKX

责任编辑: 4162SKX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